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搵樓/成交 放盤 數據公佈 地產新聞 地產博客 置業手冊 背景 / 聲明 / 聯絡我們 繁體簡體English
瀏覽人次 : 14151    回應 : 2
弼尖言論
拆解大戶動向 避開投資陷阱
 
王弼
專業投資者
香港奧國經濟學院院長
易方資本首席經濟師
2017年1月26日

  透視大戶行為,散戶是否可以做到?很多散戶認為自己只會成為大戶點心,奧國學院創辦人兼院長王弼及易方資本投資總監兼基金經理王華合力推出一個新的課程,針對散戶的盲點,教大家如何看穿大戶動向,令大家不要贏粒糖輸間廠,學識「逃」才能「生」。當然課程會教大家拆局及實戰,以在波動市况中賺錢。

  王弼表示,今次課程包含了宏觀至微觀部分,好似今次致力透過奧國經濟學,讓同學們能從政府操控的制度外,以另一角度了解這個經濟環境。他舉了一個滑雪論,「自己第一次去滑雪時,教練先會教跌倒也不需要受傷,之後學在跌倒後如何起身,之後才逐步學花式。」投資也是一樣,在做專業投資者前,要學識「跌市」出現前會出現的環境,大家可以避開自己是最後一輪的音樂椅。

王弼:投資如滑雪 先學識跌

  在宏觀經濟中最重要是國家貨幣政策,特別是聯儲局及一些國家官員的言論背後目的,如何正確地解讀,才令自己的投資避開相關陷阱。好像在訪問期間王弼落盤平好倉,不過沒有反手做淡倉,原來因為美元轉弱,有機會令資金流回亞洲有關,故該課程也會教學生們看貨幣走勢的影響,從而投資者可以了解中間套牢,不要成為政策及大戶的點心。

  最重要是不止局限於港股,也可以從一些經濟走勢中睇清楚國與國之間貨幣關係,從而覓到投資機會。他上周在《投資王道》中提到,中國走資問題,在人民幣匯價下跌的同時Bitcoins上升了,要領略中間的關係便要聽王弼剖析官員言論學炒貨幣及債券。還要判斷現時是否處於牛市抑或熊市,令大家可以在熊市也可以賺錢。

王華:沽空非大戶專利 散戶須懂「拋空」

  除了王弼教你「觀覽天下,俯瞰群山」領略貨幣及利息引發經濟問題外,另一名對冲基金經理王華就深入淺出在課程中教大家拆局,王華表示,自己也是由散戶開始的,知道一眾小投資者的通病。教大家如何看大戶操盤,即使自己不是搭順風車,也可以避開一些陷阱。「小弟當年第一次出國,第一次自己開車出城,感覺就很像第一次做拋空,豁然開朗,心曠神怡,視覺突然由二維變了三維,是人生其中一個重要的轉捩點。投資技術從此高速提升,隨即後悔為什麼從來沒有嘗試拋空。」他表示,投資不只是長倉,還有空倉,「沽空一方面每分每秒挑戰你的自信心,也每分每秒衝擊着你引以自豪的市場觸覺,挑戰着你的EQ,令你徹夜難眠,大家可以以為沽空是大戶專利,但我認為散戶更要學,今次也會教大家,由當日的掛牌次序、大小、速度,有時候我們可以猜到哪一 間券商正進行拋空。同時,在拋空數據如此透明的現今社會,令拋空者身分分鐘都有被挾空倉的危險。因此,懂得拋空的人看同一部報價機的同一個畫面,是有多一層至兩層體會的。」王華道。他表示,習慣用左腦思考長倉買入股票,不妨試用右腦作短線沽空正股,左右腦都受過訓練後,你會發現1+1遠遠大於2。

  至於很多小型公司的蠱惑招數,王華略知一二,不單是中小型股,其實很多長倉基金及對冲基金也是有問題,課程會教大家如何在成千上萬隻基金中揀到好基金經理及表現遠遠會落後的基金。

忽略愈多股票 市場盲點愈多

  不停用微積分的微分把上市分司管理層的行為拆件,拆到最小,然後用積分將其下一步或幾年後的場景重組。當你了解你的股票到一定程度,「車人合一」的境界就依稀會出現。若還是沒有出現,就不如抱頭大睡在夢中重組案情。有些投資者會因為曾經被某一股票傷害過,而絕不回頭再看這股票,王華表示不同意這看法,因為每隻股票都散發出和其他股票的連動性,忽略得愈多股票,場景盲點愈多。而且學費既然付了,真應更仔細領略當中的密碼,成功拆局可能只在身邊。

  現時,股票投資者必睇大利市機,但當中可否從小小報價及買賣盤路,看出大戶及機構性投資者之後動作呢?王華表示,會教授大家由一點盤路,分析到線面,可以立體重現相關人士的行為及想法,王華也會與學生們分享相關知識。

經濟及投資應用班

  《明報》和香港奧國經濟學院和易方資本合辦「經濟及投資應用班」,由投資高手王弼及知名基金經理王華親授投資技巧,《明報》讀者1月27日前可獲優惠價格報名折扣,不容錯過,詳情及報名 http://link.mingpao.com/49122.htm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1. John 2017-01-27 00:58:29
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可以報名上王SIR堂,真幸運。
2. 解決香港困局的關鍵是培養發展主張“一國一制”的力量 2017-02-20 19:56:25

    現在許多人關心和討論下屆誰當特首,不少人也表達了對新特首的種種期望。然而事實上,誰當特首並不是關鍵,輿論環境不轉變,政治邏輯陷阱不破除,香港的困局就不會解開,誰當特首都是然並卵,這還是輕的。更嚴重而又越來越有可能的發展是,中央和地方的對立張力不斷加強,直至無法控制,最終以一種激烈的形式爆破。這個時候,問題是解決了,但香港本身將付出高昂的代價(中央當然也有代價,但可承受)。現在的香港人,即使所謂建制派,不是看不到或不相信這個結果,就是看到了也相信了,卻不知從何解決。至於中央,我相信是一定看到了也想到了解決辦法,而這個辦法並不能公而行之,所以要數年以後,才會有人明白原來如此。

 

    形成香港困局最大的政治邏輯陷阱就是“一國兩制”:既然實行“兩制”,就意味著官方也承認和不得不宣傳香港制度的優越性和特殊性,這裏的“官方”包括地方和中央。香港地方當局自然不遺餘力地宣揚“兩制”(其實就是香港一制)的優越性和帶來的特殊好處,而中央出於種種原因至少對於這種宣傳是默認的,甚至也時有公開配合。那麼就形成了一個政治邏輯陷阱:既然我的“一制”已經這麼好,要“一國”何用?要我“額外”地支持“一國”,只能是基於重大的特殊利益和好處,例如各種“讓利”和“惠港”政策,與及在這“一國”中特殊的超然的人上人身份和優越感,等等。

 

    問題在於,“讓利”和“惠港”政策不是不可持續,就是會帶來其他問題,或者功效遞減,“自由行”就是一例。同時,不斷的“讓利”和“惠港”,只會不斷加深香港人自認特殊和高人一等的心理,完全無益而且大大有害于香港的人心回歸。更進一步地,香港相對於內地的衰落是不可避免的歷史大趨勢,因為香港的崛起和繁榮就是多種歷史因素的偶然組合,所以回歸常態是必然的。必然衰落的趨勢下,卻同時助長越來越強的特殊身份特殊要求,現實和欲望如此背離造成的不滿以至怨恨,才是最近20年反對派力量不降反升的最重要的社會基礎。

 

 

    古代先賢早有教誨:法取乎上而得乎中,取乎中而得乎下。大意是,法律或政策即使是基於很好的目的,通常也只能得到中間的結果;如果只是基於中等的目的,那就註定只能得到糟糕的結果。“一國兩制”的設想如果是“取乎中”的話,現在的困局就幾乎是“得乎下”了。要“得乎中”,只能“取乎上”;要實現穩定成功的“一國兩制”,必須在香港社會培養發展主張“一國一制”的力量。只有香港社會內部主張“一國一制”的聲音也大到一定程度,反對派才會恐慌和收斂,而中間派即主張“一國兩制”才會成為鞏固的主流。

 

 

    而要培養發展主張“一國一制”的力量,現有所謂的“建制派”,不管什麼黨派,統統是靠不住的,因為他們都是現制度下的既得利益者,也是政治投機者和牆頭草,不可能主張和支持“一國一制”。可以考察和培養的力量是由反占中產生的一些新興團體和人物,例如“幫港發聲”,“保衛香港聯盟”和周融等。這些團體和人物比較接地氣,動員能力強,辦法也多。隨著中國的發展一日千里,對中國制度本身的優越性的研究也越來越多,越來越有說服力,和二三十年前完全不同了。對內地制度的種種負面印象,其實大部分是反對派長期妖魔化宣傳灌輸所至,並不難揭穿(因為中國的巨大飛躍本身就足以警醒一切尚未完全喪失判斷事實和邏輯能力的人)。所以宣傳“一國一制”,不僅具有充分可行性,更是為2047年早作準備,完全必要,正當其時。當然,宣傳策略上應該講究,一開始不宜直接主張“一國一制”,而應代之“學習內地長處”等香港人容易理解和接受的說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