地產博客 > 功。德。言 返回
地產 政治 經濟 軍事 社會民生 管理、銷售與推廣 營商 思辯 文史哲 媒體 教育 法律 生活隨筆 旅遊 舊文新編 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 香港的致命傷 中原往事 其他
瀏覽人次:15564    回應:3
功。德。言
中原地產上市,我的立場(4)
王文彥
怡居地產常務董事及
中原地產創辦人
2016年6月20日

扭曲事實,刻意誤導公眾和60,000多名中原員工

 

525日,施在旗下的《am730》中公開攻擊我的上市方案:

 

「他(王文彥)要求在上市公司之上設立一間控股公司,持有上市公司65%的股權。這樣控股公司的決定就可以在上市公司起主導作用。這間控股公司祇有兩個股東,就是我和王文彥。

 

而董事局亦祇有我和他兩個。為了避免兩人各持己見沒法取得決議,他要求讓當主席的有多一票,實質上等如讓主席可以擁有絕對的權力。為了避免主席難產,他提議我和他可以輪流做主席,每人各做一年。

 

董事會的其他成員聽到他這樣的要求後莫不愕然。從現代管理的理念來看,公司的領導人應透過選賢與能的方式產生;股東可以在股東大會上選出董事會成員,然後再由董事會分配執行性的工作崗位,怎可以不管做得好與壞,每隔一年就可以上台當領袖?

 

很明顯,王文彥的一套與我的一套差異很大,如果輪流做莊,豈不是每隔一年,就得來一次大換班,然後改轅易轍,行另一個方向,用另一套策略?一間公司怎經得起這樣的折騰?王文彥為了一嘗重當中原領導人的滋味,竟然不考慮公司所要付出的代價。」

 

施先生無視我的上市方案建議書原文和我312日在中原上市工作組會議的清楚解釋[特別是A公司不會亦不可能干預中原(中國)董事會的運作],又重彈312日在會上那套舊調,那是斷章取義、移花接木、扭曲事實和刻意誤導公眾及60,000多名中原員工。在這裏我要特別強調,上市後的中原(中國)非獨立董事(施、王所委任的,可以是執董,亦可以是非執董),任期最低限度有3年,而且可以一再續任,何來「每隔一年就得來一次大換班」?而在A公司股東協議制約下,王不能免除施系董事,反之亦然,董事會每年大換班的機會微乎其微。再者,上市後我所委任的中原(中國)執行董事,主要會來自中原(中國)內部的理性、務實、開明及具有強烈改革意識的高管,以確保內行幹練的自己人管自己人,以及確保公司所制定的政策和策略有持續性和穩定性。

 

扭曲事實和刻意誤導有戰略目的

 

我罵得過份嗎?請大家將我在312日呈交給中原上市工作組的「中原上市建議書」(見《中原地產上市,我的立場(2)中的附件)和同日我在會上糾正施永青對我所提方案存在誤解的話,和他口中的王文彥上市版本比較,你會發覺兩者差天共地。他口中的王文彥上市版本,根本不是我的上市版本,最低限度不是我版本的全部,最重要部份都被閹割了;他有自己的上市方案,但卻由始至終沒有公開地向公眾及60,000多名中原員工透露,祇拼命地攻擊王文彥子虛烏有的「方案」;提及一個事實,隱瞞部份重要真相,甚至扭曲了事實,那不是徹頭徹尾的斷章取義、移花接木、扭曲事實和刻意誤導嗎?怎會罵錯!

 

堂堂中原集團主席,這樣令中原蒙羞,智者不取。

 

施先生那樣斷章取義、移花接木、扭曲事實和刻意誤導的說法,不僅見諸《am730》,較早時候更見諸各大報章。施先生那樣做的目的,是為了掩蓋堅拒我那更合理及更符合各方利益的上市方案的真相,以及將自己阻撓中原(中國)上市的責任完全推給我。面對上市心切的50,000多名中原(中國)員工,他更有誘因這樣做。

 

- 待續 -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會員登入
登入ID 或 網名
密碼
3. 回應陳增濤 2016-06-21 15:28:41

陳增濤君:

我在《中原地產上市,我的立場(3)》的留言版上的問題,仍在期待您的答覆。


4. Centaline 2016-06-28 09:44:13

我相信王文彥先生在心底裏是知道,面對現時內地的競爭環境,中原是有需要上市的。否則他不會行動上不讓中原上市,口中卻說沒有反對;反指中原的管理層不接受他所提出的上市方案,才導致中原沒法上市。

 

其實,要證明誰在反對中原上市一點也不難,只要董事會把正常的上市方案提交特別股東大會,看看誰投反對票就知道了。我沒有這樣做,是為王先生留點情面。但他不領情,還要開記招,把責任推卸在管理層身上,我就不得不澄清一下。

 

首先讓我們看一看管理層提出的是一個怎樣的上市方案,這個方案十分簡單,十分正常,就是按照港交所與證監會的要求去做,沒有附帶任何其他條件,無需照顧個別股東的特別要求。但王先生卻不肯接受這樣的簡單方案,反指這個方案是我個人的方案,而且暗藏殺機!

 

王文彥所指的殺機是甚麼呢?原來是指讓小股東在股東大會上也有投票的機會。他覺得這將對他十分不利,因為我在社會上的知名度高,認受性比他強,所以一般小股民會支持我多過支持他。這樣就會導致中原的領導權會被我獨攬,令他沒有機會權力共享。

 

這是一種甚麼邏輯呢?這等同一個政治人物,因害怕自己在競選中會敗陣,竟要求不許選民有投票權!王文彥先生怎可以預期我可能會得到較多的小股東支持,就企圖另訂機制剝削小股東的投票權!讓小股東有投票權是公司的規定,怎可以說成是我的殺機?

 

現在再讓我們看看王文彥先生的上市方案,他要求在上市公司之上再成立一間由他與我兩人組成的控股公司,合佔65%的公司股份。如此一來,小股東就只能接受控股公司的決定。控股公司推舉的董事,選用的核數師,以至提出的改革方案,小股東都左右不了,因為控股公司持股已超過五成。

 

現實是這間控股公司原先並不存在,王文彥卻要在公司要上市的時候強加在公司頭上。這只是他個人的需要,並不符合公司的整體利益;如是令上市節外生枝,沒法順利進行。

 

無論我個人抑或是其他小股東,都是獨立的人,會獨立思考,有自己的判斷,應該讓我們對公司的發展有自己的選擇。王文彥先生不應以成立控股公司的方式,剝奪了其他股東的投票權。我個人就極之不願意被控股公司把我和王文彥捆綁在一起。

 

由中原管理層提出的上市方案十分公平,並沒設立機制要規限小股東怎樣投票,王文彥一樣可以透過擺事實講道理的方法爭取小股東的支持。這是法治社會都接受的商界營運方式,如果王文彥先生不善於以這種規則去贏取自己在商界的地位,他以後在商界的發展空間會十分有限。中原可不是王文彥一個人的中原,還有其他股東與六萬多個員工,他們都是中原的持份者,應該讓他們有自己的選擇。

(轉載自2016628am730C觀點)

5. Centaline 2016-06-30 10:48: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