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博客 > 功。德。言 返回
地產 政治 經濟 軍事 社會民生 管理、銷售與推廣 營商 思辯 文史哲 媒體 教育 法律 生活隨筆 旅遊 舊文新編 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 香港的致命傷 中原往事 其他
瀏覽人次:3276    回應:0
功。德。言
狄志遠參加補選,志在鎅票?
王文彥
怡居地產常務董事及
中原地產創辦人
2016年1月16日

湯家驊辭任立法會議員一席的空缺,將於228日舉行補選。本來任期祇有半年左右的議席理應不大吸引,卻惹來至今已最少有3名候選人角逐,分別為公民黨的楊岳橋、民建聯的周浩鼎和現任將軍澳區議員的獨立候選人方國珊。據悉,去年退出民主黨、標榜走第三條路組成所謂新思維的狄志遠也會宣布參選;最後,連本土派的本土民主前線亦可能派出成員參戰。

 

對於狄志遠的可能參加補選,鄭經翰評論道:

 

直至截稿之前,仍未見狄志遠正式報名參選,盡管早前他接受傳媒訪問時,聲稱指他參選目的在鎅票是侮辱,但事不離實,倘若狄志遠真的宣布參選,除了受命鎅票之外,其他一點實際政治意義也沒有。

 

對於泛民和建制派兩大陣營而言,今次補選絕對是你死我亡的價值之戰和位置之戰,因為按照目前立法會的分組點票制度,在地區直選的組別,泛民佔18個議席,比建制派多一席,但湯家驊辭任後,若泛民未能補選勝出,議席便落在建制派手中,連同在功能組別的多數優勢,建制派將可輕易改變遊戲規則,屆時泛民關鍵少數地位一定不保,連阻擋惡法通過的能力也失去,建制派肯定從此可以予取予攜。故此,今次補選對泛民與建制兩大陣營而言,極具戰略性意義,誰勝誰負,都會影響大局,是名副其實今年暑假立法會大選的前哨戰。』

 

脫離民主黨自立門戶、標榜自己走所謂第三條路的新思維創黨主席狄志遠參選,目的卻明顯不過,就是充當中聯辦的走卒,實行鎅票,企圖分化泛民的力量,讓票源集中的建制派可在中聯辦的指揮下,擊倒代表泛民的公民黨楊岳橋。狄志遠以為自己過去在民主黨取得的光環,仍然有一定市場,明知這次或下次參選均毫無勝算,卻仍為一己政治私利,甘願充當建制派的走卒,企圖搶去部分支持民主卻不知底蘊的選民,分薄泛民共同推舉和支持的楊岳橋的票源,為建制派候選人周浩鼎開路。』

 

『今次補選,泛民與建制兩大陣營對壘,方國珊和本土民主前線的候選人(倘若參選的話)都非勝敗關鍵,更不是主要敵人;盡管客觀作用而言,他們同樣有鎅票的功效,但最具破壞力和欺騙性的肯定是出師無名、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狄志遠,從任何角度考慮,他的「忽然」參選,都祇會對香港的民主大業有害無益!』

 

如果狄志遠真的參加補選,鄭經翰的說法有道理嗎?

 

要解答這個問題,得審視狄志遠脫離民主黨而另立「新思維」這個山頭前後的言行。

 

去年910日,剛獲民主黨批准退黨的狄志遠表示,正籌組的新組織將代表中間溫和選民,並積極考慮參與新界東立法會補選,及一定參與今年立法會選舉。他坦言新組織要代表中間聲音,並以務實解決問題為目標,而他們與泛民、建制及政府都有很多合作空間。

 

狄志遠的政治伙伴黃成智在旁補充,對於中央希望香港有「忠誠的反對派」,若是指對國家民族和香港忠誠,但當政府有問題便要反對,他絕對接受這身份。對於香港的「忠誠的反對派」,中央是希望他們能對香港特區政府的施政小罵大幫忙,主流是為特區政府的施政保駕護航。果如此,「忠誠的反對派」這種立場與香港建制派大同小異,甚至本上相同。黃成智的說法,顯示以狄志遠和他為首的「新思維」完全願意接受擔當那個意義上的「忠誠的反對派」角色。

 

去年928日,狄志遠及黃成智,宣布成立參政平台「新思維(Third Side)」,聲言正在籌備委員會階段,20161月正式成立政黨。副召集人黃成智於記者會表示,除了現時香港社會的泛民或建制的既有立場,「新思維」可走新的「第3條」路,以「溫和、理性及務實」為原則。他強調香港須保持高度自治,但不能背棄中華民族,應「義不容辭」貢獻國家。

 

他又說,會積極考慮參與任何選舉,包括來年的立法會選舉及新界東選區補選;黃成智指出,「新思維」成員希望能參與管治香港,亦期望獲政府委任工作,實踐理念及維護香港核心價值。黃成智毫不掩飾「新思維」這個政團成立的目的,不是為了論政,而是為了「參與管治香港及期望獲政府委任工作」。甚麼工作?當然不是低級工作,而是重要的諮詢委員會委員,以至委員會主席、行政會議成員那一類工作。

 

去年重陽節之日(1021日),雖是假日,狄志遠與黃成智等一眾「新思維」成員不辭勞苦地求見(非被約見)特首梁振英面談施政。

 

「新思維」成立以還,狄志遠不斷努力爭取類似政治取向的由前公民黨員湯家驊牽頭的民主思路,以及由民主黨李華明出任召集人的未來@香港合作,希望新興的第三條路線可以結集力量。

 

從上述「新思維」頭頭的言行去看,他們急於在政壇上有所表現及急於在政府架構上謀求重要職位的意向,溢於言表。為了達到這些目的,他們是願意付出必要的政治代價的。梁振英對他們禮數週到,但對他們的想求就沒甚麼明確表示。看來無論是中央還是特首,對「新思維」還是有所保留,最低限度認為他們功不至於值得封官許願。面對這個困境,「新思維」有必要立一些大功,作為給中央及特首的見面禮。

 

從這個角度去考量,鄭經翰所言有一定的道理。且讓我們拭目以待,看看狄志遠會否最終參加補選。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會員登入
登入ID 或 網名
密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