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博客 > 功。德。言 返回
地產 政治 經濟 軍事 社會民生 管理、銷售與推廣 營商 思辯 文史哲 媒體 教育 法律 生活隨筆 旅遊 舊文新編 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 香港的致命傷 中原往事 其他
瀏覽人次:12843    回應:0
功。德。言     軍事

中印早前的對峙和1962年戰爭(4)

 

王文彥

怡居地產常務董事及
中原地產創辦人
2017年9月6日
 

1962年中印邊境戰爭,曲在印度

記者:為什麼獨立之後的印度一定要堅持英國殖民者劃定的邊界線呢?

馬克斯韋爾:這其實就是一種浮士德式(為獲得財富、成功或權力而不擇手段——觀察者網注)的交易。英國當局說:「以後不要再提我們英國在印度做過的事情,作為回報,你可以堅持麥克馬洪線。當然,你也可以把我的這番話公諸於世,放棄麥克馬洪線以及大片土地,那時你的人民和反對者會怎麼看你呢?尼赫魯先生?」

記者:為什麼你對尼赫魯這麼反感呢?一開始你不是很崇拜他嗎?

馬克斯韋爾:「反感」(hate)這個詞用得有點重了。我只是批評他在邊界問題上的政策。我很了解尼赫魯這個人,也很欣賞他,他是個很有個人魅力的人。我曾兩次擔任印度外國記者協會的主席,這使我有機會與他有些個人接觸;另外我作為英國《泰晤士報》駐新德里記者,有時也有機會採訪到他。在我報道中印邊境爭端的日子裡,與尼赫魯的接觸和私人友誼其實與我今天內心的恥辱感是有關係的。我一直站在印度一方,沒能看到顯而易見的事實——中國並非一個咄咄逼人的國家,其實中國一直努力希望與印度達成互利雙贏的邊界協議。在我報道中印爭端的那段時間,北京已經有人注意到我了,有中國人說「這個《泰晤士報》記者不是被收買了就是蠢」。我當然沒有被任何人收買,我也不蠢,我只是被意識形態蒙蔽了,反共的自由主義意識形態讓我很難看清真相。今天還有很多記者的報道受到意識形態影響,因為實際上美國一直在延續冷戰時代的政策。

記者:眾所周知,尼赫魯本來是中國人的朋友,你有沒有想過他為什麼會對中國表現得如此強硬?

馬克斯韋爾:關於這個問題,大衛·霍夫曼(David Hoffman)和佩里·安德森(Perry Anderson)等幾位學者給了我一些啟發。他們的理解是,中國的周恩來總理曾提議中印雙方就邊界問題展開談判,而這位印度領導人認為中國總理的這一提議是對自己的冒犯——尼赫魯認為印度是一個歷史悠久的文明古國,與外國之間的邊界已經是清晰明確的,談判是沒有必要的。

記者:咱們還是回到《亨德森·布魯克斯-巴賈特報告》這個話題。你能不能談一談,這份有50年歷史的報告今天讀起來到底還有什麼意義呢?

「中國無端侵略印度」是徹底的謊言

馬克斯韋爾:這份報告表明,「中國無端侵略印度」是徹底的謊言,印度於1962年挑起邊境爭端才是戰爭爆發的真相。當然,報告並沒有如此直白地敘述,這一結論隱含在密集出現的軍事術語中,對於沒有經驗的普通讀者來說,很難解讀出什麼清晰的內容。不過從這份報告中,你還是能看到印度人的有趣心態。自獨立以來,印度人(或者說尼赫魯總理本人)就認為,印度的國家邊界應該由印度自己單方面、私下裡全權決定。尼赫魯和他的顧問們從未有一刻想到應該與中國人坐在一起談一談兩國間的邊境問題,一個理智的、對國際關係有基本理解的政治家絕不會犯這樣的錯誤。尼赫魯和他的顧問們自行確定了中印邊界線並將其印製在地圖上,宣稱這就是最終的正式邊界,這份地圖上的印度版圖甚至還包括英國殖民者當年都從未覬覦過的阿克塞欽(Aksai Chin)地區。

如果印度人能仔細閱讀這份報告,當然這份報告的確不那麼容易讀懂,他們就會知道是強大的政治壓力將印度軍隊置於不適任的政治領導之下,印軍只是在盲目地執行尼赫魯政府的好戰政策。自始至終,「前進政策」從制定到執行就一直遭到印度士兵的抵制,因為他們很清楚這一政策肯定會以印度在戰場上的失敗而告終。然而,由於推動該政策的意志來自印度上層,軍方別無選擇,只能執行。該報告的撰寫者曾傷感地引用了一句詩來抒發自己的心情:「他們不能問為什麼……他們唯一的選擇就是執行和死亡」。

記者:你的歷史著作《印度對華戰爭》詳細描述了印度軍隊的潰敗過程,該書基本上是根據《亨德森·布魯克斯-巴賈特報告》寫成的。「中國無端侵略印度」的說法在印度深入人心,卻遭到了該書的否定。1970年該書出版,而1972年美國總統理察·尼克森(Richard Nixon)就訪華了。你認為這本書在幫助西方理解中國方面起到了多大作用?

馬克斯韋爾:這本書起到了很大作用,尤其對尼克森總統本人中國觀的影響是非常大的!美國國務卿基辛格也讀了這本書,我想他是1971年讀的,那時這本書剛剛在美國出版,書中的內容改變了他對中國的看法。隨後基辛格向尼克森推薦了這本書。這些細節在歷史檔案中都有記錄,尼克森、基辛格和毛澤東三人的談話錄中也有相關的記述。基辛格還在北京的時候,周恩來總理就託人給我帶來消息,他說基辛格對他講:「那本《印度對華戰爭》讓我意識到我們是可以跟你們打交道的」。當時全世界到處都在傳「中國突然攻擊了無辜的印度」,中國的國際形象大受打擊。我的這本書對中國人來說就好像黑屋子裡突然亮起了一盞燈,到處都被真相照得透亮。在北京的一場宴會上,周恩來總理曾公開對我講:「你的書闡明了真相,對中國幫助很大」。

記者:你的《印度對華戰爭》1970年剛出來的時候,在印度並未受到歡迎。那麼這一次你公開秘密報告,印度方面又有什麼反應呢?

馬克斯韋爾:其實我心裡很清楚這樣做的後果,一旦公開了這份報告,我將不得不面對印度人的敵意。不過目前只有一位印度老朋友有這種反應,其餘大多關注的都是報告的內容或其影響。

記者:你受到印度政府的指控了嗎?無論怎麼說,你畢竟泄露了印度的國家機密。

馬克斯韋爾:截至目前還沒有。其實《印度對華戰爭》1970年剛出版的時候,印度政府就曾指控我違反了印度的《國家保密法》。隨後英國政府告訴我不要再去印度,以免遭到拘捕,此後我8年里都沒有去過印度。後來印度總理莫拉爾吉·德賽(Morarji Desai)撤銷了指控,我才得以再次踏上印度的土地。

 

 

 

~  待續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會員登入
登入ID 或 網名
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