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博客 > 天馬縱橫 返回
瀏覽人次:17470    回應:2
天馬縱橫
尋根二千五百年
 
陳增濤
Délifrance 創辦人
2016年5月24日

  一位大學畢業後失去聯絡的朋友忽然在年初又出現在視線。一個不大起眼的地產代理網站,轉載我的東拉西扯雜文,收到了這位朋友查詢我蹤跡的電郵。就這麼簡單,我趁飛機踏上了我一直都沒有想去的臺灣,見到了第一感覺土裡土氣的臺灣桃園機場。

  “國立中央大學距離桃園機場只有一刻多鐘車程,我安排了你住在校園裡的招待所,我住在校園旁的敎師宿舍。” 朋友說會在桃園機場第二航站樓門口的車道見面,我絲毫沒有懷疑昔日“携來百侶曾遊”的友情會在時空中消失。故多年來已是野鶴遊雲的我,帶了張信用卡,身邊連新臺幣也沒有塊就踏上了征途。

  “你問我在臺灣的三天想去看看那些景點,其實只有兩個目的,就是去先師墓園拜祭和與你聚舊。如果還有時間,就到臺北市區兜個圈就好了。”

  自離開香港中文大學到法國留學,後回香港到神州大地奔馳,只有幾次過年帶同孩子到先師家拜年。光陰已悄悄溜走。先師逝世的消息,朋友間的聯絡,似乎在時空中找不到影子。

  “年青人就得像野馬一樣,在曠野上盡情奔跑。有一天你跑夠了跑累了,自己會回來的。” 先師經常會到中大新亞書院九龍城天光道的窄小舊校址的園亭下圍棋,難免也細說人生大道理。

  中文大學由三家書院合併而建立。其中新亞書院由南下避戰亂的中國近代幾位國學大師所創辦。撇開政治意識形態的爭論,先師可說是繼承了中國傳統的儒家思想。

  “墓園是臺灣有名建築師設計的。他早年來臺灣定居,後來向先生聽教。墓園分三部分,中間的墓碑代表的是儒家,是先生的正統。左邊的草地代表了道家的大自然,右邊的空間是釋家的空。” 其實就是沒有朋友的講解,對中國文化傳統稍有涉獵的人都會猜到建築師的設計理念,集儒道釋三家之大成之意也。墓園在臺北南郊新店的山坡,遠眺臺北市所處的盤地,一零一大樓猶如一支香在墓園前豎著,彷如香燈代代傳承。

  自十九世紀西方列強挾文藝復興以來科技工業革命和政治制度的改革,敲開了東方中國的大門,整個自東周春秋孔子以後的文明受到了二千五百年以來未有的衝擊,素來以自我中心的帝國備受西方前衛思潮的洗禮,民族自尊一洗塗地。其實說中華民族,也是自我抬舉。一九一一年的辛亥革命前大清帝國皇帝下只有臣民,那裡去找中華民族的影子?還不是梁啟超從歐洲的十九世紀民族浪潮中為自信全失的中華文明尋到了一個新名詞?

  在抗日戰爭的顛沛流離中,從國共內戰的烽火中一群之乎者也的國學大師從神州大地流浪到香港。中華文明的根,二千五百年自孔子以來,在漢武帝採用董仲舒之建議罷百家獨尊儒術以來的政治正統中,以學而優則士的傳統中,到了宋明經過朱熹的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