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 地產新聞 返回
瀏覽人次 : 2757
地產新聞
劏房租貴愈住愈細無牌床位遍地開花
(東方) 2018年2月10日
劏房租金高企,連帶月租千元的火柴盒床位成「搶手貨」!旺角有四百平方呎單位,劏出二十二個床位,月租低至千五元,男女共住,惟走火設施欠奉;鄰區油麻地亦有單位供應二十個床位,環境惡劣,惟「一出就租晒」,當中不乏內地來港的大學生。有關注團體估計全港約有一萬個出租床位。立法會議員批評,政府執法不力,對於違法床位視而不見,導致違法床位愈做愈猖獗。

「旺角大量$1500搶手床位,近地鐵有冷氣」。位於砵蘭街一棟商住大廈近日在網上放租,最平一千五百元就可租到一個床位,有冷氣包WiFi。佯裝租客的記者日前到有關單位,發現只有四百多呎的單位內逼滿二十二個床位。帶領記者睇床位的出租者唐小姐表示,床位經常爆滿,住客有後生仔、單身漢,亦有女生入住,「分三格床,最上就千五蚊,中間就千七蚊,最底就千八蚊。」單位內其中一間房放有五張碌架床,共十五個床位。若二十二名租客租住,均共用一間設在房間內、細小的連浴室洗手間,衞生環境欠佳。

伸唔直腳 勉強夠轉身

上址的床位為名副其實的火柴盒,約六呎高的記者「試瞓」床位,亦不能伸直腳,其狹窄程度只能勉強轉身,更是不能夠坐着。唐小姐亦指,隔壁房間可住四人,其中兩人打地鋪,兩人瞓碌架床,「嗰間就七千蚊。」她又提到,單位除了定期月租外,有空房亦會日租,「嚟緊新年幾日可以賺成萬幾蚊,對面酒店成千蚊晚,我呢度平好多。」若全部床位租出,每月租金收入逾三萬五千元。

除一屋二十二個床位外,鄰區油麻地亦不難找一屋多床位的單位,其中彌敦道一大廈頂層單位,約六百平方呎,設兩間房,客廳放有五張碌架床,兩房分別設兩及三張上下格床,全屋共有二十個床位,下格床月租一千八百元,上格床則一千七百元,租金已包水電及WiFi。但單位頗為殘舊,其中一房內不時傳出難聞氣味。

內地來港 大學生租住

據帶記者參觀的地產代理陳先生表示,床位供應緊張,下格床要兩個月後才有空缺,他指有很多租客是大學生,早前亦有內地來港讀書的大學生入住。而與記者同行「睇床位」的年輕人,自稱大學生,他表示,因分配不到宿位,惟有在學校附近找平價床位,方便上學;單位內,亦有聲稱是自修生的「後生仔」及等候上公屋的單身漢,單位現剩三個床位,陳着記者「有興趣就盡快決定」。若全部床位租出,每月租金收入近四萬元。

另一個在廣東道唐樓五樓的單位,面積約五百平方呎,提供十六個床位,租金約為一千五百元。但室內裝修陳舊,床位亦十分密集,走廊只可容納一人行過,為記者介紹床位的租客華哥,期間不停吸煙,令單位內煙霧瀰漫。若全部床位成功租出,每月租金收入近二萬五千元。另外,有深水埗地產舖職員表示,現時一個百多平方呎的劏房月租三、四千元,故千多元的床位出租非常搶手,「差成一半租金,但地方又唔係差好遠,好多人都寧願租床位。」

單身輪公屋 愈等愈耐

社區組織協會幹事施麗珊指,現時全港出租床位數目已經攀升至約一萬個,價錢比數年前更上升兩成,「幾年前仲係千五至千七左右,依家大部分都千八千九起跳」,惟人均面積卻愈來愈細,環境未見改善。她指租住床位年輕化趨勢持續,而單身人士輪候公屋的時間愈來愈長,希望政府興建過渡性房屋、單身人士宿舍等,檢討安置政策。

無牌經營 可罰款判監

據《床位寓所條例》,若經營模式有十二個或以上用作單人住宿床位的居住單位,須領有床位寓所牌照。民政事務總署發言人證實,上述寓所均未領有有效床位寓所牌照。而無牌經營床位寓所屬刑事罪行,一經定罪可被判監禁及留有案底,最高罰款十萬元及監禁兩年,並可就罪行持續期間的每一天,另處罰款兩萬元。

圖/文:專案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