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 地產新聞 返回
瀏覽人次 : 5510
地產新聞
首先定義邊陲 再談郊園建屋
(信報) 2017年5月19日
郊野公園發展房屋用地作為一道議題,乍聽之下實在是政治不正確,首先是郊野公園受到法例保障,其次是保育人士必定群起反對,因此這道議題過往雖然不時有個別人士提出,但始終是難以進一步討論的禁忌。五年前,時任環境局局長的邱騰華曾有構思,為了擴充將軍澳堆填區,將清水灣郊野公園五公頃土地納入堆填區範圍,如此建議觸發社會上極大爭議,立法會議員齊聲說不,挪用郊野公園之構思惟有作罷。

特首梁振英在今年《施政報告》重提發展郊野公園,雖然任期尚餘不足兩個月,但他依然把握最後機會,前日宣布邀請房屋協會研究在大欖及馬鞍山郊野公園邊陲建屋的可行性,兩地分別位於大欖隧道收費廣場以西和沙田水泉澳邨東南,面積各佔二十公頃,合共四十公頃。梁振英指出,已與候任特首林鄭月娥商量,強調郊野公園邊陲只發展公營房屋或長者屋。事實上,林鄭在其競選政綱亦明言,在郊野公園邊陲覓地建屋是她其中一項有意推行的政策。

房協歡迎獲邀研究,主席鄔滿海表示,現時只找四十公頃地段作研究,少於郊野公園整體面積的百分之零點一,研究過程會力求客觀和開放,若有需要會找環保團體提供意見。

政府委託房協展開可行性研究,固然有繞過立法會之嫌,不過公平一點來說,即使日後研究有結果,假設諮詢公眾又得到正面回應,最終的落實執行仍須向立法會申請撥款,這一重監察政府的關卡無論如何避無可避。更何況,房協目前的態度是分階段客觀研究,考慮的因素包括生態價值、公眾享用價值、對郊野公園的影響及土地發展潛力等等,並不代表一定會建屋,因此我們認為相關研究何妨一試。

有人擔心,發展郊野公園此例一開,日後將會沒完沒了,大型挖土機不斷侵蝕香港寶貴的自然環境。這樣的憂慮有其一定道理,所以房協這次的研究最好把焦點集中於何謂「邊陲」,怎樣界定「低生態價值」,藉此減輕發展所受到的阻力。如果能夠確定「低生態價值邊陲」的定義,並且取得一定程度的共識,說服市民將之發展的另一個合理做法是先把相關土地剔除開來,不再屬於郊野公園範圍,那麼建屋事宜才可順理成章,可望化解不斷侵蝕綠化地的疑惑。

現時兩個選址,房協認為皆有交通網絡和基建配套,鄰近亦已有不同類型的房屋,所以比較適合用來發展。以大欖隧道收費廣場以西為例,當地既然是隧道出口,汽車流量甚大,附近的八鄉路一帶住了相當數量的民居,相信不少人會同意是「低生態價值邊陲」,房協只要交出具體研究數據,未必無法說服環保團體放下寸土不讓的堅持。

香港住宅供應不足,覓地建屋困難重重,樓價升至遠遠脫離現實,為了解決問題,總得突破僵局,也許確實有必要使用非常手段。郊野公園佔全港總面積四成,相當於住宅用地總面積近六倍,是不是真的不能動之分毫?在兩害相權取其輕的考慮之下,價值較低的郊野公園邊陲不失為可供研究的課題,只要取得平衡,並且走足一切合乎公義的程序,包括公開透明的諮詢,我們認為郊野公園面積減少百分之零點一並非完全不能接受。當然,先決條件是將邊陲定義下來,再談建屋大計,以免爭拗不休。

林鄭月娥在七月一日上任特首之後,勢必接手處理梁振英留下來的發展郊野公園計劃;此外,她亦有意在維港以外填海造地,並且收回新界棕地作建屋用途。可以預見,一切的覓地計劃都會遇到阻力,然而如果什麼都不推進,甚至連研究也抗拒,那麼房屋問題積弊日久的香港無異於坐以待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