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博客 > 資深會員專欄 返回
瀏覽人次:22219    回應:22
資深會員專欄
占士夜話(七):特朗普,您的名字是什麼?
 
占士
占士日記版主
占士日記投資集團總裁
投資策略研究群(協會)發起人
地產,股票投資交流群群主
2016年11月15日

昨晚和幾位老友晚飯,當然,離不開最近熱門的特朗普當選相關話題。

大家認為,特朗普當選令人們擔心,美國步入新的貿易保護主義時代會對全球經濟造成破壞性影響。

事實上,部分分析人士在想,特朗普會不會把競選過程中作出的強硬貿易承諾放在次要位置上,而集中精力推行減稅和旨在促進美國經濟增長的基建計畫——自上週二美國大選以來,這種可能性對市場起到了提振作用。

特朗普的顧問、紐約投資人士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上周向美國媒體表示:“不會發生貿易戰的。”

特朗普曾在競選過程中威脅稱,要對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徵收稅率為45%的關稅。經濟學家們抓住這句話不放,稱此舉可能引發與中國的貿易戰。對此,羅斯辯稱道,人們誤解了特朗普這句被廣泛援引的話,它只能算是談判的戰術。

羅斯表示,這一數字可能是基於一項認為人民幣匯率被低估了45%的研究結果。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已表示,人民幣的估值是合理的。美國官員也指出,中國政府最近對匯市作出的任何干預,都旨在延緩一輪由市場驅動的人民幣貶值,這可以說是對美國有益的。

雖然升級為全面貿易戰的前景存疑,但這並不意味著特朗普政府打算對華採取溫和立場。

特朗普承諾,要在上任百日內指示美國財政部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雖然此類舉措在很大程度上將是象徵性的、對貿易幾乎沒有什麼即刻影響,但這麼做幾乎肯定會引發中國的強硬反應,迅速加劇雙方之間的緊張態勢。

 

特朗普入主白宮之後,美國出現反特朗普潮,而且覆蓋範圍甚廣,甚至有幾個州份,包括加州等有人要脫離美國,雖然,最後成事的機會不大,但這股反特朗普熱潮將越演越烈,分裂與仇恨將急速提升,這亦會是大多數人意料之外的,由特朗普當選而引起的所謂“黑天鵝”事件。

 

有朋友曾經預計,如果特朗普當選將引發一系列的“黑天鵝”事件在美國國內,乃至全球產生不同程度的震盪。如果震盪太大將會應驗了我朋友的預言,美國之後不再有帝國,就算震盪程度不令到美國分裂,也會令到美國元氣大傷,在國際的影響力大大降低,要恢復昔日的光輝是不大可能的了,世界格局將重新調整。。。。。。。。。。。

 

我們在聊得興高采烈的時候,部長為我們端上了一碟賣相不錯的燒鵝,我們一嘗覺得味道實在非常好,我問部長,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秘制燒“黑天鵝”? 部長笑而不語。於是大家異口同聲的說:我們真有口福呀! 乾杯。。。。。哈哈哈

 

這一刻,我腦子想著,特朗普,您的名字是“黑天鵝”。

 

各位師兄師姐,您們認為特朗普,您的名字是什麼?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會員登入
登入ID 或 網名
密碼
1. 孟波 2016-11-15 16:15:40
干預變成幹預,又係簡轉繁後果?
2. 占士 2016-11-15 17:00:47

孟波兄,是的,已經修改,謝謝!

3. 無奈 2016-11-15 17:36:45
如果香港是一面鏡子,美國走勢可以預期。
4. Taiwaner 2016-11-16 09:26:44
他以撕裂族群為選舉的手法, 來當選, 對美國是最不好的影響。美國一直以來都是靠著吸引各個民族的頂尖人物移民美國,促使美國繁榮, 現在反其道而行, 美國其實氣數已盡。。
5. MMC 2016-11-16 10:57:22
占士兄,特朗普是一個生意佬。讀新聞得知很大可能沒有巴菲特等人的才華,但生意佬做事只有一個底線,不能蝕,不是對公司,而是對自己!

所以,同佢談判,可能不按牌理(如果沒有摸淸底),隨時離枱或突然接受條件。

未來數年會有很多新鮮事!
6. 引刀一快 2016-11-16 17:58:19
但生意佬做事只有一個底線,不能蝕

MMC兄,高見。
7. 占士 2016-11-17 10:46:00

無奈兄,謝謝您的意見。在下同意香港和美國有部分相似的地方,但不同的地方有很多,發展的走勢可以是截然不同的。我曾經問朋友,香港的遊BB現象和美國的特朗普現象有什麼相同的地方?朋友說這是沒有比較的,您認為呢?

 

Taiwaner兄,“以撕裂族群為選舉的手法, 來當選”是一般攻擊他的說法,或者這樣說:他以出位的言論獲得白人基層及很多對現政府不滿者的支持,擊敗以美國精英階層支持的,被認為是延續奧巴馬政策的對手希拉蕊。他本人來自美國精英階層,但選擇了代表基層大眾,他言論出位,有人說他大嘴巴亂說,有人卻認為他敢於把真相說出來!美國內部的分裂,是一直存在的,特朗普的言論的確令這種分裂加劇。說特朗普當選將引發一系列的“黑天鵝”事件,是因為他不按常理做事,他又是一個強勢領導者,所以我們預計在他領導下的美國會引起美國國內,乃至全球的政治,經濟極大的震盪。

美國是否氣數已盡,現在言之過早。不過他對世界的影響力一定隨著中國的強大而降低,這也是美國管治精英最不想見到的。所以有人把令美國變得再次強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這個夢寄託在特朗普身上。

 

MMC兄,刀兄,特朗普是生意人沒錯,他的資產比不上巴菲特等人也是事實,不過在下認為不能以累積資產的能力去判定一個人的才華。生意人以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為目標在美國及西方社會普遍被認為是正確的,偉大的政治家應以大多數人的利益為奮鬥目標。而成功的政治家是懂得平衡社會上各方面的利益,所以說政治是一門妥協的藝術。特朗普能否令美國變得再次強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或加速美國的沒落就真的拭目以待了!哈哈哈

8. 占士 2016-11-22 14:49:43

上個週末,朋友參加了一個在北京舉行的財經峰會,部分內容供各位朋友參考:

 

以下為魯比尼在本次峰會上發言實錄

 

魯比尼:大家上午好,我感到非常的有幸能夠來到這裡,非常感謝主辦方邀請我參加這麼好的一個峰會,可以說來的是正當其實,美國大選之後美國經濟各級各個方面的政策有很多的疑問,對於全球的影響也非常感興趣,這是我今年第四次來到中國來到北京,這是一個非常偉大的國家,也是第二大的經濟體,不久之後會成為第一大的經濟體,而且是崛起的經濟和地緣政治的力量,我非常高興來到北京能夠表達我的觀點,同時向各位去學習,更好的理解國際經濟以及我們面臨的形勢。

 

我們看一下全球經濟發生了什麼,同時我們看看民粹對於全球化有什麼樣的不利影響。

 

我們也可以看到全球很多地方都發生了這樣的影響,現在在全球經濟當中可以說現在是弱增長的態勢,我們說這是一種新平庸的態勢,現在經濟的低速增長已經維持太長的時間,影響了太多的時間,這是一種所謂的新平庸,中國當然可能叫“新常態”,薩姆斯先生叫做“停滯”,我說這是不正常,經濟弱增長是不正常的。

 

而且我們看到國際金融危機以後不管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潛在的增長裡都在放緩,而且幾年來實際的增長都是在低於潛在的增長率,這是由於去杠杆的作用,全球的金融危機並不是一個傳統的衰退,它更多是由公私兩個領域的高負債高杠杆導致的,而且這樣一個時期可能需要十年去杠杆,也就是說我們要更多的儲蓄,更少的消費,這樣使得公有和私有部門更好的儲蓄。

 

一開始是在美國和英國去杠杆,樓市和信貸市場都出現了簫條,第二是歐洲和歐元區,公有和私有部門都是負債過高,第三個是在2013年開始啟動的去杠杆,就是在2013年錢流到了新興市場,是因為中國增長10%,因為這邊的話有一種叫做大宗商品的超週期,而且由於這種金融的危機在發達國家利率基本上為零。所以說資本到新興市場去逐利,而且是銀根放鬆的話,也導致公有和私有部門過度的借貸,在新興市場包括在中國也出現了。

 

現在的話去杠杆也很痛苦,因為2013年之後,全球經濟的阻力也從原來是順風,現在成了逆風前行的狀態,中國不再10%的增長,6%7%的增長,甚至更低,大宗商品的超週期也在結束,美聯儲的話也是有可能加息,而且有很多的資本也在離開新興市場。而且這樣的話經濟增長也在放緩,在新興市場也會出現,我們說這種去杠杆的第三波在新興市場正在出現。

 

那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之下的話,我們的經濟增長率較低,這是我們說全球經濟第一個層面,而且它的總需求也是缺乏需求,投資也不興旺。另外的話還有一個低通脹,甚至說通縮的情況,就是說全球的經濟增長都是很疲弱的。

 

在全球經濟第二個就是公有和私有部門的債務和赤字拖累了經濟,不管是實際還是潛在的增長。

 

第三個方面就是現在收入不均的現象更加的加劇,不只是在發達國家,在發展中國家都是這樣的情況。這樣的話會牽涉到很多複雜的因素,甚至有一些是由貿易和移民在發達國家的體現,另外是新技術現在越來越使資本密集型,同時要求更強的技能,同時是勞動不那麼密集的工作,這樣的話導致比如像服務業的話也是在損失工作的機會,也就是不只是低技術,而且中等技術水準的人也在失業。

 

這樣的話有一些所謂叫做超級明星的效應,另外的話還有是由政治、經濟的力量來去決定了,就是那種政經的精英他們能夠獲得更大的收益,也就是說收入沒有上升,債務上升,而且貧富差距增加,這樣的話使得發達國家出現了民粹的這種反彈,反制全球化,包括全球貿易,另外就是勞動力的流動和移民,甚至說資本的流動現在也是出現了受限的情況,也就是說由於民主主義,外商直接投資也受到了影響,甚至技術的話也在通過機器人技術來去影響到大家的工作崗位和收入。

 

另外的話,互聯網也是在導致跨境的技術流動出現了限制,那現在可以說這種對於全球化的反動,實際上是使得各國的政治出現了影響,包括民粹。

 

還有就是對比如說像美元、歐元,還有IMF這些國際組織也都是受到了民粹主義之下經濟政策的影響,也就是你不希望把你的國家權力讓渡給超國家的機構。

 

現在如果我們去考慮這一點,也就是民粹主義的增長以及對於全球化的反制,這也是發達國家的一個重大問題,不管說美國還是英國,在經濟上來講都比歐元區要更好,在過去幾年都是這樣。而且在美國和英國的失業率從10%降到了5%,而且工作機會的創造也是很強勁的,而且說英美大概2.5%的一個實際收入的增長率。

 

在歐元區其實經濟形勢沒有這麼好,美英的經濟比較好,其實的情況是怎麼樣的?因為英國是擔心,比如說像波蘭等等這些移民,公投脫歐,在美國大選期間希拉蕊、克林頓被認為是向左派。另外的話大家覺得說美國是在全球化當中吃虧了,特朗普的話所謂的叫做右派,為白人的藍領爭取權利。另外就是在美國大選當中大家支持特朗普,這就是美國和英國經濟上比歐元區好一些,而且歐元區的話增長沒有2.5%,而是1%,甚至有很多週邊的國家只有1%,比如說希臘,還有其他國家,南歐的話,失業率20%之多,在其他的地方平均也是10%的失業率。

 

那這樣的話,就是說這種超國家的發展以及說移民等等這些事情在美英已經非常突出,民怨很大,到底以後民粹主義這些極端的政黨不管是左派還是右派上臺之後,再比如說西班牙還有義大利、葡萄牙還有希臘等等一個一個上臺,現在有極右的勢力上臺的話,他們是反移民、反歐元、反歐盟等等,像比如說德、澳、瑞典以及挪威等等很多的地方都是在一個一個的興起。

 

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就是因為我們作為經濟學人,我們認為說移民、貿易、全球化都是好事,而確實他們是好事,因為在過去的50年來,哪些國家能夠去更好的融入到國際經濟中都會表現的更好一些。比如說過去是發達國家,現在是亞洲,包括中國,還有很多的新興市場,但是大家也會忘掉,在基本的貿易理論當中你在去做貿易的時候,肯定有人歡喜有人憂,有人贏有人輸,比如贏得了資本,贏得了利潤,20%25%的這些人的話就是有技術有教育有文化,那麼這些人通過他的人力資本能夠在全球經濟當中獲利。

 

如果你是一個技能低下或者中等技能的人,藍領工人或者白領工人,貿易的全球化可能會傷害到你。全球化怎麼讓所有人收益,一方面要將贏家的錢轉到輸家手裡,或者我們對人力資本進行投資,使他們進行培訓和教育,或者我們提供免費的公共服務,對富人收費提供更多的醫療、教育以及失業保險,這樣確保全球化惠及所有人,哪怕受到全球化影響的這些人,他們也能夠在全球化以及數位化的經濟中能夠繁榮,過一個好的生活。

 

我們經常講到輸家,他們已經有政治上的組織了,比如在英國他們脫歐,比如說美國也是有這樣的相應的組織,現在未來上臺,我們看到在歐洲也有這樣的呼聲,所以不僅僅是在先進的國家,同時在新型市場裡面,也是有對於貿易這塊的一個抨擊,全球化的抨擊和倒退。如果沒有辦法來解決這樣的問題,民粹主義將會破壞整個全球化的貿易,包括開放的以及互聯的經濟中的全球化。

 

在美國最近特朗普當選,實際上目前他們還在選到底他的相應諮詢人員,以及內閣的成員是誰,唯一我們不知道就是到底真正的一個特朗普是什麼樣的,這裡面極端來說有兩種特朗普,到底他上臺之後有可能非常激進的民粹主義的精神,這樣的話將會完全破壞整個全球活動,將會建立起貿易的壁壘,同時也會進行全球化的一個退步。

 

或者說他也可能變得更加的溫和,雖然說有一些民粹主義的政策,但是也許會有更加主流經濟的政策,大家可以看到現在可能還是太早了,還沒有辦法去看到底就是說他是一個務實主義者,還是比較激進的主義者。

 

如果他的經濟政策是一個民粹主義的政策的話,將會給美國以及全球的經濟帶來很大的影響,在貿易方面,基本上不會比如說對TPP或者TTIP,跟歐洲這塊的協議進行支援,他將跟墨西哥有這樣一個貿易的戰爭,同時他也說對中國的商品要收50%的關稅。

 

 

如果按照這樣的貿易政策,這是一個所謂的貿易戰,因為中國、墨西哥是美國的貿易合作夥伴,他們肯定做視不管,他們也會進行反擊,對美國產品的收關稅,比如美國產品進入到中國亞洲其他國家,在1930年底的時候,當時也是有高的關稅,然後推動了貿易戰,實際上使得整個經濟出現了一個衰退,出現了崩潰,有可能重蹈30年代的覆轍,這也是極端保護主義民粹主義的精神,會推動去全球化。

 

第二個他的移民政策也可能非常激進,他也說要建立墨西哥和美國之間的一個長城,同時他也說對於那些非法的移民和工人,要把他們驅逐出去,這些實際上是給美國的經濟提供了相應的一些支持的,這些將會使得經濟下滑放緩,同時不僅僅是影響到美國,還有其他的國家。

 

他的財政政策也可能是非常的激進的,比如說對國防這方面進行更多的相應的一些開支,還有比如說進行稅收的減免等等,公共的財政將會進一步上升,這些也會使得美國的債務成為一個不可持續的趨勢。他也說,就是任何一方面的,比如說金融體系的監管,比如推翻奧巴馬養老的醫療保險的體系,比如說支持能源、以及國內的能源在美國國內的生產,同時比如說道德弗朗克法案,他想推翻掉,支持華爾街,所有的改革有可能過度了,也有一定的潛力,如果真的出現這樣政策的話將會出現很大的一個傷害。

 

同時在美聯儲他說有一個鷹派管理美聯儲,這塊比如說進一步的緊縮,這塊也會影響到全球,影響到整個美國經濟發展。當然這是極端版本的特朗普,也許他將更加溫和、主流的政策,一般在跟中美關係這塊有一個人進行競選的時候,比如雷根、克林頓還有小布希等等,都出現這樣的狀況。

 

在他們競選總統的時候都對中國特別的嚴厲,說沒有人權、沒有民主,有比如說傾銷以及貨幣的操縱等等,後來在他們上臺之後他們發現中國是第二大經濟體,是一個超大的國家,不能夠欺負中國,哪怕美國的總統也不敢欺負中國,所以他們就會進行更加建設性的態度對待中美關係。

 

我們也希望特朗普上臺之後會跟中國建立起更加建設性的關係,也會認識到這種單方的貿易戰將是非常具有破壞性的,同時也會認識到沒有TPP的話,那麼實際上對於美國這塊跟亞洲太平洋的合作,就將是沒有根基的,這個對美國的經濟會帶來損害,我們將拭目以待。

 

這是美國的狀況,還有其他的狀況,歐元區的增長是非常平庸的,整個失業率太高了,增長率太低,還有通貨緊縮的問題,要實現一個可持續的經濟增長。在歐洲還沒有看到,而且另外我們看到在歐元區也可能出現相應的風險,比如經濟以及政治這方面的一個分化,尤其是在脫歐之後逐步的由於整個歐洲的政治存在的分化,有可能使得經濟上的分化或者更大的分化產生,會有更大的分化還是更小的分化呢,也取決於法國的一些大選、德國的大選、以及歐洲其他國家的狀況。

 

對於歐洲以及對於全球經濟來說,如果歐盟能夠在一起成為一體化還是更好的,歐盟不去崩潰還是更好的一件事情,否則的話歐元區的崩潰將會帶來非常大的破壞。

 

當然也可能會反向的發展,2013年新興市場發展非常快速,但是最近也出現了一個下滑,從2013年以後,尤其是中國的增長放緩,從10%6%的一個增長率,還有大宗商品的超級週期的減少,還有美聯儲這種退出零利率的政策,所以新興市場的增長出現了放緩。但中國的增長還是非常強勁的,但是就像其他的發言人提到的,中國也要進行自己的結構化的攻擊性的改革,使得出口更多的轉向國內的消費,從勞動密集型到資本密集型的增長,從數量到品質這方面的轉變,這個是未來的方向。

 

這個方向我覺得是雄心勃勃的,但是我個人覺得很多供給側的改革在中國的進度並沒有實現最優秀的進度,方向是對的,但是進度太慢,還是有過多的杠杆、庫存還有產能,而且可能說的更多,做的更少一點,因為政策制定者目前也在非常集中於國內的政治問題,比如反腐的問題,比如說外交政策,還有一些供給側的改革,現在經常是在放到後面的,它的實施可能比其他的要更慢一些。

 

當然好消息是說中國這塊也的確有很好的一個均衡的增長,比如說股票市場,這塊出現崩盤了等等,出現了一個狀況,還是比較少的一個概率。但是中國每次出現放緩的時候每次進行資金的注入,引來更多的杠杆、產能的增加,這樣的話在兩到三年之後,這個過多的金融資金又會出現一個硬著陸,或者是非常不太平緩的著陸,所以這些改革的確是要能夠很好的做,而且要非常快速的做,因為中國所做的不僅是對中國,還有對亞洲,對新興市場,包括這些有貿易和金融相關的一些國家,還有整個全球經濟都有很大的影響。

 

總的來說我想談幾點全球的經濟可以說是喜憂參半,我們有不錯的進展,技術的上升,新興市場的發展,還有更大的貿易和全球化的一體化帶來的機遇,所以要有一個自由的、更加開放的全球化,有更多的人力以及貨物、服務的自由流動,這樣可以很好的推動全球化的發展。

 

但是總是有輸家和贏家,輸家有更多政治上的組織,因此有很多的反彈和激烈的反應,就像1930年時候的激烈反應變得非常的嚴重,最後就導致了帶來了一個經濟和政治方面的影響,所以不僅是發達國家,以及這個新興國家,我們都需要有相應的領導者推動更加多的合作,更多的溝通,還有各國之間的政策更加的協調,這樣才能夠推動一個非常好的全球貿易以及金融的體系更加開放,要比之前更加開放,因為這種對於全球化的反擊和反彈可以說將會傷害到整個新興市場和全球經濟,謝謝大家的聆聽。

9. 占士 2016-11-23 16:20:55

特朗普以反對全球化、特別是承諾改變或是退出美國現有貿易協定、並且扼殺籌備中貿易協定的競選綱領,當選了美國總統。

在大選開始前,《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已然處於困境之中;特朗普的獲勝似乎給了它致命一擊。與此同時,《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夥伴關係協定》(TTIP)如今似乎也將胎死腹中。

準確的說,是如果只考慮美國的參與程度的話。美國人把重心轉向國內對世界其他地區意味著什麼,目前不得而知。有人認為,缺少美國對國際經濟一體化的領導,將助長各地保護主義——特別是在英國退歐造成保護主義破壞性影響之後——並削弱那些希望保持經濟開放、甚至進一步開放經濟的人的意願。他們將以歐洲為例——歐洲與加拿大的自由貿易協定上個月勉強通過,而且是帶有條件的。

 

但是,還有另一種可能,美國和英國反全球化的勝利,會刺激其他人更加努力地繼續降低國家貿易壁壘。

比如紐西蘭總理約翰•基(John Key)。在上周於利馬召開的亞太經合組織(APEC)峰會上,他公開發誓要推進太平洋地區的貿易一體化。他建議,調整協定內容以增加對特朗普政府的吸引力——包括,開玩笑地,把該協定命名為《特朗普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rump-Pacific Partnership)——但更重要的是,他明確表示TPP其他夥伴國應該認真考慮,在沒有美國參與的情況下繼續推進該協定。秘魯總統也告誡不要實行保護主義和放棄TPP

與此同時,北京方面對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作出機敏的反應——鼓勵有可能被特朗普一腳踢開的TPP夥伴國跟中國一道建立一個包括中國在內的自貿區。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已經加入了多個區域貿易計畫,這些計畫正開始被吹捧為TPP的替代品。澳大利亞對這一將美國剔除在外的舉動表示出了興趣。

10. 占士 2016-11-24 19:59:18

今天天氣一下變得非常寒冷,有位對特朗普當選看到很淡的朋友寫了一篇文章,供大家參考,希望大家看完不要讓他嚇倒:

 

 

在美劇《權力的遊戲》的世界裡,冬天往往數十年不來,但一來就會是持續多年的的酷寒與戰亂。劇中的國民已經度過了幾十年的夏天,冬天對他們來說只是一個傳說。但他們不知道的是,王國北境之外的氣溫已開始驟降,異鬼們正在集結,而寒冬正在到來。

 

在現實世界裡,其實也存在著長約5060年的大週期,經濟學裡稱之為康波週期:

 

首先是約為15年的衰退期;

然後是近20年對新技術及工程的大量投資,其間經濟快速發展而進入繁榮期;之後10多年是過度建設而造成的混亂期;

最後導致下一次大衰退和地緣及經濟格局的重新洗牌。

 

自工業革命(1771)第一個長週期以來,我們已經歷了4個長波,包括蒸汽及鐵路時代(1829)、鋼鐵電力及重工業時代(1875)、石油汽車與量產時代(1908年)及資訊與通信時代(1969)。

 

長週期末端的混亂時代

 

而我們現在可能正處於一個康波週期末端的混亂時代,過去幾十年的發展建設及全球化浪潮已經見頂,而新的智慧技術革命才剛開始冒頭,還遠沒到收穫期。在這個格局混亂的時代,接下來出現一次大蕭條也許是大概率事件。

 

而這次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很可能具有標誌性的意義。作為美國建國以來首位一路殺到白宮的政治局外人,不可能完全靠他個人魅力,而是他這個點所在的座標發生了整體性的位移。

 

二戰之後的這個長週期,雖然途中有波折,但以北美和西歐為首的價值觀(自由、民主、理性、開放及包容)一直是世界的主流,美國則是守護著這個文明之光的燈塔。

 

但現在這束光芒正在式微。特朗普迎合低學歷和低收入階層的反智、低俗、種族主義及販賣仇恨的戰略大獲成功,反映的是深不見底的社會斷層、全球化的終結及即將到來的經濟寒冬。有人說,我們害怕的不是特朗普,而是選出特朗普的數千萬選民。

 

社會格局的斷層

 

這次美國大選和之前的英國退歐公投很像,投票前都是一邊倒地預測理性建制派會贏,但結果卻是激進的反對派大勝。究其原因,主要是因為這個社會正在分裂成互不相關的大斷層:

 

首先是地域斷層,尤其是超大城市與偏遠區域之間的裂變。

 

其次是學歷及代際之間的斷層,主要是高學歷年輕人與低學歷中老年人之間的裂變。

 

地域間贏家通吃的局面在新的產業結構下正在加劇,大城市在人才、資源、經濟及政策上的積聚效應讓強者愈強。比如十年前在北京或上海買了房、落了戶的年輕人現在的資產和就業機會已經和小城鎮的同齡人有了天壤之別。在美國,地域斷層裡的紐約、芝加哥、洛杉磯等大城市自成一個世界,和小城鎮及農村基本沒有交集。

 

學歷和代際的斷層主要源自於新的產業革命,以前傳統行業能一直保證就業,但現在正在被科技帶來的新業態(比如網購,網約車和網路銀行)所顛覆,導致經濟格局一邊是海水、一邊是火焰。這也是大週期轉折時代的獨有特徵:守著舊有業態的人的中老年中產階級江河日下,看不到未來;而搭上新浪潮的高學歷大城市年輕人則在高歌猛進。

 

老週期裡的既得利益者要維護現有格局,而新週期下的革新者要做破壞性創新。這種矛盾現在隨處可見,比如租車司機與優步之間,還有實體店與網店之間。最近國內計程車對網約車的勝利就和馬車產業當年在汽車時代初期的掙扎非常相似。

 

地域和代際斷層的結果就是大城市受過高等教育的年輕人覺得有未來大有希望,而傳統行業的中堅階層(美國普通人實際收入現在比10年前要低)反而產生了憤慨和被拋棄感,變得激進和不理性。

 

這次大選的結果就是發達城市一邊倒地支持希拉蕊,而支持特朗普的偏遠欠發達地區則成功地進行了農村對城市的包圍。發達大城市幾乎全部支援希拉蕊,而中部各州卻一片飄紅。在學歷上,大學及以上學歷的只有33%支持特朗普,但沒上過大學的選民對其的支持率則高達51%。這樣的投票分佈和英國退歐公投時幾乎如出一轍。

 

在這次大選中,挺希拉蕊的與支持特朗普的人幾乎沒有交集、各自斷層之間的選民往往互不相識,也就造成了主流社會對選舉結果的錯誤預測和震驚。我在美國的朋友全部支援希拉蕊,但有朋友告訴我紐約的租車司機很多都是特朗普的支持者。英國公投時身在倫敦的我也沒有一個朋友是支持退出歐盟的,唯一認識一個想退歐的人是我的理髮師,她說聽說退歐之後經濟會下行、房價會跌,這樣她就可以便宜點買房。

 

這次美國大選和英國退歐很可能只是一個開始,而全球的社會斷層還在不斷加劇,接下來的接下來的義大利公投、法國的大選等等也充滿著變數。社會斷層之間的衝突往往會帶來強人執政及經濟蕭條,也許我們的寒冬正在到來。

 

避免浪漫主義

 

對於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我們要避免一種成功就是合理的幻覺和事後自我安慰的解釋,上一個長週期前段的希特勒和墨索里尼也都是被不滿現狀的低收入階層一票一票投上臺的。對未來也要避免一種浪漫主義的幻想,不能自我安慰說也許情況並沒有那麼糟糕。

 

說到希特勒,我們可以聊一聊喬治·索羅斯是怎樣在二戰中度過童年的。1944年春天納粹的坦克不費一槍一彈“和平”地開進布達佩斯的街道以後,城裡的猶太社區裡仍有不少樂觀幻想派,他們相信納粹在別處已經節節敗退,所以入侵不會太久,而且歐洲其他地區猶太人遭迫害的報導不太可能是真的。戰爭會很快結束,生活會恢復正常。

 

但冰冷的現實不會因為美好的期待而改變。在接下來的12個月裡,有40萬布達佩斯的猶太人被殺害。

 

而索羅斯的爸爸經歷過一戰的洗禮,他非常清楚戰爭的殘酷,也一直關注納粹的發展。他知道情況可以壞到什麼程度,早在二戰初期就開始著手準備保護全家性命。

 

他逐漸將不動產變賣殆盡,準備了數個藏身之所。他告誡自己和家人:這是個無序的佔領,正常的法律不適用了。你得忘掉在正常社會裡的行為,因為這是個不正常的環境。他動用了一切可以動用的關係,和諸多揮金如土之舉來作準備,比如賄賂官員為索羅斯買到了一個“非猶太人官員兒子”的身份,可以平安出入農業部;為索羅斯辦了一個假身份證,改名換姓。最後索羅斯一家躲過了這個滅族的冬天,成就了未來的對沖基金之王。

 

如果我們在這樣劇烈的社會斷層裡埋頭幻想一切都會好的,也許就和1944年布達佩斯的幻想派們毫無二致。

 

對未來的幾點判斷

 

在這個全球比爛的時期,對未來我有這麼幾個判斷。

 

第一是全球經濟會長期波折。

 

傳統行業也許過剩和低效,但是他們擁有既有格局的壁壘;新科技也許有美好的明天,但他們現在還是燒錢的主。在長週期中的混沌時期,新舊產業格局的衝突會產生巨大的內耗,我們要做好全球經濟會長期波折的準備。

 

我們繼續說一下租車的例子。初略算一下,全國城鎮人口約7億,平均千分之三的話計程車就是210萬輛,每輛兩個全職司機就是420萬,間接影響(家人及行政人員)約1000萬,而中國現在通過立法限制網約車來保護這1000萬人的利益。

 

一百多年前的馬車其實也是如此:1865年英國國會制定了通行歐洲的紅旗法,規定汽車不能快過馬,汽車前方幾米遠的地方要有一個人搖紅旗以警告路人。汽車和馬車會車時得停車為馬車讓路。美國加州則要求汽車司機必須在任何路過馬匹的300英尺外停車。有的城市不讓汽車在大路上行駛。而馬車鋪的老闆則對汽車痛恨不已,常教唆兒童向汽車扔石塊。

 

第二是全球地緣衝突會加劇,在美國不願再做世界員警、全球化退潮及極端宗教主義抬頭的背景下,中東和北非可能會持續動亂、亞洲可能會有局部戰爭、而歐盟有可能會分崩離析。

 

而各國內部,分裂運動也可能加劇,比如蘇格蘭就可能會從英國獨立。今年夏天我曾在蘇格蘭自駕近1500公里,一路再偏遠也能看到藍色的蘇格蘭國旗甚至歐盟的旗幟,卻沒有看到一面英國國旗。這樣的民意,也許很說明問題。

 

第三是應該持續看好城市型國家或者超大城市。

 

如果不打戰,精英聚集、包袱較輕的城市型國家轉型會相對容易。比如新加坡,最近就給無人駕駛試驗開了綠燈,而且國家基金也在大力投資人工智慧。瑞士也是好例子,年中全民公投理性地拒絕了國家給所有公民每月發錢的提案。

 

而很多大國卻被社會分裂所拖累,各個斷層間的語境與價值觀都不一樣。比如美國的東西海岸和中間的生銹帶、英國倫敦和英格蘭中部的老工業區。但大國裡的超大城市還是會由於積聚效應的加速和新產業帶來的利好而有較好的發展。

 

那麼蕭條期該怎麼做?也許可以聽一下經營之聖稻盛和夫講的道理。他說企業就像竹子,克服蕭條就好比長了一個竹節,能讓企業變得更強壯。如果企業不經歷蕭條,只一味成長,沒有節,就會脆弱沒韌性。其實個人何嘗不是一樣。我們還可以學習索羅斯他爸在1944年寒冬來臨之前的所作所為:不做幻想派、做好充分的準備、積極行動、不墨守成規。

 

在《權力的遊戲》第六季結尾處,大學城用白色烏鴉做信使飛向國境南北,宣告了冬天的來臨。而斯塔克家族的子女們在歷經磨難之後重掌北境,瓊恩和珊莎在城牆上笑看飛雪。他們早就知道冬天會到來,因為他們的家訓是“寒冬將至”,而他們的城堡叫做“臨冬城”。

 

如果看了害怕的朋友可以現在趁樓價高位賣出部分,以過寒冬!哈哈哈

11. CD ROM 2016-11-25 17:36:53
突然醒起董伯伯金句:陳生,貴姓呀?
12. 引刀一快 2016-11-25 20:49:22
CD ROM兄

魯豫,貴姓呀?
13. 引刀一快 2016-11-25 20:51:10
特朗普係姓氏,名字係當勞。
14. 占士 2016-11-29 16:01:55

兩位師兄,有人認為,特朗普你的名字是狂人!特朗普認為自己是唯一一個可以令美國再次強大的人,但他的瘋狂思想及行為,有可能令到美國乃至全球經濟由地獄到天堂,又再由天堂回到地獄。

15. 占士 2016-12-12 15:50:02

一位英國朋友發來的文章,供各位參考:

 

習近平將會出席於達沃斯召開的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或許習近平的行程只是告訴我們,他也屈服於一種虛榮,這種虛榮驅使全球精英人士赴瑞士滑雪小鎮,在享用香檳和精美點心的同時展示他們的智慧。然而,習近平將在下月的論壇上唱主角也反映這個世界的某種變化。美國當選總統唐納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希望讓美國擺脫掉自己在全球的責任。中國可能會抓住這個缺口,走上世界舞臺的中心。

2016年讓西方感到不安的民粹主義無法與1848年歐洲興起的革命浪潮同日而論。儘管最終革命者失望至極,但那一年的“民族的春天”對舊制度的基礎造成衝擊。而如今的反叛者通過投票箱攫取了權力。

話雖如此,被哄得相信秩序和可預見性是自然狀態一部分的冷戰後的一代人,依然受到極大的震動。權力不再屬於我們以前認為的人。即便在不斷蔓延的民粹主義塵埃落定之前,我們已看到一幅截然不同的圖景成形。正是這股民粹主義大潮,讓特朗普勝選,也讓英國公投脫歐。

特朗普仍然讓所有人捉摸不透。他每次做出在國內外事務上向較為溫和的立場傾斜的姿態,都會有深夜從特朗普大廈(Trump Tower)頂層發佈的憤怒Twitter帖子相對應。從未有人指責特朗普用詩句競選。隨著時間的推移,他似乎更不可能以散文治國。

在這些突然轉向和Twitter上的狂轟濫炸當中,也有一兩點始終不變。億萬富翁們將會減少納稅,外國政策將採取厚顏無恥的民族主義。許多美國人將全球規則和固定聯盟視為對美國實力的削弱而非增強,特朗普就是其中的一員。多邊主義是為懦夫準備的。地緣政治與生意沒有什麼不同。特朗普希望做交易。

當然,他認為在一個規則作為國際關係通貨可能被取代的世界裡,美國可以不止是守住陣地,這是正確的。美國仍然是唯一的超級大國——其他所有國家制定外交政策時都應考慮這一點。但另一方面,拋棄盟友、與俄羅斯總統弗拉基米爾•普京(Vladimir Putin)之類的人做交易不太可能促進美國的戰略利益。

這就是習近平在達沃斯的機遇。中國早在特朗普之前就不信任冷戰後的秩序。但現在將是一位美國總統降下“美國治下和平”(Pax Americana)的帷幕。與特朗普支持的“美國優先”的貿易和安全政策相比,中國政府呼籲建立“國際關係新模式”不再顯得是在試圖顛覆西方自由秩序。

相反,中國可以將自己塑造成全球治理的守衛者和開放貿易體系的火炬手。習近平支持巴黎氣候變化協定,捍衛國際社會與伊朗簽署的核協定,並在亞洲擴大貿易自由化,驟然之間,“壞人”突然變成了“好人”。至於中國在南中國海上的軍事動作,現在是特朗普威脅要撕毀讓臺灣海峽保持數十年和平的中美諒解。

要理解全球秩序的解體,第一步是明白新的地緣政治版圖將不會以直線繪就。當共同規則被彼此競爭的大國的交互影響取代的時候,多邊主義不再井然有序。或許特朗普的想像是,由美國、中國和俄羅斯共同管理世界。障礙是它們的利益更多時候會發生衝突而非保持一致。與普京就敘利亞問題達成協議將意味著美國把勝利送給伊朗。放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將會鼓勵美國在該地區的盟友在經濟上與中國融合。

 

不,新秩序將會充滿曲折、區域協定以及交叉重疊、有時彼此衝突的聯盟。印度將會宣稱佔有一席之地。歐洲同樣如此。

特朗普一向不太喜歡美國的北約(Nato)盟友。不消說,歐洲在2017年將繼續被內部麻煩纏身。這裡的經濟增長不足以安撫那些被全球化拋在後面的人們的憤怒情緒;移民為民粹主義者提供了口實;英國退歐將會吸走政治能量。法國仇外的國民陣線(National Front)的領導人馬琳•勒龐(Marine Le Pen)希望借著特朗普勝選和英國公投退歐的勢頭問鼎愛麗舍宮。

如果勒龐贏得法國大選,那就可能一切都完了。還有一個即便目前不太可能但也許會成真的情景是,歐洲開始復蘇,經濟加速增長,移民人數企穩。最重要的是,弗朗索瓦•菲永(François Fillon)要在法國勝選,同時安格拉•默克爾(Angela Merkel)第四次連任德國總理,並恢復由法德提供動力的歐洲合作模式。

無論是哪種場景,世界的新秩序將不再井然有序。然而,中國面臨著機遇。經典的地緣政治理論認為,在老牌和新興大國發生衝突的時候,新貴是破壞穩定的力量。當精英們在達沃斯年度論壇上沾沾自喜地互相祝賀的時候,如果習近平以穩定代言人的姿態出現,那將有點諷刺。

16. 占士 2017-01-13 12:46:36
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在即,「特朗普效應」會否轉眼即逝?很大程度視乎特朗普是否言行一致。須知許多政客往往言過其實、侃侃而談及誇大其詞,反而從商的特朗普理應言行一致,實實在在地發表言論,然而他快將貴為總統,必須透過政治協商才可落實政策,即使共和黨已控制國會參、眾兩院,一般估計推動及落實特朗普政綱最快仍需9個月,且看特朗普在這9個月裏如何維持國民和投資者的期望及團隊士氣。
17. 占士 2017-01-13 12:55:46
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在當選後第一個記者會就與記者「擦出火花」。他否認俄羅斯掌握他「黑材料」的報道,又點名批評新聞機構發報假新聞,並一再阻止相關機構記者提問。

還有不夠十日正式就任美國總統特朗普,在紐約召開當選後首場記者會,焦點落在傳媒美國新聞網絡和網媒Buzzfeed,報道情報部門指,他被俄羅斯掌握「黑材料」,「捉著痛腳」。

特朗普否認之餘,更向相關傳媒「發炮」:「我認為這是恥辱,向公眾發布虛假、從未發生的資料。至於BuzzFeed,這一堆「垃圾」作此報道,我認為他們將承受後果,他們正承受了。至於美國有線新聞網絡,用他們的方法堆砌。」

特朗普所指的,是美國有線新聞網絡周二引述消息報道,華府情報官員早前向特朗普匯報,俄羅斯掌握有關他個人和財務的「黑材料」,但沒有談及實際內容。網媒BuzzFeed之後公布「黑材料」內容,包括特朗普在俄羅斯被拍下的召妓片段,但內容未經查證。

特朗普在記者會上批評情報部門容許有關指控外洩可恥,又多次拒絕有線新聞網絡的記者提問。

特朗普稱:「發問吧,發問吧。不,不是你,不是你。你的機構糟透了,你的機構糟透了,發問吧。安靜,安靜,發問吧。她正在提問,別無禮,別無禮,別無禮。我不會讓你提問,我不會讓你提問,你的是假新聞。」

美國有線新聞網絡在記者會後發表聲明,強調報道經過仔細求證,報道手法與BuzzFeed完全不同。

美國情報部門主管克拉珀則否認局方洩密;俄羅斯亦否認手上有特朗普的「黑材料」。

18. 占士 2017-01-19 22:18:03

瑩姐認為特哥應與中方做朋友!

 

美國候任總統特朗普的就職典禮將在華盛頓時間週五舉行,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今日表示,中美共同利益遠大於分歧,雙方應努力做朋友和夥伴,避免成為對手和敵人。她表示,中美合作可辦成許多有利於兩國以至世界的大事,雙方應透過合作讓各國獲益,實現互利共贏。

 

特朗普參選總統期間多次炮轟中國,外界擔心中美關係將步向不明朗。被問到對於特朗普就任後的中美關係發展有何期待,華春瑩坦言,中美存在一些「具體問題和分歧」,只要雙方透過對話深入瞭解彼此意圖,避免誤解誤判,並以建設性方式妥善管控分歧,就可避免這些具體問題和分歧幹擾中美關係發展大局。

 

華春瑩又指,中國與奧巴馬政府在過去8年,於高層和各個級別保持密切的交往,中美關係取得重要和積極的進展。中國期待與美國新一屆政府努力,繼續秉持不衝突不對抗,互相尊重,合作共贏原則,努力拓展中美合作,令中美關係取得更大發展。

19. 占士 2017-01-20 12:37:05

特朗普這兩天真的好鬼忙!

特朗普成為第45任美 國總統的就職活動今天已正式展開,華府各地都為就職 典禮做準備,以下是就職相關活動時間表。 119 美國當地時間早上1035分:林肯紀念堂( Lincoln Memorial)表演開跑。「全民之聲」(Voices of the People)是長達一整天的公開演唱會第一項演 出,華府消防局翡翠協會風笛隊(DC Fire Department Emerald Society Pipes and Drums)、共和黨印度教 聯盟(Republican Hindu Coalition)、高中軍樂隊 和合唱團等團體都是表演嘉賓。 中午1230分:特朗普與國會領袖、內閣提名人和白 宮資深員工一同用午餐。 下午330分到4時:特朗普和副總統當選人彭斯( Mike Pence)前往阿靈頓國家公墓獻花,悼念陣亡將士 下午4時到6時:特朗普將在林肯紀念堂的第2項活動 「讓美國再次偉大!歡迎慶祝會」(Make America Great Again! Welcome Celebration)中致詞。演出者 有鄉村歌手托比凱斯(Toby Keith)和李格林伍德( Lee Greenwood),音樂會將以煙火畫下句點。 120 早上830分:特朗普、彭斯和他們的家人預期會前 往離白宮不遠的聖約翰聖公會教堂(St. John's Episcopal Church)做禮拜。 總統歐巴馬和第一夫人蜜雪兒(Michelle Obama 將迎接特朗普和他的妻子梅蘭妮亞(Melania)到白宮茶 敘,之後車隊前往國會山莊。 早上930分:就職典禮音樂表演在國會山莊西翼 舉行,表演者有火箭女郎舞蹈團(The Rockettes)。 國會議員、美國最高法院法官、外交官和民眾將會 出席。還有前總統卡特(Jimmy Carter)、小布希( George W. Bush)和柯林頓(Bill Clinton),以及特朗普競選對手希拉蕊.柯林頓(Hillary Clinton)。 前總統老布希(George H.W. Bush)因為健康欠佳 ,將不會出席就職典禮。 早上1130分:開幕演說。宗教領袖進行禱告活動 。彭斯將在最高法院法官湯瑪斯(Clarence Thomas 面前宣誓就職。 中午12時:最高法院大法官羅伯茲(John Roberts )帶領特朗普宣讀誓詞就任。他將把手放在林肯( Abraham Lincoln)用過的聖經上,以及他母親在他 1955年紐約主日學初小(Sunday Church Primary School,暫譯)畢業時所贈的聖經。之後,特朗普將發表 就職演說。 16歲的古典跨界流行音樂歌手小賈姬(Jackie Evancho)將獻唱國歌。 中午1230分:典禮結束。特朗普和彭斯將按照傳統 ,出席國會山莊舉辦的午餐會。 下午3時到5時:總統就職遊行。新上任的總統和副 總統沿(Pennsylvania Avenue)賓夕法尼亞大道步行 前往白宮,2.4公里的沿途會有約8000人參加。 晚間7時到11時:特朗普、彭斯和他們的妻子將在3 官方就職舞會上露面,其中2場將在華盛頓會議中心( Walter E. Washington Convention Center)舉行,另 1場則在國立建築博物館(National Building Museum )。 121日: 早上10時到11時:特朗普和彭斯將參加在華盛頓國家 大教堂(Washington National Cathedral)舉行的跨 宗教國家祈禱禮拜會。

 

 

華府市中心地區還在為就職大典作最後準備工作,估計有數十萬人會聚集觀禮。

 

 

20. 占士 2017-04-21 14:43:44

有朋友表示,周特朗普對待中國貨幣的政策發生驚人逆轉,揭示了美國政府對於外匯問題的矛盾看法,並可能導致這位總統因背棄競選承諾而遭到政治反彈。

上週四,特朗普背棄了要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的標誌性誓言,在他最受關注的競選承諾之一上,態度發生了180度的轉彎。

這只是周的一系列大轉彎之一,包括一項說北約不再“過時”的聲明,以及對美聯儲主席倫的態度更加熱情——這似乎讓她明年再次獲得任命變得可能。

21. 占士 2017-04-21 14:47:18

中國對這一決定表示歡迎,稱這將推動兩國經貿關係“更加平衡發展”。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盧康表示:“中方無意通過貨幣競爭性貶值刺激出口,人民幣不存在持續貶值的基礎。”

22. 占士 2017-04-21 16:35:22

特朗普的確是一個很有趣的人。自“習特會”取得了審慎而充滿互敬的成功以來,特朗普接連幾天對此事津津樂道。上周的《華爾街日報》採訪中,他說“兩人非常合得來,簡直是彼此欣賞”。會議時間可以證明這一點,首場會談原定為1015分鐘,但最後持續了三個小時;第二天也是如此,10分鐘的會談持續了兩個小時。另外一場活動的記者會中,他主動談到,“你們知道,我真的喜歡並且尊重習近平主席。他很棒。我們在佛羅裡達一起渡過了很長時間,他是一位非常與眾不同的人”。當被問及考慮到競選期間對中國發表的激烈言辭,他是否想過能與中國的領導人有著這樣的關係,特朗普簡潔地回答到“沒有”。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