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博客 > 天馬縱橫 返回
瀏覽人次:15458    回應:5
天馬縱橫
中國虎變,法國豹變
 
陳增濤
Délifrance 創辦人
2018年1月11日

  繼美國總統特朗普訪華之後,被視為二流國家的老牌列強法國的總統馬克龍也踏上了十八世紀末英國皇室派大使馬戞爾尼伯爵(George Macartney)的通商征程。由於當時通訊不暢,國際禮儀尚待建立,乾隆皇帝自視甚高而不知道大英帝國已是如日沖天,以致兩方不歡而散,為一八四二年的鴉片戰爭埋下了伏筆。今天上任不久的法國總統馬克龍有鑒於法國多年來國內政局雖說平穩,但在民主政治政客紛爭,不單止國家債務沉重,外貿赤字嚴重,以致經濟積弱。作為一個有抱負有學識的年輕總統,在法蘭西第五共和的憲制下,一切大權在握,內政改革雷風厲行,更重振法國的傳統外交雄風。

  中國的最後一個王朝大清帝國在一九一一年一命嗚呼之後,到一九四九年才建立了當今的共和國。但其後三十多年政治運動不斷,內政動盪不安,其貧困的處境在八十年代末才開始改善。中國經濟的正式起飛,是二十世紀初進入世貿組織之後。在重商的政策下,中國迅速的累積了外匯儲備,通過基建的投資,國內總產值以雙位數累計增長。在鴉片戰爭之後,大清帝國精英反復思痛,洋務運動、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但歸根結底,還是古老的傳統文化已經跟不上文明的潮流。也是大清帝國終於從歷史中消失的原因。中國的傳統只有王朝,當今的共和國是帕萊貨,馬克斯的共產主義也是。其實中國人從頭髮剪掉了辫子,一直到腳底的鞋子,有那一樣有中國傳統的影子的?相信除了五四運動中提倡的民主思想之外,西方文明的硬體都已經融入了中華文化。中國的 GDP 超越了法國,很快就趕上美國。當然,從中國的人口來計算,是法國的二十倍,但中國已經有比法國人口更加多的富有人口,政府在調動資源的能力上已經遠遠的超過了法國政府。多年來中國嘗試重新尋找自己的靈魂,重新為文化定位是一條必經的歷程。而對於三千年的宗周文化的回歸,也是可以理解的。中國在虎變,“大人虎變,小人革面”的宗周傳統不會變。

  馬克龍雄心勃勃要重興法國中央集權以修正混亂民主政制所帶來的不便後果。他這次來中國可真有點像二百年前大英帝國專使馬戞爾尼伯爵之行,是重新平衡和中國貿易逆差而來,是重塑正在快速變化的地緣政治而來。對於馬克龍的 Realpolitik 來說,內政他要改革經濟,平衡貿易赤字,外交要讓歐盟強大與中美三足鼎立。就是中南海用君子豹變的眼光看待法國,何不一笑置之。你有你的虎變,我有我的豹變,小人總是革面,只是看誰變的更好。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會員登入
登入ID 或 網名
密碼
1. 取經於 2018-01-11 21:43:50


毛澤東的人民公社取經於  巴黎公社 


然而,彼時的毛卻將人民公社與巴黎公社相提並論,認為巴黎公社是世界上第一個公社,遂平的衛星公社是第二個公社。 1959年官媒在刊發紀念巴黎公社的文章時,要求「從正確對待群眾運動的角度闡述巴黎公社的意義」,意思是人們要正確對待「大躍進 ...


1958年的人民公社化運動中,毛澤東曾把人民公社與巴黎公社相提并論,認為巴黎公社是世界上第一個公社,遂平的衛星公社是第二個公社(武力、鄭有貴主編《解決“三農”問題之路》,中國經濟 ...


“文化大革命”的巴黎公社情結

作者 | 鄭謙

中國人民和中國共產黨始終對1871年法國巴黎公社懷有深深的敬意。公社的首創精神為我們所景仰,公社對未來社會的設想使我們神往,公社社員為事業慷慨赴死的犧牲精神使我們熱血沸騰。馬克思的《法蘭西內戰》對公社經驗的科學總結和對無產階級革命規律的科學預見使我們折服。黨中央幾次把它作為黨員特別是黨的領導干部必讀的經典著作之一。新中國成立以來,黨內外曾出現過幾次比較集中地學習《法蘭西內戰》和巴黎公社經驗的活動。但這種學習實踐的高潮,卻是在“文化大革命”中。

“文化大革命”前,對巴黎公社和《法蘭西內戰》的宣傳、學習,比較突出的有兩個時期:一是1958年,一是20世紀60年代上半期。1958年的人民公社化運動中,毛澤東曾把人民公社與巴黎公社相提并論,認為巴黎公社是世界上第一個公社,遂平的衛星公社是第二個公社(武力、鄭有貴主編《解決“三農”問題之路》,中國經濟出版社,2004年,第429頁)。當年10月,張春橋在《破除資產階級的法權思想》一文中,引用了《法蘭西內戰》中有關巴黎公社分配原則的幾段著名論述,批評“片面地強調‘物質利益’原則”,批判“資產階級的法權”和“資產階級的不平等的等級制度”(《人民日報》1958年10月13日)。1959年有關報刊發表的紀念巴黎公社的文章,則是從正確對待群眾運動的角度闡述巴黎公社的意義,意在要求人們正確對待“大躍進”等運動。

公元1958年九月,毛澤東提倡設立人民公社。 各地立即掀起興辦人民公社的熱潮,農民自留地收歸公社所有。公社開辦公共食堂,實行「吃飯不要錢」,目標是盡快實行共產主義 ...

2. 十郎 2018-01-12 07:53:19
滿懷希望而來的法國總統馬克龍掃興而回,他沒有得到他所期望的大禮包。馬克龍今次失敗的訪華之旅,再次向西方世界發出警示:時代不同了,中國不是那麼好糊弄了!
馬克龍今次訪華時帶了一大批合同等習近平簽字,尤其是極力向中國推銷空中巴士飛機,希望中方購買一百八十四架客機。為了讓中國人「愉快地」接受合同,法國打算把座艙裝修之類沒有意義的小工作交給中國,讓中方嘗點甜頭,但沒想到結果卻未能如願。直到訪問結束,馬克龍仍未能如預期般與中國簽署空巴大單。對此他只能酸溜溜辯解稱「不要炫耀名義上的訂單數額」。
居高臨下 太過自大
中國對法國說不,出乎各方的意料。這裏面有雙重原因,一方面是法國對自身仍自視過高,自認為高人一等,在民主、人權、西藏、台灣等問題,表態稍微「節制」一些,就是給了中國面子,中方就有理由給法國經貿回報。這種想法是法國「中國通」們長期灌輸給法國政要們的對華「秘訣」,馬克龍今次也是照試不誤。
但問題是,法國自身在民主人權等問題就一堆亂帳,國內的難民危機、福利危機以及在言論、宗教自由等過度政治正確引發的問題層出不窮,有何資格對中國說三道四?一個劣質的政治體制對另一個良政體制指指點點,本來就是笑話,法國何以還需要中國的經貿回報?法國政要和中國通們的眼界顯然落後於時勢發展,遠遠沒有做好與崛起的中國打交道的心理準備。
事實上,中國發展超過了法國的想像,而法國對中國的重要性遠遠低於巴黎自身的估計,從某種意義上說,中法之間已不是平等的關係,中國從過往對法國仰視,開始變成俯視,對法關係只是對歐總體關係中的一部分而已。法國如果不謙虛自省,反而一味居高臨下,自認為對華可以「恩賜」,就未免太過自大了。
另一方面,中國對外經貿發展也不是不計代價,一味送禮。中國現在的外交風格是,政治的歸政治,經濟的歸經濟,該贏利的還是要贏利。以今次空中巴士合同風波為例,法方以為給中國外包一些無足輕重的小工程等甜頭,就可以讓中方收貨。法國吃肉,中國喝湯,這未免太小看中國了。中國大飛機已完成試飛,各種試驗進展良好,美國去年在特朗普訪華之前就給了中國大飛機「准生證」,但歐盟為了自己的市場,至今拒不給中國大飛機發放「准生證」,這讓中國情何以堪?做生意就要平等互利,既然法方不願意助力中國,中國自然有理由對法說不。
馬克龍今次訪華失敗之旅,對世界各國敲響了警鐘:若按過去的老方法與中國打交道,恐怕是沒門了!
      上文來自1月12日的東方日報。
3. 陈增涛复 2018-01-16 10:51:12

2楼十郎先生:东方日报道听途说,自以为是胡作评论。法国总统马克龙年轻带有理想主义色彩,但走的是Realpolitik 的路线十分实际,对于大锣大鼓的空中巴士合同签不签並不在意。他访问中国是试水之行。

4. 十郎 2018-01-16 16:24:02


      陳先生 : 上傳只為有文共賞 , 我對法國沒有成見 , 因為沒有利益關係 , 說白的 , 法國是一條龍 , 抑或是一條蟲 , 我不用心的。賣不賣成飛機 , 小事一樁。

      有冇留意 ? 困擾好久的希債危機 , 失跡很久了 ,歐 盟要她實行緊縮經濟 , 人民好苦 , 2016年她有錢派啊 ! 原因是她泊了中國碼頭。我是中國人 , 但不大中國主義 , 如果不顧一切 , 死抱理想主義 , 苦頭要吃的 , 舉例如新中國自49年立國至80年代尾 , 死抱馬列 , 人民不是灰色解放裝就是藍色的 , 有補釘的是榮幸。中國諺語 " 飽暖思淫慾 " , 要攪掂溫飽才可以講理想的。法國人識諗的。


5. Zeitgeist 2018-01-16 19:19:15

Not being disrespectful nor sarcastic to you, Mr Chan, I would like to share a comment from a Chinese netizen on the outlook of Europe, which I think holds some grain of truth, at least from a historical perspective:-

一个国家或者民族从顶峰跌落下来;要想再起;很难的...看看意大利;当年称霸世界;出了个凯撒;后来呢?出了个墨索尼里..前者是 不世出的大英雄;西方世界后来只有拿破仑可以媲美;后者呢?小丑一个罢了..给希特勒提鞋都不陪

再看看美国早期建国时候;出来的总统;杰佛逊;杰克逊;林肯;真的是艰难困苦啊...再看看今天的美国总统?

而中国呢?从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再到今天的毛泽东;邓小平....每当整个民族危难困苦到了极致的时候;总能出来这种历史性的人物

⋯⋯

发现一个特点没有:这种领袖级的人物;必定出现在危难困苦的时候;必定要力排众议;力挽狂澜...而这几个条件;西方目前都还不具备...尤其是前者;西方目前虽然碰到困难了;但是;远远没有达到危难困苦的时候;但是;我之所以觉得西方肯定会彻底沉沦下去的原因在于;等到他们真的到了危难困苦的时候;他们已经无法产生力排众议;力挽狂澜的领袖了...

所以;整个西方目前就是温水煮青蛙的阶段...颇有点类似我们清朝所谓的康雍乾盛世;目前估计像道光,要是4年后勒庞上来估计就该咸丰.

贾谊当汉文帝时候;说出了;可为痛哭者一;可为流涕者二;可为长叹息者三...那可是汉朝的盛世开端时期啊;中国目前估计就是这个阶段;所以;习总说了:要居安思危;战战兢兢....这种哲学思想;西方是没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