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 地產新聞 返回
瀏覽人次 : 3041
地產新聞
發展房屋非缺地 捨近求遠為哪般
(東方) 2018年10月19日
香港房屋問題持續惡化,問題的根源不是無地可用,而是港府太無能、太窩囊、太沒承擔,眼前有地也不會用。高官一再哀嘆「地從何來」,今次施政報告更主打大規模填海造島,恰似港府庫房滿瀉卻一味以「結構性財赤」恐嚇市民,假得不能再假。

寧願養蚊 拒絕住人

港府的「明日大嶼」願景被輿論批得體無完膚,被指是「倒錢落海」、「逆天而行」、「明日大鑊」,緊接着申訴專員公署又摑港府一巴。公署昨日發表主動調查報告,直指目前全港公共屋邨設有二千多個儲物室,其中近四成丟空,總面積逾十萬平方呎,以現時儲物室每方呎四十四元租金計,房署每月最少少收四百七十多萬元租金。事實上,房屋署有室不租、浪費公帑還在其次,今時今日香港房屋供不應求,當局理應地盡其利,物盡其用,將空置儲物室改作臨時房屋用途,不能住人的,也可以闢作公共空間,但房屋署寧願這些資源閒置,養蚊養老鼠也不善加利用,真是豈有此理,申訴專員狠批「土地這麼矜貴,半呎都不該浪費」,可謂一針見血。

更令人氣結的是,房屋署不是聞過則喜,有錯即改,而是強詞詭辯空置儲物室不符合住人條件。其實誰都知道,如今劏房遍地開花,不少工廠大廈改建的劏房連窗戶都沒有,無法通風,公屋儲物室的環境也許欠佳,但難道比工廈劏房還差嗎?比豬棚、雞竇改造的住所更不堪嗎?比臭氣烘烘的公廁上蓋僭建「物業」更惡劣嗎?設想這些儲物室不是公共財產,而是官員的私有物業,捨得這麼長期丟空浪費嗎?

在公屋上樓輪候期一拖再拖、數十萬無殼蝸牛望樓興嘆的今天,房屋署暴殄天物,何止是「大嘥鬼」,更近乎「犯罪」。天下烏鴉一般黑,浪費資源的不光是房屋署,被丟空的也不僅是公屋儲物室,東方報業集團近年一再踢爆各部門爭相浪費公共資源:那些被「殺校」後長期丟空的舊校舍,殘垣斷瓦,野草叢生,有如「鬼屋」;房委會轄下的旺角海富苑建有四千呎花園及遊樂場,一直是鐵將軍把門,能看不能用;大埔富善邨對面一塊約六公頃空地,荒廢二十多年無人理會,而全港有多少珍貴土地「養在深閨無人識」,真是只有天曉得。雖然這些土地分散各區,但「炒埋一碟」,面積不小,只要加以利用,足以解決不少居住問題,更別說不少舊公務員宿舍未能重置,偌大舊政府總部僅由律政司一個部門霸佔。港府一方面浪費土地資源,一方面強調「寸土必爭」、「見縫插針」,更打郊野公園、大海的主意,簡直精神分裂。

除了這些閒散丟空的土地,香港用於大型發展的土地也不少,棕地、農地加起來達二千公頃,超過港府計劃填海的一千七百公頃,如果用來發展,可以即時增加土地供應。還有,香港超過五十年樓齡以上的舊樓有六千多棟,不少集中在土瓜灣、深水埗等舊區,這些樓宇年久失修,淪為危樓,多由長者居住,根本無力維修,加快舊區重建不僅可以釋放土地資源,增加房屋供應,更可以消除安全隱患,一舉多得。可以說,舊區重建是一篇大文章,可以解決大問題,可惜港府對舊區舊樓要麼視而不見,要麼小打小鬧,建成醜陋無比的「牙籤樓」,無法形成配套齊全的社區,同樣是巨大的浪費。

眼高手低 畫餅充飢

不可不知,香港已發展的地區僅佔總面積的四分之一,其中房屋更僅佔百分之七,相比新加坡、深圳、上海等城市發展面積高達四成或以上,香港大有潛力可挖。正如有人指出,香港只消將發展面積增加一至兩個百分點,足以「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可見香港並非無地,而是官僚無心無肺兼無能,不是眼前有地動不得,就是坐視資源被浪費,結果導致房屋問題愈演愈烈,私樓價格勢比天高,公屋輪候大排長龍,市民盼上樓盼到變成「長頸鹿」。年輕人住不上樓,結不成婚,成不了家,養不了下一代,怎麼可能不怨氣沖天?房屋問題由民生問題演化為政治問題,人心遲遲無法回歸,港獨甚囂塵上,中央淪為替罪羔羊,港府難辭其咎。

既然「地從何來」是偽命題,為何港府偏要捨近求遠,硬推填海大計?道理很簡單,港府看不上邊邊角角的土地,發展農地、棕地又擺不平利益,舊區重建則嫌無利可圖,於是乎只能拿虛無縹緲的海中建島說事,敷衍民意。填海最快十四年後才可以提供第一批房屋,但觀乎港府一向眼高手低,大型基建延誤超支成為常態,「明日大嶼」沒有二十年、三十年都無法成事,隨時淪為「明日黃花」,當年老董的「八萬五」政策不提起就不存在,便是前車之鑑。

一言以蔽之,房屋問題的癥結不是缺地,而是缺少有為的政府,有承擔的官員。可以看到,一場風災就將香港搞得「雞毛鴨血」,災後一個月仍無法收拾殘局;港鐵故障不斷,近日更鬧出「四線齊癱」大災難,怨聲載道。一屋之不掃,何以掃天下。港府連一場風災都應付不了,連港鐵都管理不好,甚至滅鼠滅蚊這麼小的事都做不到,如今說要處理香港開埠以來最大規模的填海大計,這不是騙人又是甚麼!

「衙齋臥聽蕭蕭竹,疑是民間疾苦聲。」封建時代不少官僚體恤民間疾苦,是因為他們深入民間,如今則不同,港府高官不是住在幾萬呎的禮賓府,就是「樓王」或者「大地主」;不是貪心不足住大宅還要僭建,就是將禮賓府搬到深圳,指望這種官員急民所急、想民所想,解決房屋問題,何異緣木求魚。施政報告發表後林鄭的民望創其上任以來新低,就是市民對施政報告、對填海大計、對林鄭投下的不信任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