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博客 > 弼尖言論 返回
瀏覽人次:10290    回應:0
弼尖言論

若恆大被國有化 誰是大輸家?

 

王弼

獅子山學會主席
香港奧國經濟學院院長
易方資本首席經濟師
2021年9月27日

  全球股市經歷波動的一星期,美股三大指數上周一急挫低開約3%,連同早前由歷史高位的調整,累積跌幅達5%,當然,美股首八個月升幅20%,調整5%尚屬溫和。有趣的是,今次拖累美股的並非美國內部因素,而是恆大(3333)的債務危機,究竟恆大能否拖冧美國的超級牛市?這個題目值得花一些篇幅探討。

  就在上星期三 ,一批恆大在岸債券到期支付利息,消息傳出恆大會以場外方式,繳付利息給債權人,暫時避過違約,中秋後恆指籍此好消息反彈,但收市升幅只約1%,美股反應更大,標普500指數周三四兩日反彈逾2%,收復周初的失地,連上周四的重磅消息,聯儲局議息關於收水的聲明,風頭也給恆大搶去。事實上,不要說是金融界人士,連王弼在北美洲的一位韓裔音樂家朋友,也知道恆大的「威水史」,問我事件如何收科。王弼認為政府不可能任由恆大無序崩潰而坐視不理,目前的重點,不是中央救不救恆大,而是出手救誰。

  其實不少大行預測,一旦恆大資金鏈正式斷裂,受影響的包括買了樓花的業主、買了公司理財產品的員工、供應商、銀行、債權人等,已經有樓花業主因怕樓花爛尾到恆大寫字樓維權,如果樓花最後真的爛尾,這批業主蒙受巨大損失,引起的社會事件可大可小,相信有關當局不會容讓這樣的事情發生,預計會讓各地的發展商和建築商執爛攤子。以中央的協調能力,相信完成樓花交貨不是困難的事。至於供應商、員工和銀行,要全數收回金額應該不可能,但各方分擔一點損失,將就將就,能熬過去就算了。而在岸人民幣的債權人(當中應包括內地金融機構),恆大初步跟他們在場外達成償還債息協議,債息以現金或混合其他票據或實物支付,不得而知,反正大家能達成協議就算把問題解決了。最大損失的人,應該是離岸美元債的債權人和普通股股東,這批人是最得不到中央同情的,因此,如果最後政府作白武士接管恆大,相信離岸債權人和普通股股東的資產會遭攤薄至所餘無幾。

  可是,如果離岸債權人的權益最後被犧牲,令他們覺得遭到不公平的對待,這將對其他也發行了巨額離岸美元債的房地產公司甚至所有中資企業有非常負面的打擊,這些企業如何再融資它們的美元債?再融資的利息必然以幾個級數飆升,其他中資企業亦會面臨違約的風險,中央被迫插手,再接管不少企業,以中央政府搞計劃經濟的經驗,接管這些企業把其國有化,政府有豐富的經驗,當然不是問題,甚至可能是資本主義進階到社會主義的必然階段,但對於中國以外的投資者來說,恆大事件可能是整個中國市場對全部外國債權人違約的一個起點,有如美國在1971年關閉黃金兌換窗違約一樣。

  然而,外國的金融機構會因上述規模的違約遭收難以彌補的損失,構成系統性風險嗎?買中資離岸債最勇的人,一向是香港私人銀行的客戶,他們通常以高槓桿買入中資離岸美元債,不過今次許多內房債價已經大插,要被斬倉的應該也斬得差不多,當然,如果對外違約事件拓展到內房以外的行業,可能會掀起下一波的斬倉潮,到時股市便會進一步下挫,直至以高槓桿買了離岸債的投資者被斬得乾乾淨淨為止。

  當海外投資者在投資中資股債吃了大虧之後,外資進入中國將會減少,這會對中國經濟增長構成多大的影響?或者有關當局認為,中國經濟已經壯大到不太需要外資,就算外資不再流入,也不會影響中國的經濟增長?這一連串問題,值得每個投資者深思。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會員登入
登入ID 或 網名
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