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搵樓/成交 放盤 數據公佈 地產新聞 地產博客 置業手冊 背景 / 聲明 / 聯絡我們 繁體簡體English
地產 政治 經濟 軍事 社會民生 管理、銷售與推廣 營商 思辯 文史哲 媒體 教育 法律
生活隨筆 旅遊 舊文新編 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 香港的致命傷中原往事其他
瀏覽人次 : 2956    回應 : 1
功。德。言
發聲斥「拉布」議員,梁振英意有所指
王文彥
怡居地產常務董事及
中原地產創辦人
2016年1月29日

128日梁振英於會議展覽中心大會堂出席商界聯席午餐會,向商界講述施政報告。指出香港不能因而自滿,不應視經濟增長為理所當然,面對不明朗的經濟前景,公共開支因而變得更加重要。他重提政府今年向立法會提交了72個項目,目前祇有一項獲得撥款,目前仍有600多億的撥款未能撥出,牽涉各行各業的多個職位,形容香港被拖慢,如無法在今屆會期通過更要推倒重來。梁振英警告立法會議員,應知道他們拉布將面對後果。

 

到問答環節,有商界人士發問,面對立法會「大塞車」問題,商界能如何改善此情況。梁振英則回應指商界應該要「發聲(Speak Out)」讓立法會每一個議員都清楚,拉布將會令香港及他們自己負上政治及經濟後果。梁振英續指議員是唯一可以操控撥款的人,應知道自己有責任拒絕拉布,並以審議《版權(修訂)條例》為例,認為除政府以外,商界亦可向立法會提出不滿。

 

梁振英對泛民議員「拉布」的深惡痛絕不是近期的事。

 

梁振英於2014520日指出,臨時撥款僅能應付兩個月開支,政府的付款能力到6月會出現問題。他指數名立法會議員「拉布」影響民生和基層服務,並非履行議員職責或行使權力。他希望社會大眾發聲,要求議員立即停止「拉布」。

 

2014522日,梁振英在立法會答問大會開場發言中,以大篇幅批評拉布。他批評,拉布議員騎劫大多數議員和市民的意願,近年拉布且有常態化的趨勢,頻頻癱瘓政府和議會運作,很多撥款建議均受到拖延,如「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額外增加幼稚園學券每年2,500元,長者醫療券增至2,000元,加強對非華語學生的支援,向綜援、長者生活津貼、傷殘津貼受助人額外發放的津貼,為公屋住戶代繳1個月租金等措施;「這些政府的提議,都在立法會出現『大塞車』的情況,令到有需要的市民受到影響,最終受害的是市民。」,「社會對議會裏面幾年來,不單是今屆政府,出現的拉布情況,影響到香港社會的競爭力,深惡痛絕。」

 

他又批評,特區政府所獲的780億元臨時撥款祇足夠政府部門應付約兩個月的開支,倘遲遲未能通過草案,所有公共服務會陸續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包括政府直接提供的服務,以及學校、社福機構提供的服務。除了撥款條例草案被明言拉布,其他議題也陸續被拉布,如在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和財務委員會,有議員以提出大量議案的方式,嚴重拖慢審議新界東南堆填區、綜合廢物管理設施,以及新界東北發展計劃的進度,財委會更出現了議程「大塞車」,進度嚴重滯後。

 

梁振英表面上是叫商界及市民喝停泛民議員繼續「拉布」,但深層用意是籲請商界及市民用選票將泛民議員趕出立法會。

 

在香港,奉行西方的政治制度和架構,行政、立法及司法三權分立,互相制約,沒有最高領導駕御一切這回事。行政長官是行政系統(也就是特區政府)最高領導人,但他的系統所推行的政策受到立法會及法院兩大勢力的制衡,行政系統權力很大,但不可以唯它獨尊,為所欲為。行政長官及高官所受的掣肘主要來自立法會,掣肘之大,有時可用施政被癱瘓來形容。妙的是,在立法會內,行政長官和高官所欲頒佈的政策往往得到立法會內佔多數的建制派議員的保駕護航,但受制於現存的議事規則(竟可以包容無休無止的「拉布」)和在立法會佔少數但多於三分之一議席的泛民議員所握有的重大議案否決權,他們的施政能耐都被半廢武功。這是香港政局的真實寫照和無奈。

 

為了有效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爭取有關議案和撥款(如需要)在立法會中順利通過是必須的。為此,特首首先要擺平立法會內的泛民議員。擺平的方法不外兩途:達成共識,充份合作;將泛民議員剷出立法會,最低限度剷除泛民議員的否決權。

 

去年618日泛民議員集體綑綁否決了政改方案證明,泛民議員是立定心腸與中央及以梁振英為首的現屆特區政府對著幹的,他們亦不以全體市民的利益、香港的長遠利益和國家利益為念,達成共識合作的出路,想也不用想。剩下的祇有第二途。這途不是處於政府的行政權力範圍之內,特首無能為力,得倚靠建制派政黨及其立法會議席候選人在立法會內的力量,以及廣大市民的選票。

 

我原本贊成保留泛民在議會的反對派角色,甚至不介意讓他們在議會擁有否決權,以便作出對當權建制派的適當制衡。但回歸十多年來,泛民在議會幾乎甚麼都政治化,逢中必反,阻撓政府合理地施政,更阻撓中港經濟的順利融合,最終導致香港經濟的嚴重邊緣化和退步滯後。更要命的是,泛民議員和他們的支持者不斷挑釁大陸,經常讓大陸很不舒服,長此下去,恐怕一國兩制早晚會變成一國一制,而香港的高度自治,不走向「改土歸流」,是為異數。明顯地,泛民議員不斷濫用了反對派角色的力量,特別是濫用了自己的關鍵性否決權,他們反對派應有的積極和正面作用已走向反面。既然如此,不如請他們離開議會。

 

要將泛民議員逐出立法會,必須在2016年的議席選舉中狠狠地挫敗泛民的議席候選人。要成功做到,除了靠建制派政黨及其議席候選人的努力和爭氣外,更要依靠廣大選民手中的選票。為達這個目標,建制派和一切不認同泛民禍港行徑的有識之士必須由今日起就透過各種方式,大力告訴全體市民泛民的種種不是,令他們明白:港人應該在現階段放棄爭取民主(要爭,亦必須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及香港基本法的框架和限制下作適切的爭取),專注於自己的強項,致力於經濟發展;身心都要回歸中國,接受中國共產黨是中國執政黨這個事實,不要在政治上挑戰中國(中央絕不會推行「國際標準」的民主改革以順應香港民情,港人如不懂讓步,矛盾自會加劇,而矛盾對決,不免是強勝弱敗);年輕一代更要熟悉國情及擁有愛國愛民族之心;在2016年的立法會選舉中,以手中的選票叮走中必反或死保激進泛民的議員候選人,讓泛民議員喪失立法會中的否決權,以便特區政府日後可以順利施政及有足夠的強勢遏制泛民激進派及民間對大陸的挑釁。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1. 向饭民说不 2016-01-29 23:19:49

可惜民建聯班廢材無q用。比飯民壓着打。

看看沙皇那種反擊,甘先是戰鬥格。公民黨以為學民進黨可以躲在背後拿著書,篤暴假中立的毒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