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博客 > 弼尖言論 返回
瀏覽人次:14230    回應:5
弼尖言論

俄羅斯政局主導環球股市

 

王弼

獅子山學會前主席
香港奧國經濟學院創辦人
2022年9月26日

  上周香港宣佈放寬入境限制至0+3,朋友爭相訂機票外遊。王弼目前身在愛爾蘭,早前到過英國和土耳其,假設有人在2019年大昏迷,現在突然醒過來,他不會發現上述國家曾發生瘟疫,因為這裡的人已經不帶口罩,出入境跟2019年以前完全一樣,亦沒有疫苗通行證,出入餐館不用嘟嘟嘟。所謂放寬,其實亦呈動態,在許多國家早已全面放寬的情況下,香港的三日的家居或酒店觀察,對已被困了三年的港人來說,當然是一大喜訊,但對一早與病毒共存的外國人而言,入境仍有許多手續,如果每到列表處所,都要嘟嘟嘟,不能說不是一種壓力,他們會因為0+3就會來香港嗎?如果他們仍是怕煩不來,香港人又都跑到外地旅遊,未來幾個月,會不會是本地零售的真正寒冬?

  有一件事令王弼忐忑不安的,是俄羅斯總統普京動員後備軍人三十萬投入烏東戰場,並揚言必要時使用核武。其實,普京被迫打核武牌,就證明了俄羅斯無力透過常規戰戰勝擁有歐美武裝的烏克蘭軍隊。讀者必須明白,對於普京而言,如果不能戰勝烏克蘭,並失去克里米亞和烏東的控制權,他便須要被問責下台,而對於獨裁者而言,失去權力意味將受政敵清算,又或被西方政府送上軍事法庭,無論如何都是死路一條,因此萌生使用核武的念頭不難理解。可是歐美絕對不會因俄羅斯的核威脅就退讓,因為退得一次,除普京會得寸進尺以外,其他擁核國家亦會爭相仿效,到時豈非只打靠打嘴砲,這些擁核國都可予取予攜?

  目前人類面對核武的威脅,可能比當年古巴導彈危機的風險還要高,可以說是史無前例。普京希望利用核武翻身的可能性越來越高,能夠制止普京發動核戰的,可能要靠他身邊的將領,畢竟,橫又死掂又死的只是普京,如果普京真的發動核戰,將領們明白歐美必然報復,家人就可能被迫成為西方核武的炮灰。但將領們只需用一條繩,把普京綁起來送上軍事法庭,這些將領除可獲得特赦外,更可獲西方在權力或金錢上獎勵,普京面對政變的風險越來越高。另一邊廂,除了俄羅斯國民因反對徵兵,全國各處出現動亂外,伊朗亦爆發多處示威,如果這兩國出現政權更替的情況,石油便有機會大量輸出,加上經濟衰退已經在世界各地陸續發生,自然影響油價,上周五紐約期油跌穿了80美元,年底見6字頭的可能性不容抹殺,油股還是不要沾手。

  至於美股,上周五道指跌穿6月低位,後來跌幅稍微收窄,但三大指數分別跌1.6-1.8%不等,本欄早已警告讀者,美股會跌穿7月甚至6月的低位,現在不幸言中,目前美股仍未見底,除非俄烏戰爭有突破性的發展,例如突然停戰,俄羅斯石油和天然氣可以重新輸出國際市場,只有能源價格大跌,令通脹降溫,全球央行可以停止加息,美股才有見底可能。目前世界站在核戰或停戰的交叉口,俄烏戰爭似不能在磨下去,會以速戰速決的方式解決,若不須利用核武便解決到目前的僵局,屆時美股將會展開凌厲的反彈。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會員登入
登入ID 或 網名
密碼
1. 一元 2022-09-26 12:51:04
1.普驚民調八成支持,拜登多少呢? 况且俄羅斯民族不是香港班西奴思维。 被西鬼“民主邪教”玩咗40年,民族仍未醒,就低能。

2.作者能否指出俄羅斯那方面不是民選? 作西人的播音機?

3. 現今爲止,美利堅是唯一“放核弾國”。

4. 普京講得對,冇俄罗斯,世界存在對俄罗斯人是冇意思的。
2. 核威脅 2022-09-26 14:06:11
其實十分合理
3. ak 2022-09-28 23:10:35
普京民調和威望高,期望發生政變不切實際。俄烏雙方騎虎難下,戰爭呈韓戰化。
5. Zeitgeist 2022-10-03 11:25:12
普京2022.9.30演講全文|

如果不是種族主義,現在蔓延全世界的恐俄症又是什麼?(1/2)
弗拉基米爾·普京
俄羅斯總統
普京:
親愛的俄羅斯公民們,頓涅茨克和盧甘斯克的公民們,扎波羅熱州和赫爾松州的居民們,國家杜馬議員們,聯邦委員會議員們!
正如你們所知道的,頓涅茨克、盧甘斯克、扎波羅熱州和赫爾松州都舉行了全民公投。投票情況已統計完成,其結果也人盡皆知。人們已經做出了自己的選擇,一個明確的選擇。
今天,我們將簽署關於接納頓涅茨克、盧甘斯克、扎波羅熱州和赫爾松州加入俄羅斯聯邦的條約。我相信,聯邦議會將支持關於接納和組建俄羅斯四個新地區、四個新聯邦主體的憲法法律,因為這是數百萬人的意願。
當然,這是他們的權利,他們不可剝奪的權利,這是《聯合國憲章》的第一條所規定的,其中明確了人民權利平等和自決的原則。
我再說一遍:這是人民不可剝奪的權利,它建立在歷史統一的基礎上,一代代先輩們為此奮鬥,他們在古羅斯起源以來的數個世紀裡建造和保衛俄羅斯。魯緬采夫、蘇沃洛夫和烏沙科夫曾在這裡,在新俄羅斯戰鬥過,葉卡捷琳娜二世和波將金在這裡建立了新的城市。在偉大的衛國戰爭期間,我們的祖父和曾祖父曾在這裡拼死抵抗。
我們將永遠記住“俄羅斯之春”的英雄們,記住那些沒有在2014年屈服於烏克蘭新納粹政變的人,記住那些為了講自己的母語,為了保護自己的文化、傳統和信仰,為了生存權利而犧牲的人。他們是頓巴斯的戰士,是 “敖德薩工會大樓縱火案 ”的烈士,是基輔政權發動的非人道恐怖襲擊的受害者。他們是志願者和民兵,是平民、兒童、婦女、老人、俄羅斯人、烏克蘭人、不同國籍的人。他們是頓涅茨克真正的人民領袖亞歷山大·扎哈爾琴科,是戰鬥指揮官阿森·帕夫洛夫、弗拉基米爾·佐加、奧爾加·科丘拉和阿列克謝·莫茲戈沃伊,是盧甘斯克共和國檢察官謝爾蓋·戈連科。還有傘兵努爾馬戈梅德·加吉馬戈梅多夫以及我們所有在特別軍事行動中英勇犧牲的士兵和軍官。他們是英雄。(掌聲)是偉大的俄羅斯英雄。請大家為他們默哀一分鐘。
(默哀一分鐘)
謝謝!
在頓涅茨克、盧甘斯克、扎波羅熱和赫爾松四地數百萬人的選擇背後,是我們共同的命運和千年的歷史。人們把這種精神紐帶傳給了他們的子孫後代。盡管經歷了種種考驗,多年來他們還是對俄羅斯充滿了愛,這種感情沒有人能摧毀。這就是老一輩人和在蘇聯解體悲劇後出生的年輕人都支持我們的統一,支持我們共同未來的原因。
1991年,在別洛韋日森林,當時的黨內精英們在沒有征求普通公民意願的情況下,就做出了將蘇聯解體的決定,人們突然發現自己與祖國斷絕了聯系。我們的民族統一體被活生生地撕裂、肢解,最後演變成了一場民族災難。就像革命後各加盟共和國的邊界在幕後被分割一樣,蘇聯最後的領導們違背大多數人在1991年全民公投中的直接意願,摧毀了我們偉大的國家,人民只能面對事實。
我承認,他們甚至最終也沒明白自己在做什麼,以及最後會導致怎樣不可避免的後果。但這已經不重要了。蘇聯已經不存在了,我們也無法回到過去。現在的俄羅斯不需要它,我們也不為此而努力。但沒有什麼比數百萬人的決心更為強大,他們根據自己的文化、信仰、傳統和語言,認為自己是俄羅斯的一部分,他們的祖先幾個世紀以來一直生活在這裡。沒有什麼比這些人回歸他們真正的、歷史上的祖國的決心更強烈的了。
在長達八年的時間裡,頓巴斯的人民遭受了種族滅絕、炮擊和封鎖,而在赫爾松和扎波羅熱,人民被罪惡地灌輸了對俄羅斯以及一切俄羅斯事物的仇恨。如今,在公投期間,基輔政權還威脅要報復、殺害學校教師和在選舉委員會工作的婦女,以恐嚇數百萬前來表達自己意願的人。但是,頓巴斯、扎波羅熱和赫爾松堅強不屈的人民還是說出了自己的意見。
我希望基輔當局和他們在西方真正的主人聽到我說的話,我希望每個人都記住這一點:生活在盧甘斯克、頓涅茨克、赫爾松和扎波羅熱的人們將永遠成為我們的公民。
我們呼吁基輔政權立即停火,停止所有軍事行動,停止自2014年發動的戰爭,並回到談判桌上。我們已經做好准備,這已經說過很多次了。但頓涅茨克、盧甘斯克、扎波羅熱和赫爾松人民的選擇已經做出,我們不會再討論,俄羅斯不會背叛它。今天的基輔當局應該尊重人民意志的自由表達,除此之外,別無他法。這是通往和平的唯一途徑。
我們將傾盡現有的一切力量和手段保衛我們的土地,確保我們人民的安全。這是我國人民偉大的解放使命。
我們必將重建被摧毀的城鎮、住房、學校、醫院、劇院和博物館,恢復和發展工業企業、工廠、基礎設施、社保、養老、醫療和教育系統。
當然,我們還會努力提高安全水平。我們將共同確保新地區的公民能感受到俄羅斯全體人民、整個國家以及我們遼闊祖國的所有共和國、所有邊疆區和各州的支持。
親愛的朋友們,同事們!
今天,我想向參與特別軍事行動的士兵和軍官,頓巴斯和新俄羅斯的士兵,以及那些在部分動員令頒布後加入軍隊、履行愛國義務的士兵們發表講話,他們在自己內心的召喚下來到了兵役委員會。我想告訴他們的父母、妻子和孩子,我們的人民在為何而戰,在對抗什麼樣的敵人,又是誰將世界推入新的戰爭和危機中,並在這場悲劇中為自己榨取血腥利益。
我們的同胞,我們在烏克蘭的兄弟姐妹——我們統一民族的一份子,已經親眼看到了所謂的西方統治集團在對全人類做什麼。在這裡,他們實際上只是扔掉了面具,展示出了他們的真面目。
蘇聯解體後,西方認為,世界和我們所有人都必須永遠屈服於它的強權。1991年,西方認為俄羅斯將不會從這種動蕩中恢復過來,會繼續自行瓦解。這幾乎要成為事實,我們依然記得90年代,那可怕的,充滿飢餓、寒冷和絕望的90年代。但俄羅斯經受住了考驗,重獲新生,實力增強,並重新獲得了其在世界上應有的地位。
與此同時,西方不斷在尋找新的機會來打壓我們,削弱和瓦解俄羅斯,他們無時無刻不想著分裂我們的國家,使我們的人民相互對抗,走向貧困和滅亡。他們只是倍感不安,世界上會有俄羅斯這樣偉大的國家,擁有遼闊的土地、豐富的自然財富和資源,其人民不能也永遠不會按照別人的命令生活。
西方已准備無所不用其極地維護新殖民主義體系,他們以美元霸權和技術強權為手段寄生於世界,其實質是對世界的掠奪,他們從人類那裡攫取利益,得到不勞而獲的財富與作為霸主的好處。保住這種好處是他們關鍵的、真正的和絕對自私的動機。這就是完全去主權化符合他們利益的原因。因此,他們侵略獨立國家,攻擊其傳統價值觀和獨特文化,企圖破壞不可阻擋的國際化和一體化進程、破壞新的世界貨幣體系和技術發展中心。他們希望的是,所有國家都放棄主權,轉而擁護美國。
一些國家的統治者甘願這樣做,甘願淪為附庸,而另一些國家的統治者則是被收買或被恐嚇。如果這些手段失敗了,(西方)就會摧毀整個國家,留下人道主義災難、禍端、廢墟、數百萬被戕害的人類、恐怖主義“飛地”、社會災難區、保護國、殖民地和半殖民地。他們對此毫不在乎,只要能獲得利益。
我想再次強調,“西方集體”對俄羅斯發動混合戰爭的真正原因,是他們的貪婪和保持其無限權力的意圖。他們不希望我們獲得自由,他們想把我們視為殖民地。他們要的不是平等合作,而是掠奪。他們不想將我們視為一個自由的社會,而是一群沒有靈魂的奴隸。
我們的思想和哲學對他們來說是一種直接威脅,因此他們謀害我們的哲學家。我們的文化和藝術是一種威脅,所以他們試圖封禁它們。我們的發展和繁榮對他們來說也是一種威脅,因為這使得競爭越來越激烈。他們根本不需要俄羅斯,但我們需要。
我想提醒大家,過去謀求世界霸權的企圖已不止一次地被我們人民的勇氣和堅韌所粉碎。俄羅斯將永遠是俄羅斯。我們將繼續捍衛我們的價值觀和我們的祖國。
西方指望有罪不罰,逃避一切。確實,迄今為止他們都平安無事。戰略安全領域的協議被扔進了垃圾桶;在最高政治層面達成的協議被宣告無效;他們做出了北約不會東擴的承諾,而當我們前領導人相信之後,這就成了一個肮髒的騙局;《中導條約》也被他們以牽強的借口單方面終止。
2019年2月初,美俄先後宣布暫停履行《中導條約》。
我們只是從各方聽到:“西方捍衛基於規則的秩序”。這些規則從哪裡來?誰看到了這些規則?誰同意了?請聽好,這些都是胡說八道,是純粹的欺騙,是雙重甚至三重標准!這都是給傻子准備的。
俄羅斯是一個偉大的千年大國,一個文明的國家,不會在這種虛假規則的操縱之下生活。
正是所謂的西方踐踏了邊界不可侵犯的原則,現在它又自行決定誰有自決權,誰沒有,誰不配擁有自決權。他們為什麼這樣決定?誰給了他們這種權利?莫名其妙。是他們自己決定的。
這就是他們對克裡米亞、塞瓦斯托波爾、頓涅茨克、盧甘斯克、扎波羅熱和赫爾松人民的選擇感到憤怒的原因。西方沒有道德權利來評價這一選擇,更沒有權利談論民主自由。現在沒有,以前也從未有過!
西方精英們不僅僅否認了國家主權和國際法。他們的霸權具有明顯的極權主義、專制主義和種族隔離特征。他們厚顏無恥地將世界劃分為自己的附庸,分為所謂的文明國家和其他國家,根據如今西方種族主義者的構想,後者應該被列入非文明國家的名單。他們捏造了“流氓國家”、“獨裁政權”等虛假標簽,污名化整個民族和國家。而這並不是什麼新鮮事:從過去到現在,西方精英們一直都是殖民主義者。他們搞歧視,把人民分為 “優等”和“劣等”。
我們從未接受,也永遠不會接受這種政治民族主義和種族主義。如果不是種族主義,那麼現在在全世界蔓延的恐俄症又是什麼呢?如果不是種族主義,那麼西方為何專橫地相信其文明及新自由主義文化是世界上其他國家不容懷疑的典範呢?“誰不與我們為伍,就是與我們為敵。”這句話聽起來就很奇怪。
西方精英們甚至把自己的歷史罪責推給其他人,要求自己國家的公民和其他民族為與之毫不相關的事情懺悔。例如,在殖民統治時期。
值得提醒的是,西方早在中世紀就開始了殖民政策,隨後是世界奴隸貿易,對美洲印第安人的種族滅絕,對印度、非洲的掠奪,英法發動了對華戰爭,迫使中國開放港口進行鴉片貿易。他們的目的是讓整個民族沉迷於毒品,為了掠奪土地和資源而蓄意消滅整個民族,並把人當作野獸來獵殺。這違背了人性、真理、自由和正義。
而我們,讓我們感到自豪的是,在20世紀,我們國家領導了反殖民運動,為世界上許多民族提供了發展機會,減少了貧困和不平等,戰勝了飢餓和疾病。
我想強調的是,許多個世紀以來的恐俄症以及西方精英毫不掩飾地仇視俄羅斯的原因之一,正是我們在殖民掠奪時期沒有被洗劫,而是迫使歐洲人與我們進行了互利的貿易。這得益於俄羅斯建立了一個強大的中央集權制度,東正教、伊斯蘭教、猶太教和佛教的偉大道德價值觀,以及向所有人開放的俄羅斯文化和俄羅斯文字,使國家得到了發展和鞏固。
眾所周知,(西方)曾多次制定干預俄羅斯的計劃,他們試圖利用十七世紀初的混亂時期以及1917年後的動亂時期,但都失敗了。20世紀末,當我們的國家被摧毀時,西方國家成功攫取了俄羅斯的財富。當時,他們稱我們為朋友和伙伴,但實際上他們把我們當作殖民地——數萬億美元在各種計劃下被抽走。這一切我們都記得,我們沒有忘記任何事情。
這些天來,頓涅茨克、盧甘斯克、赫爾松和扎波羅熱的人們對恢復我們的歷史統一表示贊成。謝謝!
幾個世紀以來,西方國家反復強調,他們給其他民族帶來了自由和民主。事實恰恰相反:他們帶來的不是民主,而是壓迫和剝削;不是自由,而是奴役和暴力。整個單極世界秩序本質上是反民主和不自由的,是徹頭徹尾的欺騙和虛偽。
6. Zeitgeist 2022-10-03 11:27:25
普京2022.9.30演講全文|
如果不是種族主義,現在蔓延全世界的恐俄症又是什麼?(2/2)
美國是世界上唯一一個兩次使用核武器的國家,摧毀了日本的廣島和長崎。順便說一句,他們開創了先例。
我還要提醒的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美國和英國在沒有任何軍事必要的情況下,把德累斯頓、漢堡、科隆等德國城市變成了廢墟。他們是故意這麼做的,我再重復一遍,這在軍事上沒有任何必要。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就像在日本投放核彈一樣,恐嚇我們國家和整個世界。
美國野蠻的 “地毯式轟炸”、凝固汽油彈和化學武器在朝鮮和越南人民的記憶中留下了可怕的印記。
到目前為止,美國實際占領著德國、日本、韓國等國家,同時厚顏無恥地稱他們為平等的盟友。聽著!這哪是什麼聯盟?全世界都知道,這些國家的領導人正在被監視,他們的辦公室和住所都被安裝了監聽設備。這是奇恥大辱,對這樣做的人和像奴隸一樣順從地、毫無怨言地接受這種蠻橫行為的人來說都是一種恥辱。
他們把對其附庸國的命令和粗魯的、侮辱性的喊話稱為歐洲—大西洋的團結,把在烏克蘭等地開展的生物武器開發和活人實驗稱為崇高的醫學研究。
正是由於他們的破壞性政策、戰爭和掠奪,才引發了今天大規模的移民潮。數以百萬計的人忍受著貧困、欺凌,成千上萬的人在前往歐洲的路上死亡。
現在他們正在從烏克蘭運出糧食。那些打著“保障世界上最貧窮國家的糧食安全”的幌子而被運出的糧食去了哪兒?所有糧食都流向了歐洲國家,只有5%的糧食被運到了世界上最貧窮的國家。這又是一個騙局,一個赤裸裸的騙局。
實際上,美國的精英們是在利用這些人的悲劇來削弱其競爭對手,摧毀民族國家。這也事關歐洲,事關法國、意大利、西班牙和其他擁有數百年歷史的國家。
華盛頓方面要求對俄羅斯實施更多新制裁,大多數歐洲政客也順從地同意了。他們清楚地明白,美國推動歐盟完全放棄俄羅斯的能源和其他資源,目的是使歐洲去工業化,從而完全接管歐洲市場。這些歐洲精英什麼都明白,但他們仍然願意為別人的利益服務。這已經不是奴性了,而是對其人民的直接背叛。但上帝與他們同在,那是他們的事。
然而,在盎格魯—撒克遜人看來,對俄羅斯采取制裁措施還不夠,他們轉而采取破壞行動,這令人難以置信,但卻是事實——他們炸毀了波羅的海海底的“北溪”天然氣管道,給歐洲的能源基礎設施造成了實際性破壞。大家都很清楚,誰會從中受益。顯然,誰從中受益了,這就是誰做的。
美國的獨裁建立在暴力和強權政治之上。有時它被包裝得很漂亮,有時則沒有任何掩飾,但其本質是一樣的——強權政治。因此,它在世界各地部署和維護數百個軍事基地,擴大北約,並試圖建立新的軍事聯盟,如奧庫斯(AUKUS)等。建立華盛頓—首爾—東京政治軍事聯盟的工作也在積極開展中,所有那些擁有或希望擁有真正的戰略主權以及有能力挑戰西方霸權的國家都會被(美國)自動視為敵人。
美國和北約的軍事理論正是建立在這些原則之上,它要求的是全面統治。西方精英們同樣虛偽地提出了他們的新殖民計劃,他們宣稱和平,實則是某種威懾,這種狡詐的字眼正從一種戰略延伸到另一種戰略中,但其實質只有一個——破壞任何主權的發展中心。
我們已經聽說了對俄羅斯、中國、伊朗的遏制。我相信,亞洲、拉丁美洲、非洲、中東的其他國家以及美國目前的伙伴和盟友都有可能成為下一個目標。我們知道,當一些事情不符合他們的意願時,他們也會對盟友實施制裁——有時針對一家銀行,有時針對另一家;有時針對一家公司,有時針對另一家。這是他們的慣用手段,並且其使用範圍將不斷擴大。他們的目標是所有人,我們的近鄰——獨聯體國家也包括在內。
與此同時,在很長一段時間裡,西方顯然是在一廂情願。例如,在對俄羅斯發動制裁閃電戰時,他們認為可以在自己的指揮下重建世界。然而,事實證明,並非所有人都對這樣一個“美好”的前景感到興奮——除了那些徹頭徹尾的政治受虐狂和其他非傳統國際關系的崇拜者。大多數國家拒絕盲從,而是選擇了與俄羅斯合作的明智道路。
西方國家顯然沒想到會遭到這樣的反抗。他們只是習慣了這種行事模式,習慣了通過蠻橫行為、勒索、賄賂和恐嚇的方式來掠奪一切,他們說服自己,這些方法將永遠有效,就像他們過去一直所做的那樣。
這種自信不僅是臭名昭著的例外主義概念的直接產物,而且也是當前西方“信息飢渴”的產物。真相被淹沒在神話、幻覺和假像的海洋中,他們利用極端激進的宣傳,像戈培爾一樣毫無顧忌地撒謊。謊言越是不可思議,人們就會越快相信它——這便是它的運作原則。
但人們不能靠大量印刷的美元和歐元來填飽肚子。那些紙片不能養活他們,西方社交網絡上虛擬的、誇張的、資本化的內容也不能為家庭供暖。我現在所說的這些都很重要,我剛才說的也同樣重要:靠紙片不能養活任何人——需要的是食物,靠誇張的內容也不能給任何人供暖——需要的是能源。
這就是歐洲的政治家們不得不說服他們的同胞少吃東西,少洗澡,在家裡穿得暖和點的原因。而那些提出“為什麼要這樣?”的問題的人,會被立刻視為敵人、極端分子和激進分子。他們把矛頭指向俄羅斯,說:“這就是你們所有麻煩的根源。”他們又在撒謊。
我想特別強調的是,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西方精英們不會為全球糧食和能源危機尋求建設性的解決方案,盡管危機是因為他們產生的,是他們的長期政策導致的,是在我們對烏克蘭、頓巴斯開展特別軍事行動之前的很長一段時間就已經存在的。他們並不打算解決不公正、不平等的問題。讓人擔心的是,他們還會使用其他熟悉的“配方”。
這裡值得回顧的是,西方通過第一次世界大戰擺脫了20世紀初的衝突。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攫取的利潤使其克服了大蕭條的負面影響,成為世界上最大的經濟體,美元作為全球儲備貨幣被強加給全世界。而面對上世紀80年代的經濟危機,西方在很大程度上是通過侵占正在瓦解並最終瓦解的蘇聯的遺產和資源來克服的。這是事實。
現在,為了擺脫另一種錯雜的矛盾,他們需要不惜一切代價擊垮俄羅斯和其他選擇主權發展道路的國家,以便掠奪更多的財富,並以此來填補自己的虧空。如果不這樣做,不排除他們會試圖使整個系統崩潰,並將一切歸咎於此,或者,但願他們不會采用“戰爭會把一切一筆勾銷”的做法。
俄羅斯清楚自己對國際社會的責任,將付出一切努力讓這些頭腦發熱的人恢復理智。
很明顯,目前的新殖民主義模式注定會失敗。但我再說一遍,它真正的主人會堅持到最後。除了掠奪和勒索,他們根本沒有什麼可以提供給世界。
實際上,他們藐視數十億人,也就是絕大多數人類的自然權利,藐視自由和正義,藐視獨立決定自己未來的權利。如今,他們已經轉向了對道德、宗教、家庭的徹底否定。
讓我們來回答一些非常簡單的問題。現在,我想回到我之前所說的,我想對所有俄羅斯公民——不僅僅是在座的同事,而是所有俄羅斯公民說:難道我們希望在我們的國家,在俄羅斯,有 “父母一號”、“父母二號”、“父母三號”(他們已經完全瘋了!)來代替我們的媽媽和爸爸?難道我們希望從小學開始就對孩子實施導致退化和滅絕的變態行為?難道我們希望他們被灌輸除了女性和男性,還有其他性別,可以通過變性手術實現的思想嗎?這難道是我們想為我們的國家和我們的孩子做的嗎?這一切對我們來說都是不可接受的,我們有自己的未來。
我重申一遍,西方精英的獨裁統治是針對全社會的,包括西方國家自己的人民。這對所有人來說都是一種挑戰。這種對人的完全否定,對信仰和傳統價值觀的顛覆,對自由的壓制,具有“反宗教”的特征,是徹頭徹尾的撒旦主義。在《登山寶訓》中,耶穌基督揭發假先知時說道:“通過他們的果實,你就能了解他們。”而這些毒果對人們來說已經很明顯了,不僅是對我們國家,而且是對所有國家,包括西方國家。
世界已經進入了一個革命性的轉變時期,而且是根本性的轉變。新的發展中心正在形成,它們代表了大多數人,是大多數人!國際社會不僅提出自己的利益,而且准備捍衛自己的利益,他們在多極化進程中看到了加強其主權的機會,這使他們能夠獲得真正的自由、歷史前景,獲得獨立的、創造性的、自主發展的權利,實現和諧發展。
正如我所說的那樣,我們在世界各地,包括歐洲和美國,都有許多志同道合的人,我們能感受到、看到他們的支持。一個反對單極霸權的解放、反殖民運動已經在各個國家和社會中發展起來,它的主體性只會增加。這種力量將決定未來的地緣政治現實。
親愛的朋友們!
今天,我們為一條公正和自由的道路而戰鬥,這首先是為了我們自己,為了俄羅斯,為了讓獨裁、專制主義永遠成為歷史。我相信,各國和各國人民都明白,任何建立在例外主義、凌駕於其他文化和民族之上的政策本質上都是犯罪,我們必須翻過這恥辱的一頁。西方霸權已經開始崩潰,這是不可逆轉的。我再次重申,不會再像以前一樣。
命運和歷史召喚我們奔赴的戰場是一個為我們的人民,為偉大的歷史性的俄羅斯戰鬥的戰場。為了偉大的歷史性的俄羅斯,為了我們的子孫後代,我們必須保護他們不被奴役,不被那些試圖摧殘他們意識和靈魂的可怕實驗所傷害。
今天,我們在戰鬥,目的是讓大家知道,俄羅斯以及我們的人民、語言、文化不會從歷史中被奪走和抹去。今天,我們需要整個社會團結起來,而這種團結只能建立在主權、自由、創造和正義的基礎之上。我們的價值觀是博愛、仁慈和憐憫。
我想用真正的愛國者伊萬•亞歷山德羅維奇•伊林的話結束我的演講:“如果我認為俄羅斯是我的祖國,這意味著我會用俄羅斯的方式去愛、去思考,用俄羅斯的方式唱歌和說話;我相信俄羅斯人民的精神力量。他的精神就是我的精神;他的命運就是我的命運;他的苦難就是我的悲痛;他的繁榮就是我的快樂。”
在這些話的背後,是我們一代代祖先自俄羅斯建國一千多年來都一直遵循的偉大精神選擇。今天,這一選擇是由我們,由頓涅茨克人民共和國和盧甘斯克人民共和國的公民以及扎波羅熱州和赫爾松州的居民做出的。他們選擇與人民同在、與祖國同在,選擇與祖國共命運,與祖國共同勝利。
真理屬於我們,俄羅斯與我們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