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搵樓/成交 放盤 數據公佈 地產新聞 地產博客 置業手冊 背景 / 聲明 / 聯絡我們 繁體簡體English
瀏覽人次 : 26514    回應 : 10
文亮語
一帶一路之降魔篇
 
湯文亮博士
紀惠集團行政總裁
2016年7月27日

  大家睇到題目,有可能認為我搞錯,降魔篇應該是周星馳西遊記,我絕對沒有搞錯,西遊記就是一帶一路之第一個階段,究竟什麼是一帶一路,很多人未必明白,其實就是開疆拓土,一帶一路分為五個階段,第一個階段就是外交,有文有武,如張騫出使西域,蘇武出使匈奴,就是用比較斯文方法,但成效不彰,始終都是用武力解決,好似西遊記中孫悟空,所以,現今中國的一帶一路,在南海受到挑釁這是必經過程,如果沒有相當國力,就千祈唔好開疆拓土,倒不如學英國佬脫歐,即是閉關自守。

  有人問,古代未有紀錄片,我又點知開疆拓土之慘烈,我話有文字記載,在李陵答蘇武書中寫下「昔先帝授陵步卒五千,遠征西域,五將失道,陵獨遇戰,以五千之眾,對十萬之師,策疲乏之兵,擋新羈之馬,然由斬將牽旗,追奔逐北,滅絕掃塵,斬其梟帥」,由此可以知道,無論古今之一帶一路,都是非常慘烈。

  無論以武力或者利誘而建立外交關係,下一個階段就是要融資,現在我們經常聽到的亞投行就是融資,希望香港可以發揮威力,因為這個階段需時三十年以上,當有錢之後,就可以進入第三階段,就是要搞基建,例如將會有新的運河,接著雙方可以直接貿易,這是第四個階段,在經過一段長時間之後,雙方關係就會昇華至融合,強方會稱之為統戰,這是我了解的一帶一路的最後一個階段。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回應 / 留言規則
  1. 禁止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
  2. 禁止以名稱/暱稱/綽號/同音字等批評或映射任何人士、機構、公司;
  3. 禁止發佈有關招聘、推銷、廣告等內容;
  4. 禁止公開任何個人資料(如電話號碼、電郵地址、即時通訊帳號等)。

敬請留言者自律。本網站保留刪除/堵截任何留言的權利。

1. 無乜聲氣 2016-07-27 16:10:10
最近國內忙於救災,或者討論經濟轉型/中等收入陷阱.
一路一帶 話題, 再次變得 無乜聲氣.....
2. 發債集資中心之外的另一個"肥豬肉" 2016-07-27 16:23:35
袁國強:香港法律界將受益“一帶一路”

 在香港特區政府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資深大律師的人生哲學中,尊重法治、溝通與包容是非常重要的關鍵詞,無論維護香港法治等核心價值,還是推動香港與內地法律業界的相互了解,上任以來的三年多時間裏,他從來不遺余力。

  日前,袁國強就上述話題接受了新華社記者專訪。

  袁國強強調,香港目前的法治依然健全,這點從對非法“占中”的處理上就可以看出,但“占中”對香港法治帶來的挑戰卻依然存在。

  “如果只要有不同的政治訴求,就可以隨心所欲去做違法的事情,這是非常危險的。”袁國強說,法治是民主非常重要的基礎。無論對法治的理解有多少種,但最基本的仍然是尊重法律,如果對法律或法庭裁決都不尊重,法治就很難維持。

  袁國強指出,香港壹直是一個多元化的地方,我們如果尊重民主,就應該有包容的精神,對抗不應該是最好的方法,對抗如果涉及違法行為,則更加不應該。

  9月6日,一小部分香港激進人士圍繞上水地區多家商場和藥店發起所謂“光復上水”遊行示威,反對所謂的“水貨客”,迫使一些商店關門停業。一些店主和反對者抗議遊行示威人士影響正常經營、破壞社會秩序。警方逮捕了一名遊行示威者。

  袁國強對此表示,在現有的法律框架下,香港市民完全享有表達意見、言論及集會的自由,但每個香港人在享有這種權利時,也需尊重法律,即依法行使這些權利時,不應影響他人的權利。

  “這是法制和民主非常重要的部分,妳可以用自己的權利,但不可以影響其他人的權利,更不可以影響整個地方的社會秩序。”袁國強說,希望無論是少年或成年,都應該尊重法律和他人的權利,享有言論自由之余,也應該包容其他人的想法。

  1990年4月4日,香港基本法由七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通過,今年已是其頒布25周年。談到對香港基本法的理解,袁國強說,基本法在“一國兩制”框架下產生,最重要的是不可從單一角度觀察和理解它。

  “既應該從香港角度來看,也應該從中央角度來看,否則便不可能在‘一國’框架下維護‘兩制’的共存。”他說。

  而要做到這一點,就需要雙方的充分溝通。擔任律政司司長以來,袁國強一直鼓勵香港法律界了解內地的法律制度,近期更在多個場合強調香港與內地法律交流和合作的重要性。

  “尤其很多時候,香港不了解內地的法律情況,或者內地不了解香港的法律情況,在合作上就可能產生負面影響。”他說。

  幾周前,袁國強連續訪問北京和上海,推廣香港的法律和解決爭議服務,同時簽署了律政司和中國人民大學之間的《法律交流和合作安排》,以加強、鼓勵和推動內地與香港的法律交流和合作。

  據袁國強介紹,香港特區政府從1999年起便通過律政司支持內地一些法律官員來香港高校學習普通法,學完之後在律政司和香港其他法律相關機構參觀和實習,迄今已有228位內地官員參加過該計劃。同樣,律政司的人員也有機會到內地與當地法律部門進行交流。

  與此同時,在內地相關部門的統籌和支持下,香港高校的法律系學生也可在暑假期間到內地實習。今年開始,律政司與香港法律教育基金進行合作,安排約60名香港高校的法律系學生到北京和上海等地,學習內地法律制度並在司法機構進行實踐。

  袁國強說,希望這些同學能跟香港其他同學分享經驗,未來香港學生也能得到更多的交流機會。

  如何為配合國家的“一帶一路”戰略而獻計建言,是最近一段時間以來香港特區政府官員和社會各界人士的廣泛行動,袁國強也不例外。他在多個場合向內地商界和法律界人士介紹香港的法律和解決爭議服務,以及香港的營商環境。

  “香港法律界和仲裁界完全可以跟內地企業一起,在‘一帶一路’戰略的推進過程中,互相合作,達致雙贏。”袁國強說。

  他具體分析道,從內地企業的角度看,當其在“一帶一路”沿線60多個國家拓展業務時,可能會有投資或法律方面的風險,而在這個過程中,香港的法律界或仲裁界一定和其有合作空間——包括投資前了解當地的法律環境,有投資項目後如何草擬和履行合同條文,以及萬一打官司或有糾紛時,使用國際仲裁還是商業調解等。

  “同時,這對香港法律界也是很好的‘走出去’的機會,有一定的經濟收益。”袁國強說,如果沒有“一帶一路”戰略,到這些沿線國家開展業務可能不是香港業界的首選,現在,香港正與內地聯手一起開拓業務發展的空間。
  事實上,律政司或香港其他法律團體一直在內地不同地方,推動香港的法律與解決爭議服務,“一帶一路”戰略出台後,為香港法律服務業帶來了更大的推動力。

  據了解,律政司的辦公室正陸續遷往前中區政府總部,該處已改名為律政中心。

  袁國強表示,為致力提升香港作為亞太區國際法律和解決爭議服務中心的地位,律政司會撥出律政中心部分地方,供本地及國際法律相關組織作辦公地方及相關用途。

  展望未來約兩年的任期,袁國強強調必須維護香港的法治核心價值,嚴格依法辦事。他坦承,從擔任律政司司長開始到現在,無論遇到什麽矛盾和糾紛,最重要的標準還是法律。

  “作出每一個重要的決定都不容易,但從一個律政司司長的角度來說,最終還是兩個標準,一個是法律,另一個就是香港的整體利益。”他說。(記者俱孟軍 胡創偉 牛琪)
[編輯:朱念]
3. 南京 都想 同香港爭奪"一帶一路仲裁中心"呢個項目 2016-07-27 16:31:41
南大教授:“一帶一路”發展離不開國際商事仲裁中心建設

http://news.ifeng.com/a/20151020/45801243_0.shtml

中國江蘇網10月20日訊(記者 羅鵬)今天上午,由南京大學和韓國高等教育財團聯合舉辦的“2015南京論壇”分論壇在該校舉行,在主題為“‘一帶一路’倡議與亞太經濟的合作與繁榮”的論壇中,來自國內外10多位專家學者各抒己見,為“一帶一路”未來在亞太的發展出謀劃策。

有別於“一帶一路”政治、經濟方面的探討,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範健則從法律角度給予了全新的解讀,在他看來,“一帶一路”的建設,一定離不開商事仲裁中心的構建,而對於江蘇來說,建設 南京國際商事仲裁中心 迫在眉睫。

“‘一帶一路’沿邊經過東南亞、南亞、西亞、東亞、中亞等地區60多個國家,各個國家質檢經濟政治發展水平不一,法律制度各有不同,這種差異為進一步展開經濟合作、文化交流、基礎設施建設帶來了極大的困難,因此,‘一帶一路’建設不僅僅是經濟溝通的問題,還涉及到重要的法律議題。”範教授表示,在國際貿易中,仲裁屬於法律服務的重要領域之一。國際商事仲裁作為跨國的法律糾紛解決機制,相比於國內仲裁,專業性和服務性的特征更為突出,更有彈性,在當事人雙方有意願繼續合作的場合,國際商事仲裁的裁決也多能得到自動履行。


南京作為江蘇省省會城市,是長三角地區的中心城市,是“一帶一路”戰略與長江經濟帶戰略交匯區的節點城市,有著無可替代的輻射能力和中心地位。“所以,在南京創設國際商事仲裁中心 有助於 江蘇省和南京市進一步融入‘一帶一路’建設。國際商事仲裁中心的設立能優化城市的投資環境,提升 西北地區的國際形象,從法經濟學的角度看,商事仲裁作為一種服務產品,本身具備很強大的價值效能,除了具有定紛止爭的社會化功能外,還能產生優化投資環境和法律環境的效應。”範教授說。

範教授表示,在“一帶一路”建設的時代風口,加快區域性國際仲裁中心的建設,對提高我國涉外仲裁質量、提升我國涉外仲裁機構知名度和競爭有重大意義,在南京設立國際經貿仲裁中心既是必要的,也是可行的,創設 南京國際經貿仲裁院 作為 我國商事仲裁國際化的縮影,對於其他區域性經貿仲裁中心的建立具有重要的示範性價值。
4. 俄佬心中有"魔" 2016-07-28 00:38:50
http://international.caixin.com/2016-07-27/100971522.html?utm_source=baidu&utm_medium=caixin.media.baidu.com&utm_campaign=Hezuo

從一座未完工的大橋裏 外媒想尋找中俄關系裂隙

財新網/旁觀中國 記者 卿瀅|文

  站在中俄邊境之地,《紐約時報》記者Andrew Higgins看到 巨大鋼橋 從港口 延伸出來,在渾濁的江水上 延展 超過一英里。

  這座鐵路大橋 連接 中國同江市 和 俄羅斯的 下列寧斯闊耶(俄文名Нижнеле́нинское,英文名Nizhneleninskoye),大橋 總長 2215米,其中在中國境內長1886.45米,俄羅斯境內長328.57米。從2014年2月開工起,它的預定建設工期為兩年半。

  根據中國國內媒體在今年6月7日的報道,鐵路橋項目 中方主體工程 已經 基本完工,但橋的另一小半 卻 還不見蹤影。在俄羅斯一側,Higgins看到的只有俄羅斯聯邦安全局的一群邊境護衛隊人員和一台挖掘機。邊境護衛隊隊員們正在徒手挖著一些什麽。

  在中國媒體的攝影記者此前拍到的照片裏,也捕捉到了同樣的景象:俄方工地上僅有的人,是穿著軍隊服裝巡邏的士兵。

  有了這樣的案例,美英媒體選擇的報道角度也就不難想象:大橋工程的不順,似乎正象征著中俄之間看似親密而又問題多多的雙邊關系。

  建設工期為何滯後:不只是缺錢

  急著想要這座大橋的,本該是俄羅斯人。同江鐵路大橋的運力 遠遠超過 另外兩條中俄跨境鐵路。《紐約時報》向西方讀者介紹說,如果通過該橋樑 將俄羅斯鐵礦石 運到 中國東北,運輸距離將從過去的 646英里 驟減到 145英里。

  大橋所連接的是 俄羅斯西伯利亞邊境地區,資源豐富 但 相對貧窮。當地地方政府官員也曾經明確表示,希望大橋和其帶來的經濟效益可以重新振興這個人煙稀少的地區。

  那為什麽俄羅斯方面會顯得如此“怠工”呢?許多報道和分析把原因歸結為資金缺乏。但俄羅斯科學院遠東所 與 中國問題研究專家Victor Larin對《紐約時報》分析出諸多因素:盡管克裏姆林宮中央政府 支持 大橋建設,但低級別政府 卻 遲遲不行動;俄方財政官員也確實對建橋的成本 也是 抱怨多多;而俄軍方還提出另一個尖銳的問題:“為什麽要建一座讓中國坦克能開過來的橋?”

  下列寧斯闊耶 隸屬於 猶太自治州(俄文名Евре́йская автоно́мная о́бласть,英文名Jewish Autonomous Oblast),該州前任州長 瓦列里•古列維奇 回憶稱,大橋橋墩的位置 引發了 一番爭執,俄羅斯聯邦安全局、國家林業基金會 和 下列寧斯闊耶的市政當局 為此 一度鬧得不可開交。 

( 注:俄羅斯聯邦安全局 屬於 普京派系,在地方事務上有一鎚定音的實力)

  項目辦得這麽拖踏,俄羅斯中央政府 並非 不著急。根據《西伯利亞時報》報道,早在2015年5月,針對當時俄方建設遠遠落後的現狀,該國總理 梅德韋傑夫 就要求 交通部門 採取 緊急措施,抓緊時間開始施工。 

  但按照《紐約時報》的報道,直到今年6月,俄方 才最終 選定了 建設公司,開始運送重型裝備。一個月後,俄羅斯駐華公使 陶米恒 7月14日在北京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在完成了一系列內部程序後,俄羅斯方面已經開始施工進程。當地地方政府也向《紐約時報》表示,俄方工程會在2018年6月完成。 

( 注: 今年7月歐盟宣布繼續制裁俄羅斯,制裁時間已超過2年)

  美英媒體也註意到,中俄過去兩年公布的另一些大動作也跟大橋一樣進展緩慢。2014年,中國石油和俄羅斯天然氣公司簽署了《中俄東線天然氣購銷合同》,雙方約定, 2018年俄羅斯開始通過中俄東線管道向中國供氣,但是目前東線工程的進度也已經明顯落後。

  《莫斯科時報》報道引述俄羅斯政府以及俄石油業內人士表示,在全球油價下跌、俄羅斯經濟收緊的大背景下,西方對俄羅斯 又實施了 制裁,反腐行動 也對 中國石油系統的運作產生影響,這些都導致 東線工程 進度受阻。

  西方眼裏的中俄關係

  西方輿論眼裏,如今的中俄關系究竟什麽樣?卡耐基莫斯科中心學者Alexander Gabuev認為,俄羅斯 更需要 中國,因為已經別無選擇。但是兩國的整體關係“還遠沒有達到官方所描述的水平”。

  在對《紐約時報》做分析的時候,俄羅斯科學院的Larin也認為,俄羅斯的一部分精英人群依舊有著“中國威脅綜合征”,對這個人口、經濟規模和軍費已經數倍於自己的鄰國,他們有著根深蒂固的警惕心理。英國《金融時報》則在報道中這麽描述:

  兩國間的關系依舊維持在奇怪的空洞狀態。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two countries remains strangely hollow

  《金融時報》承認中俄高層 對於 發展兩國經貿關系有強烈的政治需求,中國30年內向俄羅斯 購買 4000億美元的石油,中國財團也有可能拿下俄羅斯的莫斯科—喀山高鐵項目。

  那它又有什麽“奇怪”和“空洞”的證據呢?這篇文章引用了 俄羅斯 中國總商會會長 蔡桂茹 數月前在聖彼得堡一次商務會議中的話:“我知道妳們喜歡我們的錢,但不是真正喜歡我們……我們一直在試圖改變這種情況,我們不會放棄的。”她的發言讓現場很多俄羅斯人尷尬微笑,但沒有一個人提出反駁。

  在2015年9月的一次投資論壇上,一些中國參會者 對 俄羅斯銀行 拒絕 向中國投資者貸款 提出了 不滿意見,而俄羅斯副總理Yuri Trutnev駁回了這種批評,他表示,如果中國投資者 想要 在俄羅斯做貿易或者投資,那麽就得“帶上自己的錢”。他評論稱,中國人需要不僅僅考慮到自己的利益,也必須 考慮 俄羅斯的利益。

  多家西方媒體 還根據 對俄羅斯專家的採訪提出,中國年輕一代越來越多地到西方國家留學,而上世紀50到60年代中蘇之間密切的文化交流 已經 成為過去。這種文化上對西方和俄羅斯的親疏轉變,似乎也會成為兩國深化關系的一種挑戰。

  中俄交流頻繁的東部邊境,是媒體觀察兩國關系的核心地帶。這裏並非中俄各自的經濟中心區,但對俄羅斯來說 可能 尤其偏遠。《紐約客》雜誌撰稿人何偉(Peter Hessler)可謂是做中國報道的“老朋友”,他采訪到了一位久居俄羅斯的意大利攝影師Davide Moteleone,這位攝影師發現,中俄邊境兩邊的人們 有著 完全不同的心態。在他的眼裏,西伯利亞地區的俄羅斯人 只是在“等待事情發生”,而中國人則“在不斷嘗試”。

(注:西伯利亞/遠東地區 資源, 屬於 俄中央政府/強力部門 錢袋,地方官員普通老百姓無權問津)

  這樣的差距在不斷塑造著 邊境交往的形態。當地俄羅斯女孩 在努力 學習中文,想和中國人結婚,因為相較於沈迷酒精的當地俄羅斯男性,中國男性更踏實也更有責任心。而另一個原因是,俄羅斯女性比男性人數高出很多。

  確實有大量的俄羅斯女性嫁給了中國人,進入中國境內過上了不錯的生活。攝影師Moteleone也遇到過 俄羅斯丈夫 和 中國妻子的搭配,但他觀察之後認為,這位中國女老板與其說找了個 俄羅斯丈夫,不如說是找了個雇員,好開展自己在俄羅斯的生意。

  劍橋大學人類學家Caroline Humphrey長期關註和研究中俄邊境地區,她對《金融時報》表示,當地俄羅斯人 確實 曾經看不起 中國人,但現在他們談論中國人 開始有了 欽佩之情,而中國人也不再將俄羅斯人視作往日的蘇聯老大哥了。

  英國《經濟學人》雜誌卻在一篇文章指出,記者接觸了生活在中俄邊境地帶的俄羅斯人,發現他們的想法是:雖然拿不出什麽證據,但他們相信這片荒涼的土地正在被“邪惡的中國人”滲透。

  他們也許接觸到的並不是同一批人。中俄關系也許確實像人們各自的體會那樣,有人看到熱情似火,有人看到冷若冰霜。

  原文參考:

  An Unfinished Bridge, and Partnership, Between Russia and China(作者Andrew Higgins,原載《紐約時報》網站)

  INVISIBLE BRIDGES: LIFE ALONG THE CHINESE-RUSSIAN BORDER(作者Peter Hessler,原載《紐約客》網站)

  Russia and China: friends with benefits(作者Kathrin Hille,原載《金融時報》網站)

  Packing up the suitcase trade(原載《經濟學人》網站)

  Russia-China Joint Projects Stonewalled By Economic Troubles(原載《莫斯科時報》網站) 
5. to:樓上 2016-07-28 11:34:39
西方傳媒經常帶上有色眼鏡看中俄!信者得鳩。
6. 唯一支持陳水扁"四不一沒有"的大國 2016-07-28 13:32:04
當年阿扁搞"四不一沒有" 做台獨,唯一得到 俄羅斯 呢個大國支持.

7. 一市民 2016-07-28 15:34:03

引刀兄有何看法?

內地奉行「自己個市自己救」,由股市救到樓市。但買樓不是買菜,往往係一生人一次的投資,事情就沒那麼好辦。最近去一場茶聚,有個內房管理層話東北庫存量大減,對政策很有信心。聽到覺得理所當然,因為中國樓市由2014年初開始轉向放鬆,到近年大規模放開限購、降首期,連農民入城等各類「遠交近攻」的方式都用上,如果還不收一點效,要國家面子往哪裡放。
好像東北經濟模式單一,產業供應過剩的經濟衰退地區,樓市供需關係漸行漸遠,就似情侶分手要變回朋友一樣,難上加難。有行家細問該管理層信心何在,難道是聽說愛情回來過?那位管理層說了一大輪沒中紅心,最後才補上一句,有個「小城市的庫存才50億,當地政府就買了20億,都佔快到一半了,還在買」。當場和行家會心微笑一下。事關救市容易退市難,庫存變身安置房是好事,幫一些錯誤投資,成了大閘蟹的房企解套,多餘的商品房亦變身成窮人恩物。

事情看似皆大歡喜,但實際上解套的房企難道明知是死地還留在這裏陪葬?所以賣完三、四線就跑了。另一方面,商品房化身安置房入市,供應增加,對樓價影響只是遲早,而且房企當初買地建房,很多還不是好地段的。市民有得揀,不會揀爛橙,最終庫存消失了嗎?消失了很多,但還有更多。
和中資基金朋友聊天,他感歎一句「經濟好差,大家拖得就拖」。樓市已成為中國經濟的救命草,但救命草好易變成索命圈,已有大陸地產朋友話企業債收緊中。近期中國樓市政策只剩微風拂過漣漪泛,但又會否是另一場暴風雨前夕呢?

記者:方楚茵

8. 引刀一快 2016-07-28 16:46:44
一市民兄

冇咩睇法喎,廣州D庫存都未去得晒,仲東北?呵呵呵。


9. 向饭民说不 2016-07-28 22:51:30
6楼,国家利益没有永远的朋友,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今日的环境是俄罗斯和土耳其在中东地中海可以牵制美国。中国先可以经营南海,对付日本。

还有今时今日,中国的国力估计很快可以追过俄罗斯。电子科技方面,中国肯定比俄罗斯先进。俄罗斯暂时在引擎或者火箭技术领先,但是估计维持不了多久。以今日中国的富有,随时可以请到世界最尖端的人才。台湾佬为了避免这个现象,将这些人才打成间谍加以打压。

现在就等好勇斗狠的土耳其总统俄罗斯的普京和美国佬斗,中国还是闷声发大财。
10. "一帶一路"上面,香港繼續"慢人一步" 2016-07-29 02:11:07
http://finance.people.com.cn/n1/2016/0728/c405955-28591896.html

首個“一帶一路”國外產業人才培養計劃在清華大學啟動



7月25日,由中國民生投資股份有限公司、清華大學和印度尼西亞工商會,三方聯合發起的“一帶一路”探路印尼產業“領航計劃”高級工商管理人才項目,在清華大學舉行開班儀式。這標誌著“一帶一路”戰略提出後,首個由民營企業出資、知名高校開辦、沿線國家組織的專項人才培養計劃正式實施。中國民生投資股份有限公司總裁 李懷珍,印尼工商會名譽理事會主席 蘇里約,清華大學副秘書長、技術轉移研究院院長 金勤獻 等出席儀式。

目前,中國民生投資股份有限公司 正聯手20多家國內領先行業龍頭民企,在印尼進行產業園開發與建設,對接國內優勢產能 和 國際優質資源,打造獨特產業金融平台。此次“領航計劃”項目開展,著眼培養當地人才,促進“一帶一路”區域經濟和社會全面發展,以政策溝通、民心相通,推進中國印尼兩國商貿發展。此前,中國民生投資股份有限公司已先期成立 “一帶一路”人才培養基金,計劃分10年累計投入1億元人民幣,為中國企業在印尼產業園發展提供本土化人才支持。今後,該基金計劃每年開展兩期培訓,重點培養當地市場、運營、財務、IT等高級管理人才,預計培訓總人數將達到600-700人。

經 印尼工商會 選拔,首期15名來自印尼工商業界的優秀中高級管理人員成為“領航計劃”培養人員。培訓期間,學員們 將系統學習 中國文化與管理知識,與中國企業家開展深入交流,赴相關企業進行實地考察學習。培訓結束後,學員們 將被優先 推薦至 中民投印尼產業園項目 和 其他中資項目工作。

李懷珍表示,“中方企業看好印尼市場,希望 能在組織中國企業 赴 印尼投資同時,給當地社會經濟帶來切實幫助,實現互利共贏。”他希望,經過系統培訓,學員們能更多地了解中國市場、中國企業和“一帶一路”戰略意義,成為兩國文化使者和商業橋梁,為促進兩國友好交流和商貿合作做出貢獻。

蘇里約 指出,“中國作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 正迅速地 融入全球經濟,現在正是學習中國經驗的良機。此次參加培訓的學員 雖然 從業背景各有不同,但都希望能學習中國經驗,拓展職業生涯。”他認為,本地機構、中資企業和高等院校的良好合作,將有助於進一步加深中國和印尼兩國關系發展。

金勤獻 教授 表示,“清華經管學院具有培養印尼企業經營管理人才的優良傳統,自2009年開設 印尼企業家 高級商務研討班 以來,已經培訓了300多位印尼企業界人士。‘領航計劃’必將在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和印尼‘海洋強國戰略’的共同指導下,譜寫印尼企業經營管理人才培訓新的篇章,為促進中國和印尼的交流、為推動亞洲乃至全球的發展做出貢獻。”


2013年習近平主席提出共建“一帶一路”戰略構想以來,中國與沿線國家一系列務實合作取得紮實進展。由中國國家發改委、外交部和商務部聯合發布的《推動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願景與行動》,宣告“一帶一路”進入全面推進階段。中國民生投資股份有限公司等一批領先企業,聚合資本力量、釋放機制活力、服務國家戰略,不斷探索國際化發展路徑,在新加坡、香港、倫敦等地 搭建 海外投資平台,助力“一帶一路”戰略推進,有效引領中國民營企業 抱團發展、進軍海外,促進中國民營企業優勢產能轉移,實現民營經濟轉型升級發展,公司資產規模 也由成立之初的300多億 增長至 近2000億元。

(責編:孫博洋、喬雪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