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搵樓/成交 放盤 數據公佈 地產新聞 地產博客 置業手冊 背景 / 聲明 / 聯絡我們 繁體簡體English
地產 政治 經濟 軍事 社會民生 管理、銷售與推廣 營商 思辯 文史哲 媒體 教育 法律
生活隨筆 旅遊 舊文新編 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 香港的致命傷中原往事其他
瀏覽人次 : 2394    回應 : 0
功。德。言
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354)
王文彥
怡居地產常務董事及
中原地產創辦人
2016年1月20日

有劍不用,為善卒,不智!

 

 

(原文發表於2011718)

 今年以來,你認為曾蔭權最失言是哪些話?

 個人覺得,這非715日他在立法會行政長官答問大會以下一段話莫屬:
「樓價跌,資產貶值,即使通街平貨,市民置業意欲更低,有樓的人亦會繼續埋怨。所以我認為對樓市不應過於重手,以政策去大力打擊樓價。政府的政策原則是希望樓市平穩健康發展。」
 
聽完他上述那段話,不禁搖頭苦笑。
 
我們首先要問,過去數年,為甚麼樓價如脫韁之馬地飆升,遠遠超乎市民的購買力?還不是因為土地(最終是住宅單位供不應求!還不是因為特區政府推行勾地政策,將土地供應的話事權拱手讓與地產發展商,變相讓他們操控樓價?勾地政策是不叫高地價政策的高地價政策,是激發樓價飆升至極其偏高的元兇禍首,是破壞「樓市平穩健康發展」的惡策!
 
「樓價跌,資產貶值」,最好當然是可免則免,但曾特首你過去兩年為甚麼要頻頻出招打遏樓市?難道你不怕「樓價跌,資產貶值」?你這樣做,不外為了防止樓市泡沫爆破,因為泡沫爆破會令樓價跌得更重,資產貶值更厲害!有樓的人受損更大,屆時埋怨自會更多更重。你的做法,兩害權衡取其輕而已,絕對正確。
 
你在上述答問大會還說:「亞洲金融風暴後,多年來樓市低迷,置業人士變成負資產,這是香港中產階層痛苦的集體回憶。」你強調97後樓價大跌多年,造成大量負資產的禍害,以此証明政府不應以過於重手的政策去打擊樓價的正確性。但當時為什麼樓價大跌?表面上是因為亞洲金融風暴,有人歸咎於「八萬五」,其實兩者都僅是催化劑而已,樓價真正的跌因是樓市泡沫的爆破。為什麼樓市有泡沫及最終爆破?還不是因為當時土地供不應求,而政府又放縱物業的炒賣?這與20104月以前你領導下的政府的做法如出一轍。20104月以來的種種打遏措施,正正是為了防止樓市泡沫的膨脹和爆破。多數市民素來深怨政府的打遏措施過慢、過少及不夠重手。你此刻強調不應過於重手,是否與大多數民意背道而馳?
 
說到政策,去年以來實施的各種壓抑過熱樓市的政策、措施,例如限制樓花摸售、將物業從投資移民計劃中剔出、兩年內轉售住宅將被徵收額外印花稅,以及大幅收緊按揭貸款 (1000 萬元或以上的自住物業,最多按五成;700 1000 萬元最多按六成,上限為500 萬元;700 萬元以下最多按七成,上限為420萬元;非本地收入的買家,按揭成數再減一成;以資產淨值為審批依據的買家,最高按揭成數為四成),不知算不算重手?這一系列的政策、措施,一條條獨立來看,可能不重手,但整體及累積來看,絕對重手!對許多人來說,甚至過於重手。既然政府過去出招可以重手,甚至過於重手,如果樓價日後再失控飆升,政府為什麼不可以再重手出招,甚至「過於重手」出招?
 
你和曾俊華司長在過去年餘,曾多次聲明:「在有需要時,我們會再次以強而有力的手法(政策),維持市場健康平穩發展」很明顯,你過往覺得,重手政策是為了「希望樓市平穩健康發展」,但為甚麼現在你倒怕重手政策破壞「樓市平穩健康發展」?當然,你會辯解,你不反對「重手」政策,你反對的是「過於重手」的政策。如果這樣,你可否明確講清楚,哪些是屬於「過於重手」的政策?「重手」和「過於重手」,往往僅是觀點與角度的問題,亦往往僅是一線之差。言者無心,聽者有意,一般市民大抵都會將「不應以過於重手的政策去大力打擊樓價」解讀為「不應以重手的政策去大力打擊樓價」,特首之言縱使無心,卻很有鼓勵有意者放心去馬大舉入市之嫌,樓價屆時再大幅飆升,怎辦?
 
也是過往年餘,曾特首你和曾俊華司長不住地出言預警:「如有需要,我們會毫不猶豫進一步加大出招(壓抑樓市)力度」、「(被問及會否出招怎樣怎樣不會排除任何可能(政策)」你們言必信,行必果,當真每見樓價失控飆升,就出招打遏,一招狠辣過一招,令市民(特別是炒家深刻領教了政府打遏樓價狂飆的決心。「如有需要,政府會毫不猶疑進一步加大出招(壓抑樓市)力度」、「不會排除任何可能(政策)」及「(政府)會因應市況在毫無預兆下,推出新一輪措施調控樓市」等強硬立場,已成為高懸於有意無意推高樓價的人頭上一把十分鋒利及有威懾力的達摩克里斯劍。如今你唯恐別人不知,大大聲地強調「不應該以過於重手的政策大力打擊樓價」,那豈不是收起那把鋒利無倫的達摩克里斯劍,完全放棄那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的威懾力?兩年來一條一條越來越辣的遏抑樓市措施,就有如一個一個包圍圈,眼看就可收緊合圍,將不覊的樓價短中期降服,現在竟然自己打開一個缺口,讓它逃脫,豈非為山九仞,功虧一簣?
 
那些話,不講好過講。講是嚴重失言,曾特首的思想水平實在太低,也實在太不懂為君之道了,連「天威莫測」這個手段都不懂使用,難怪他6年以來的施政連連失誤,無力解決香港當前的重大問題。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