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博客 > 功。德。言 返回
地產 政治 經濟 軍事 社會民生 管理、銷售與推廣 營商 思辯 文史哲 媒體 教育 法律 生活隨筆 旅遊 舊文新編 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 香港的致命傷 中原往事 其他
瀏覽人次:15129    回應:0
功。德。言
今屆立法會選舉的重要啟示(1)
王文彥
怡居地產常務董事及
中原地產創辦人
2016年9月9日

投票人數和投票率都創歷史新高,為甚麼?

 

本屆立法會選舉投票人數和投票率都創下歷史新高,超過220萬選民94日前往各區投票站發揮自己兩票的力量,有票站出現歷屆選舉前所未見的人龍蛇餅,場面「墟冚」。有選民甚至排隊超過兩小時才得以進入票站,一些票站在晚上10時半截龍後,最後一個選民要過了午夜才完成投票程序。

 

今次投票站外出現的人龍,基本原因是選民人數多(220萬名選民投票,較2012年的180萬名增逾22%),而且投票意欲強。登記選民接近378萬(2012年不足350萬),是歷來最多,即使投票率與往屆相若,投票人數必然特多,現在連投票率都創出新高(58.28%,打破200455%的最高記錄),不少票站出現人龍就理所當然。

 

《星島日報》95日的社論說:

 

「這樣高的投票人數和投票率,最大的催化劑,應該是兩年前的佔領行動。一方面,這行動催生了眾多年輕新興政治團體和力量,這些團體紛紛參選,令一些本來覺得傳統政治精英選無可選的市民,特別是青年人,紛紛登記做選民,成為首投族。他們首先在去年區議會選舉中發揮力量,把部分傳統建制派政治人物拉下馬。到今年二月的立法會新界東議席補選,有支持港獨的年輕候選人,所得票數足以在大選中晉身議會,這進一步刺激眾多新興激進團體參選。

 

另一方面,這股新力量冒起,令建制派或泛民主派傳統政黨及支持他們的市民,產生危機感。在新登記的選民中,包括不少中年人和長者,有人估計是建制派政黨大力發動和組織,但是單靠政黨和團體動員,未必能夠推高投票率達幾個百分點,多14萬人投票。

 

選民投票如此熱烈,反映危機感不限於政黨和候選人,還存在於一些政治立場比較溫和的選民心中。這些人對政治事務並不怎麼熱衷,不過,當社會走向激進化至影響香港穩定和長遠利益,他們就不再袖手旁觀。」

 

為何本屆立法會選舉投票人數創歷史新高,《星島日報》社論基本上解釋得絲絲入扣,但需要一些補充:

 

1.         對於自決和激進本土派這些新政治力量的冒起,危機不僅存在於那些素來政治冷感及從不投票的市民,還存在於心中支持建制派或泛民主派傳統政黨,但從未坐言起行去投票的兩種市民。這三種市民不約而同開始對香港將來可能的動亂感到憂慮。當激進運動進一步發展,甚至要爭取港獨,可能帶來政經危機,就會刺激這三種市民出來,登記做選民及投票,希望阻止香港走向更大的動盪。這些選民大量出來投票,對建制派或泛民主派傳統政黨有利;

 

2.         眾多新興激進政團參選,刺激更多過往對建制派及泛民主派傳統政黨俱感不滿而從不投票的激進市民(特別是年青的)登記做選民及出來投票,以增加他們心儀的新興激進候選人勝選的機會。這些選民大量出來投票,對新興激進政團有利。

 

反對派溫和與激進勢力在議席、得票數目的變化和得失

 

溫和力量和激進力量的角力,95日終見分曉:激進力量脫穎而出!

 

選舉結果顯示,建制與反對陣營(泛民主派傳統政黨及激進本土派)在分區直選中仍處於拉鋸狀態,建制微跌3個議席。但反對陣營方面,李卓人、何秀蘭、馮檢基、黃毓民等老將紛紛墮馬,反而主張民主自決的香港眾志羅冠聰、劉小麗、朱凱廸,以及有港獨傾向的本土派青年新政游蕙禎、梁頌恆及熱血公民(與熱普城其實是二個品牌、相同班底)鄭松泰等年輕新一代突圍而出,連同於功能組別當選的姚松炎,新興激進勢力合共7席,佔立法會議席達一成。

 

新興激進力量不外奪得7個議席,佔立法會議席10%,為何說它們脫穎而出?

 

在原有議席中,反對派中的泛民主派傳統政黨本來佔26席,本屆減至22席;反對派中的激進本土派原來佔1席(熱普城),本屆增至3席(青年新政2席,熱血公民1席),另加類似貨色的自決派,上屆沒有席位,本屆激增至4席(香港眾志1席、劉小麗1席、朱凱廸1席及姚松炎1席),合共7席;獨立派由原來0席增至1席。

 

新興激進派由原來1席激增至本屆的7席,得票數目由上屆28.9萬(選票總數的16%,佔非建制總得票99.7萬中的29%)激增至本屆的57.7萬(選票總數的26.6%,佔非建制總得票119萬中的48.5%),得票率的增幅較議席的更令人震驚!真是大豐收呀!說它們在本屆選舉中一鳴驚人、脫穎而出,應該接近事實。

 

- 待續 -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會員登入
登入ID 或 網名
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