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博客 > 功。德。言 返回
地產 政治 經濟 軍事 社會民生 管理、銷售與推廣 營商 思辯 文史哲 媒體 教育 法律 生活隨筆 旅遊 舊文新編 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 香港的致命傷 中原往事 其他
瀏覽人次:8703    回應:1
功。德。言
總而言之,統而言之,都是港獨(3)
王文彥
怡居地產常務董事及
中原地產創辦人
2016年4月19日

黃之鋒認為,一國兩制已名存實亡。推動自決運動不一定促成香港獨立,重點是讓香港人有選擇的機會。他說:「我們希望無論香港未來最後在2047年之後是一國一制、一國兩制還是獨立,香港人都能夠透過全民投票去選擇香港的未來,體現主權在民的概念。」

 

一國兩制下的50年不變,不變是指在中國擁有香港主權的前提下,香港資本主義制度及生活方式不變,港獨卻是意欲否決中國對香港所擁有的主權,中國會接受嗎?在中國綜合國力很弱的時候,例如上世紀五、六十年代,它尚且撐住美、歐、日這些西方強權,堅持自己對台、港、澳擁有不可爭議的主權,現在已崛起成為世界第二大的強國,它居然肯一改以前的強硬而不妥協的立場,讓你背後沒有強權支撐的小小香港搞獨立?

 

「主權在民」,主權是甚麼主權,不會是消費主權,不會是行政主權,而祇能是領土主權、政治主權;民是香港市民。那你黃之鋒豈不是主張及落實香港的領土(甚至香港國,如果真箇搞港獨)主權由香港人掌控嗎?沒甚麼比這個主張更港獨的了。問題是,中國、中國13億人及解放軍會答應嗎?

 

80年代的香港前途談判,中英兩國從中斡旋。現在香港經濟地位對中國大陸來說,已經大不如前。就算香港人希望決定未來前途,香港有何能耐令中國政府容許公投?

 

黃之鋒也沒有一個完滿的答案。他說:「很坦白說,我們現在都未有議價籌碼,亦無任何議價能力去確保中國政府一定會提供或香港政府去提供一個有認受性的全民投票。」

 

「但如果我們不爭取公投自決,就是中國共產黨決定的時候,那我會覺得,其實我們發聲也好,不發聲也好、爭取自決也好,如果最後中共都未必聽的話,那我們為甚麼不盡力一搏,去爭取一個自決的機會?」

 

現在未有議價籌碼,將來會有嗎?憑甚麼?港人發聲「中共未必聽」,盡力一搏,盡怎樣的力?這就可以爭取到自決的機會?

 

香港過去的民主運動,一直以來以傳統泛民政黨──尤其是民主黨──主導。不過,黃之鋒說他對傳統泛民有很多不認同的地方。

 

黃之鋒說:「無論是他們的抗爭手法(怎樣),其實他們一直不願意觸及香港主權的問題,都對於未來關於自決的討論,亦都選擇無視,祇希望堅守一國兩制。」

 

泛民政黨的「抗爭不願意觸及香港主權,祇希望堅守一國兩制」,說實話,泛民不是不願意,而是不敢,不敢是知道港獨不可行,而且觸犯中央的底線,徒招口誅筆伐及武力鎮壓。將力量集中在堅守一國兩制是務實而實際可行的。薑是老的辣,祇此一端,泛民就將本土派及港獨分子比下去,虧黃之鋒還沾沾自喜地嘲笑他的前輩和引路人。

 

「簡單來說,傳統泛民提倡守護一國兩制,但對於我們的青年世代來說,我們就知道一國兩制已名存實亡,至少我們給香港一個自決的機會。」

 

「我會覺得他們沒有提出民主運動的方向,祇是很被動的說要守著議席。」

 

至於抗爭手段,黃之鋒指「香港眾志」提倡非暴力的直接行動。他預期除了街頭抗爭後,議會內亦會有更激進的行動,如佔領主席台等等。

 

為甚麼一國兩制已名存實亡?那是因為香港許多人對中央為促進香港繁榮所做的一切不感恩,還搞對抗,中央因此不放心,收緊了一國兩制的某些措施。既然對一國兩制都愈來愈不包容,中央會對國家領土主權那樣層次的軍國大事竟反倒容許香港人舉行公投自決?黃之鋒的邏輯思維能力看來有點問題。

 

- -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會員登入
登入ID 或 網名
密碼
1. 瘟神 2016-04-22 02:37:06
看來這些組黨的年青人的主張雖然得不到主流意見的認同,但是他們的市場是學生和社會經驗少的年青人,他們的看法可以好單純(!)或片面,但是現在他們正正是播下種子,如果將來經濟繼續不理想或有較大的政治問題出現,很難說十多廿年後這些思想會否成為主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