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搵樓/成交 放盤 數據公佈 地產新聞 地產博客 置業手冊 背景 / 聲明 / 聯絡我們 繁體簡體English
地產 政治 經濟 軍事 社會民生 管理、銷售與推廣 營商 思辯 文史哲 媒體 教育 法律
生活隨筆 旅遊 舊文新編 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 香港的致命傷中原往事其他
瀏覽人次 : 6355    回應 : 0
功。德。言
比較滿意的文章選集(320)
王文彥
怡居地產常務董事及
中原地產創辦人
2015年10月31日

陳志雲記者會所為何來?(1)

(原文發表於2010329)

 

不少人都說318日陳志雲在記者會的發言(見附文)「好深」、「好玄」。其實他的發言是深不了,玄不了,發言之所以似深似玄,無非因為有較多的弦外之音。

 

「自312日至今,我一直沒有公開露面,主要是因為經過311日和12日兩天,我看見大家盡忠職守的採訪表現,令我憂慮到,如果在一個沒有事先安排好的情況下而公開現身,可能會影響到傳媒界朋友自身的安全,及引起混亂,導致其他使用同一公共空間或私人空間的朋友帶來不便。」

 

        陳志雲突然被廉署拘捕,扣上手銬,還要在眾多同事、下屬注目之下被押回無視電視城協助搜查文件。這種醜態和羞辱,對向來高高在上的陳志雲當然是一種傷痛,需要一定的時間療養。上述的發言片段,是巧妙的為自己因養傷而無從露面的困境遮掩。

 

「所以我希望藉著這個有秩序的安排,能夠滿足到大家的工作需要,往後的日子大家就不再需要守候在我家門口前。這麼多天以來,辛苦了大家。」

 

        對記者狗仔隊式的追逐和纏繞不著痕跡地揶揄一番,但同時又表示理解和同情,令人不致反感。

 

「由於案件仍在調查中,所以我不能夠提及任何細節。」

 

        細節未必對陳志雲有利,不談為妙。上述講法是避談細節的最佳藉口。

 

「在312日,為什麼在我離開ICAC總部時,會戴上口罩呢?其實是因為我知道有很多傳媒界朋友在外守候,所以我臨離開時嘗試整理一下自己的儀容;可惜,我不小心被剃刀刮傷臉頰。我戴上口罩,就是希望避免大家誤會,我面上的傷痕,是來自ICAC的。」

 

        陳志雲講的可能是實情。但更可能的是,陳志雲離開廉署總部時,內心有霎時的心怯,不敢以真面目面對公眾,故不自覺地戴上口罩遮掩。事後反省,早前理直氣壯地責備愛將崔建邦於上庭時戴上口罩,不敢無遮無掩示人,自己稍後卻蕭規曹隨,實在難以自圓其說;再者,戴口罩反映內心的怯弱,記者會卻要示人以強。要將兩種矛盾統一及補救備受損害的個人形象,最好莫過於借記者會好好解釋當時為何要戴上口罩。

 

「大家在傳媒裏看到的報導,不一定是事實。在12日至17日期間,所有報道都指出,我是藏身於家中。不過,事實不是這樣,這段期間我依然有跟朋友交往,外出用膳,不止17日給部分傳媒影到那一晚,我還去了到公立醫院覆診呢。而其他與事實不符的報導,我就不一一舉例說明了。」

 

        陳志雲舉一個例去證明讀者在「傳媒裏看到的報導,不一定是事實」,他說的報導,自然包括他和愛將們的貪腐,以及種種負面消息。陳志雲對報導的處理,顯示了高明的以偏概全。

 

「我想和大家講,我生活得好好,不要為我憂慮,但講到底,我的生活是否完全無起到變化呢?這一點是無可能的。但是,想深一層,有哪一個人的生活,是從來沒有遇上過變化的呢?如果你都遇上了一些變化,一些莫名其妙的變化,請你不要驚、不要亂、不要放棄。」

 

        「我生活得好好」,是示人以強,示人自己處變不驚;「不要驚、不要亂、不要放棄」,不但進一步示人以強及顯示自己處變不驚,還暗中鼓勵涉案的愛將同樣要示人以強及處變不驚;「遇上一些莫名其妙的變化」,可以令人身敗名裂的變化,居然是莫名其妙的,那陳志雲自然是清白無辜。這是大師巧妙地不著痕跡地卻著意地傳達給社會大眾的重要訊息。

 

待續 -

 

 

附文

 

陳志雲記者會發言全文

 

大家好,自312日至今,我一直沒有公開露面,主要是因為經過311日和12日兩天,我看見大家盡忠職守的採訪表現,令我憂慮到,如果在一個沒有事先安排好的情況下而公開現身,可能會影響到傳媒界朋友自身的安全,及引起混亂,導致其他使用同一公共空間或私人空間的朋友帶來不便。

 

所以我希望藉著這個有秩序的安排,能夠滿足到大家的工作需要,往後的日子大家就不再需要守候在我家門口前。這麼多天以來,辛苦了大家。

 

如先前Ivan (鄧律師所言,由於案件仍在調查中,所以我不能夠提及任何細節。不過,有一些你們感興趣的事,還是可以一提的。

 

例如:在312日,為什麼在我離開ICAC總部時,會戴上口罩呢?

 

其實是因為我知道有很多傳媒界朋友在外守候,所以我臨離開時嘗試整理一下自己的儀容;可惜,我不小心被剃刀刮傷臉頰。

 

我戴上口罩,就是希望避免大家誤會,我面上的傷痕,是來自ICAC的。

 

大家在傳媒裏看到的報導,不一定是事實。在12日至17日期間,所有報道都指出,我是藏身於家中。不過,事實不是這樣,這段期間我依然有跟朋友交往,外出用膳,不止17日給部分傳媒影到那一晚,我還去了到公立醫院覆診呢。而其他與事實不符的報導,我就不一一舉例說明了。

 

在這裡,我由衷地向連日來,對我發過無數短信、問候、關懷、支持及表示信任的朋友,深表謝意。

 

當然,我亦要好感謝,旺角花墟那位賣碌柚葉的老闆,多謝你的買一送一。

 

我想和大家講,我生活得好好,不要為我憂慮,但講到底,我的生活是否完全無起到變化呢?這一點是無可能的。

 

但是,想深一層,有哪一個人的生活,是從來沒有遇上過變化的呢?如果你都遇上了一些變化,一些莫名其妙的變化,請你不要驚、不要亂、不要放棄,因為:「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多謝大家的支持、關懷和鼓勵。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