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 地產新聞 返回
瀏覽人次 : 3702
地產新聞
狂人稅改 港樓遭殃
(信報) 2017年12月4日
邊個話我傻,請佢食燒鵝。美國總統特朗普被很多人視為「癲佬」,但瘋言瘋語背後,他其實一直掌握美國主流民意,而且「做到嘢」。狂人上任未夠一年, 美國參眾兩院便通過了其政綱主打的稅改方案,除了把企業稅率由35%大削至20%,還准許蘋果、谷歌等巨企以10%「特惠稅率」,把存放於海外的1.3萬億美元資金調回美國。由於本港正是美企最大海外資金池之一,此舉可能令銀行體系結餘流出,對拆息構成進一步壓力,為樓價帶來真正考驗。

刺激經濟 有助加息

籠統而言,美國稅改方案最少會在四方面對香港經濟造成影響。首先,大幅減稅料將對美國經濟和就業市道有顯著刺激作用,給予聯儲局更大空間推進利率正常化。華爾街大行原本普遍預期聯儲局明年將加息3次,但在稅改過關後,市場共識2018年加息頻率增加至4次,預料聯邦基金利率到2019年底最高達到3.1厘,重見2008年金融海嘯前水平,較目前1厘至1.25厘有接近2厘上升空間。

在聯滙制度下,港元利率理論上會跟隨美元利率升降。但實際上,儘管聯儲局自2015年12月起恢復利率正常化,至今共有4次加息動作,聯邦基金利率由0至0.25厘升到1厘至1.25厘,累計加幅1厘,而期內本港銀行同業拆息(HIBOR)僅升約0.7厘,未有跟足美元加息幅度。皆因本港資金持續水浸,銀行毋須以太高拆息爭奪存款,反而苦於難以提升放貸利率。

亦因如此,雖然一般認為貨幣利率對資產價格有反向影響,惟美元過去兩年的加息明顯未對香港樓價造成太大拖累;再加上供求失衡、北水湧港等其他因素,期內本港樓市不跌反升,中原指數由2015年12月的137點漲至最新的163點,累升19%。然而,在美國稅改方案過關後,聯儲局若如市場預期般加快加息步伐,對本港拆息的壓力恐愈來愈大;就像「降龍十八掌」掌力一浪接一浪,頭幾掌尚可憑「吸星大法」化解於無形,但去到第六、第七掌,將會愈來愈難招架。

除了聯儲局加息壓力之外,美國稅改方案還將在另一方面對本港資金構成重大影響。由於此前美國稅率高昂,很多巨企在海外做完生意之後,都刻意把資金留在當地,而不願調回美國本土,以免被抽重稅。據穆迪統計,目前美國企業停泊海外的資金多達1.3萬億美元,佔美企手上現金總額約七成。經討價還價後,稅改方案准許這些企業以最高10%之「特惠稅率」,把海外資金調回美國。

巨企抽資 水浸變乾塘

據估計,此舉將可吸引美國企業把約三分之二海外資金調回本土。舉例說, 蘋果公司作為「海外資金第一大戶」,現有約2300億美元現金存放於境外,其CEO庫克早前已經承諾,將在聯邦政府減稅後逐步把資金調返美國。其餘包括微軟、思科和谷歌,海外資金分別達1130億、620億和490億美元,預料亦會樂於「抬錢返祖家」。

而本港正是美企在海外的最大資金池之一,例如作為蘋果公司其中一個最重要銷售市場,涵蓋整個中國範圍,每年熱賣iPhone所得款項,大部分繼續存於本港銀行戶口,提供一條大水喉。假若美國稅改後,像蘋果、谷歌等企業班資回朝,可能會令本港資金由水浸轉趨「乾塘」,對HIBOR拆息構成額外壓力,甚或上演追落後式急漲。

人幣受壓 北水更澎湃

當然,來自美國的資金面變化,只是左右本港經濟和樓價的眾多因素之一,尤其近年內地對香港的影響比起美國有過之而無不及。反過來看,中美作為全球第一號和第二號兩大經濟體,美國之稅改和加息也會波及中國,並對香港產生隔山打牛效應。最明顯的是,美國加息將令美元呈強勢,很可能使人民幣再次面臨貶值壓力,屆時湧港的北水更澎湃,在一定程度上能夠填補美元資金流失的缺口。

再者,大幅減稅料刺激美國經濟進一步復甦,兼且美元相對於新興市場貨幣升值,有利中國和東南亞國家對美出口業務,而本港正是區內對美貿易最重要轉口市場之一,包括貿易、物流和金融等產業預計可從中獲益。

總的來說,美國稅改影響深遠,本港投資者及企業對於樓市應該倍加謹慎,同時須要留意受惠於北水和對美貿易的商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