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搵樓/成交 放盤 數據公佈 地產新聞 地產博客 置業手冊 背景 / 聲明 / 聯絡我們 繁體簡體English
地產 政治 經濟 軍事 社會民生 管理、銷售與推廣 營商 思辯 文史哲 媒體 教育 法律
生活隨筆 旅遊 舊文新編 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 香港的致命傷中原往事其他
瀏覽人次 : 6755    回應 : 0
功。德。言
港大校委會的拖延任命,過失不遑多讓(2)
王文彥
怡居地產常務董事及
中原地產創辦人
2015年9月4日

攻擊有力,校委會招架乏力

 

葉建源於827日進一步批評港大校委會:

 

『校委會應按既有程序和先例,在30天內處理副校長任命事宜,確認物色委員會的推薦人選,否則應向公眾交代其決定和理由。

 

所謂「既有程序和先例」,其實非常簡單。首先,校務委員會成立「物色委員會」(Search Committee),按嚴謹程序進行全球公開招聘,經多輪篩選,在諮詢教務委員會(Senate)意見後,向校委會提交推薦人選。其次,校委會在收到推薦人選後,便予以處理。歷來校委會均尊重物色委員會的工作和建議,都會確認人選,而且毋須投票,從來沒有例外。

 

當然,按章程,校委會有權推翻物色委員會的建議,但這權力不會輕易運用。假如校委會認為物色委員會工作不力、程序失當,又或發現物色委員會未及考慮的重大新資料,校委會當然有權力、也有責任把關。但在一般情況下,如果校委會對經由嚴謹程序得出的推薦人選加以粗暴地推翻的話,可視為對物色委員會的遴選工作的全盤否定,身為主席的校長及其他成員勢將顏面無存,說不定會導致一場管治危機。

 

因此,當物色委員會於630日把推薦人選提交到校委會時,校委會當時應該做的是:(a)確認該推薦人選;或(b)在有充分理由的情況下,推翻物色委員會的推薦人選。可惜,校委會沒有這樣做,委員們經暗票決定,臨時「發明」和增加一個全新的程序:校委會要徵詢尚未成功招聘的首席副校長的意見後,再作決定。這就是令人嘩然的所謂「等埋首副」!

 

這個荒謬決定,自港大建校以來從未出現過的,在其他大學也不曾發生過,其荒謬處有三:

 

1.    「等埋首副」乃630日當天突然提出,是後加的僭建程序,完全違反程序公義。

 

2.    「等埋首副」毫無實際意義,因為首席副校長仍在招聘之中,不確知何時可以確定人選。兼且由於是全球招聘,新任首副極有可能對香港大學和副校長候任人選毫無認識,徵求首副的意見,有何意義?

 

3.        綜合我們與多位校委會成員的訪談,確知馬斐森校長當天代表整個高層管理團隊(Senior Management Team)在會議上極力要求校委會不要拖延,以便高層管理團隊早日「齊腳」;但校委會一於不理會校長和整個高層管理團隊的意見,反而認為一位尚未有人選的「首副」的意見比其他人更重要,是明明白白地給校長和整個高層管理團隊狠狠打了一大巴掌!

 

校委會不惜背離港大一貫的行事傳統,僭建程序,違反程序公義,甚至不惜令校長和整個高層管理團隊難堪,也要拖延決定,等候一個未有人選的人的意見,這不是無理拖延,還是什麼?單憑這一點,我們便有理由要求校委會重返正常機制,立刻處理副校長人選的確認事宜。』

 

葉建源對港大校委會的抨擊,跟劉遵義對暴力衝擊港大校委會會議的抨擊一樣,同樣是言之有物,擲地有聲,他亦值得給10個讚。不,應該值12個讚。葉建源文章條理分明理據充份觀點鮮明,攻擊有力而不忘理性,難度高於劉文。

 

校委會要徵詢尚未成功招聘的首席副校長的意見後,再作是否採納物色委員會推薦陳文敏出任副校的決定,的確理由並不充份,葉建源甚至前公務員事務局局長王永平稱之為「荒謬」,是不為過的。這令人強烈感到,校委會是以政治取態作為選任副校的重要標準,而在崇尚學術自由的港大中,這是積不相容的做法;尤有甚者,校委會有借首副的刀殺人之嫌,似想巧妙地(包括暗示)逼使首副擠掉陳文敏作副校,作為交換首副獲委任的條件。

 

說陳文敏過份熱中於政治而忽略學術,相信物色委員會不會認同,否則不會推薦;陳違規處理戴耀廷佔領中環的捐款,事件是否嚴重到足以影響對陳的委任,觀乎在審核委員會的報告出爐後,物色委員會的推薦決定依然沒變,答案當是否定的;不光物色委員會認為陳文敏處理戴耀廷佔領中環的捐款違規不嚴重,港大管理層亦持相同觀點。在提交給校委會的跟進建議,港大管理層僅提到會致函陳文敏,提醒他作為資深教職員的責任,避免未來再出現任何管理上的疏忽。

 

鑑此,港大校委會對陳文敏的委任實不宜一拖再拖,否則,就有政治審查陳文敏之嫌,並令香港大學管理層捲入政治鬥爭,這個罪責不輕呀。

 

葉建源說:

 

1.          在一般情況下,如果校委會對經由嚴謹程序得出的推薦人選加以粗暴地推翻的話,可視為對物色委員會的遴選工作的全盤否定,身為主席的校長及其他成員勢將顏面無存,說不定會導致一場管治危機;

 

2.          「等埋首副」乃630日當天突然提出,是後加的僭建程序,完全違反程序公義。「等埋首副」毫無實際意義,因為首席副校長仍在招聘之中,不確知何時可以確定人選。兼且由於是全球招聘,新任首副極有可能對香港大學和副校長候任人選毫無認識,徵求首副的意見,有何意義?

 

兩個論點都切中要害。

 

港大校委會的拖延任命副校是因,學生的怒衝會議是果,這個果無疑是過於偏激暴力,但總不能因為這樣的果,就輕輕放過肇事的因呀!

 

港大校委會在強大的反對聲音下,最終在825日收回拖延的成命,決定在9月中對陳文敏的委任作定奪,是明智之舉。

 

- -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