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 地產新聞 返回
瀏覽人次 : 2281
地產新聞
大膽構思不妨討論 務實建屋着眼棕地
(信報) 2017年12月5日
香港的樓市彷彿一本充滿歷險元素的故事書,每翻一頁都有觸目驚心的情節。一手住宅物業銷售網成交冊顯示,深水埗西鐵南昌站上蓋新盤一個實用面積僅三百四十九方呎的一房單位,竟以逾一千萬元成交,平均呎價近三萬元。面積雖細,價格超貴,進一步反映香港的房屋問題是何等嚴重,即使年薪百萬的高收入一族亦未必負擔得來,遑論收入微薄又無福得享「靠父幹」的普通打工仔。

在這本故事書裏面,有一個章節叫作「覓地建屋」,為的是增加供應,以滿足龐大需求,於是誕生了一個角色,名字是「土地供應專責小組」,有人將之簡化並且戲稱為「土地公」。該小組今天將再舉行會議,消息透露,主要議程是兩項,其一是討論「發展郊野公園邊陲」,其二是討論「填平船灣淡水湖」。不管討論有何結果,這兩項議程勢必引起社會人士意見紛呈。

關於發展郊野公園邊陲,據說政府估算若撥出百分之零點一土地,相等於四十四公頃,預計可興建約七千五百個住宅單位。莫說現在未有定案,就算最終拍板,預料需時甚久,經過公眾諮詢、土地規劃、環境評估和城規審批等等程序,完成之期是十五至十八年後。

政府早前委託房協研究馬鞍山及大欖郊野公園邊陲兩幅約四十公頃土地建屋的可行性,在房協未提交報告之前,政府表示沒有任何既定立場。由此不難推測,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今天要談的只是沒有具體細節的抽象概念,連「遠水怎樣救近火」亦說不上,僅屬「吹水」而已。

比較具體一點的討論是關於「填平船灣淡水湖」,此乃港大學者鄒廣榮於今年七月拋出的破格方案,而他亦是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的成員之一。值得注意的是,這位現任港大房地產及建設系講座教授,一向反對發展郊野公園邊陲。

這邊廂反對發展郊野公園邊陲,那邊廂倡議填平船灣淡水湖,豈不矛盾?按鄒廣榮解釋,船灣淡水湖的生態早已被破壞,土層亦被挖空,可配合政府發展地下空間的策略,達至雙贏。若然船灣填平,造地面積是一千二百公頃,提供三十萬個約六百五十方呎的單位,供九十萬市民居住。當然,這是一個非常前衞的構思,恐怕香港人一時之間未必能夠接受,何況政府文件也提到,填平船灣淡水湖將令水塘總存量減少四成,亦可能影響鄰近海洋生態,而且新界東往返市區交通已飽和,如果新增九十萬人口,必須興建新鐵路和新幹道。

對於任何看似匪夷所思的方案,土地供應專責小組皆不妨放膽一論,然而那些方案畢竟十劃未有一撇,無助於解決房屋問題的燃眉之急,因此務實的做法還是兩條腿走路,既探索嶄新建議的可行性,也不懈開墾現存的土地。我們要說的是,政府必須積極善用大量新界棕地,釋放當中的巨大潛能,使之落實為興建房屋用途。

據估計,新界現有約一千三百公頃棕地,正在規劃的項目包括古洞北、粉嶺北、洪水橋和元朗南等等區域,棕地面積約五百四十公頃,即是尚有七百六十公頃棕地可供籌謀。誠然,並非所有棕地都能夠收回作建屋之用,惟當局應該拿出決心和魄力,能收回多少就是多少。

發展棕地的最大困難在於與業權擁有者斡旋,商討賠償和搬遷事宜,不過在公眾利益的大前提下,相信政府絕對有財力和人力移除障礙,必要時還可動用《收回土地條例》這一把尚方寶劍。

說到底,大膽的覓地或造地構思不妨討論,可是從無到有始終曠日持久,教人望穿秋水仍似海市蜃樓;務實的建屋計劃應着眼於現存的棕地,排難開發,才是急民所急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