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博客 > 資深會員專欄 返回
瀏覽人次:17005    回應:19
資深會員專欄
占士夜話(七):特朗普,您的名字是什麼?
 
占士
占士日記版主
占士日記投資集團總裁
投資策略研究群(協會)發起人
地產,股票投資交流群群主
2016年11月15日

昨晚和幾位老友晚飯,當然,離不開最近熱門的特朗普當選相關話題。

大家認為,特朗普當選令人們擔心,美國步入新的貿易保護主義時代會對全球經濟造成破壞性影響。

事實上,部分分析人士在想,特朗普會不會把競選過程中作出的強硬貿易承諾放在次要位置上,而集中精力推行減稅和旨在促進美國經濟增長的基建計畫——自上週二美國大選以來,這種可能性對市場起到了提振作用。

特朗普的顧問、紐約投資人士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上周向美國媒體表示:“不會發生貿易戰的。”

特朗普曾在競選過程中威脅稱,要對從中國進口的商品徵收稅率為45%的關稅。經濟學家們抓住這句話不放,稱此舉可能引發與中國的貿易戰。對此,羅斯辯稱道,人們誤解了特朗普這句被廣泛援引的話,它只能算是談判的戰術。

羅斯表示,這一數字可能是基於一項認為人民幣匯率被低估了45%的研究結果。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已表示,人民幣的估值是合理的。美國官員也指出,中國政府最近對匯市作出的任何干預,都旨在延緩一輪由市場驅動的人民幣貶值,這可以說是對美國有益的。

雖然升級為全面貿易戰的前景存疑,但這並不意味著特朗普政府打算對華採取溫和立場。

特朗普承諾,要在上任百日內指示美國財政部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雖然此類舉措在很大程度上將是象徵性的、對貿易幾乎沒有什麼即刻影響,但這麼做幾乎肯定會引發中國的強硬反應,迅速加劇雙方之間的緊張態勢。

 

特朗普入主白宮之後,美國出現反特朗普潮,而且覆蓋範圍甚廣,甚至有幾個州份,包括加州等有人要脫離美國,雖然,最後成事的機會不大,但這股反特朗普熱潮將越演越烈,分裂與仇恨將急速提升,這亦會是大多數人意料之外的,由特朗普當選而引起的所謂“黑天鵝”事件。

 

有朋友曾經預計,如果特朗普當選將引發一系列的“黑天鵝”事件在美國國內,乃至全球產生不同程度的震盪。如果震盪太大將會應驗了我朋友的預言,美國之後不再有帝國,就算震盪程度不令到美國分裂,也會令到美國元氣大傷,在國際的影響力大大降低,要恢復昔日的光輝是不大可能的了,世界格局將重新調整。。。。。。。。。。。

 

我們在聊得興高采烈的時候,部長為我們端上了一碟賣相不錯的燒鵝,我們一嘗覺得味道實在非常好,我問部長,莫非這就是傳說中的秘制燒“黑天鵝”? 部長笑而不語。於是大家異口同聲的說:我們真有口福呀! 乾杯。。。。。哈哈哈

 

這一刻,我腦子想著,特朗普,您的名字是“黑天鵝”。

 

各位師兄師姐,您們認為特朗普,您的名字是什麼?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會員登入
登入ID 或 網名
密碼
1. 孟波 2016-11-15 16:15:40
干預變成幹預,又係簡轉繁後果?
2. 占士 2016-11-15 17:00:47

孟波兄,是的,已經修改,謝謝!

3. 無奈 2016-11-15 17:36:45
如果香港是一面鏡子,美國走勢可以預期。
4. Taiwaner 2016-11-16 09:26:44
他以撕裂族群為選舉的手法, 來當選, 對美國是最不好的影響。美國一直以來都是靠著吸引各個民族的頂尖人物移民美國,促使美國繁榮, 現在反其道而行, 美國其實氣數已盡。。
5. MMC 2016-11-16 10:57:22
占士兄,特朗普是一個生意佬。讀新聞得知很大可能沒有巴菲特等人的才華,但生意佬做事只有一個底線,不能蝕,不是對公司,而是對自己!

所以,同佢談判,可能不按牌理(如果沒有摸淸底),隨時離枱或突然接受條件。

未來數年會有很多新鮮事!
6. 引刀一快 2016-11-16 17:58:19
但生意佬做事只有一個底線,不能蝕

MMC兄,高見。
7. 占士 2016-11-17 10:46:00

無奈兄,謝謝您的意見。在下同意香港和美國有部分相似的地方,但不同的地方有很多,發展的走勢可以是截然不同的。我曾經問朋友,香港的遊BB現象和美國的特朗普現象有什麼相同的地方?朋友說這是沒有比較的,您認為呢?

 

Taiwaner兄,“以撕裂族群為選舉的手法, 來當選”是一般攻擊他的說法,或者這樣說:他以出位的言論獲得白人基層及很多對現政府不滿者的支持,擊敗以美國精英階層支持的,被認為是延續奧巴馬政策的對手希拉蕊。他本人來自美國精英階層,但選擇了代表基層大眾,他言論出位,有人說他大嘴巴亂說,有人卻認為他敢於把真相說出來!美國內部的分裂,是一直存在的,特朗普的言論的確令這種分裂加劇。說特朗普當選將引發一系列的“黑天鵝”事件,是因為他不按常理做事,他又是一個強勢領導者,所以我們預計在他領導下的美國會引起美國國內,乃至全球的政治,經濟極大的震盪。

美國是否氣數已盡,現在言之過早。不過他對世界的影響力一定隨著中國的強大而降低,這也是美國管治精英最不想見到的。所以有人把令美國變得再次強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這個夢寄託在特朗普身上。

 

MMC兄,刀兄,特朗普是生意人沒錯,他的資產比不上巴菲特等人也是事實,不過在下認為不能以累積資產的能力去判定一個人的才華。生意人以自己的利益最大化為目標在美國及西方社會普遍被認為是正確的,偉大的政治家應以大多數人的利益為奮鬥目標。而成功的政治家是懂得平衡社會上各方面的利益,所以說政治是一門妥協的藝術。特朗普能否令美國變得再次強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或加速美國的沒落就真的拭目以待了!哈哈哈

8. 占士 2016-11-22 14:49:43

上個週末,朋友參加了一個在北京舉行的財經峰會,部分內容供各位朋友參考:

 

以下為魯比尼在本次峰會上發言實錄

 

魯比尼:大家上午好,我感到非常的有幸能夠來到這裡,非常感謝主辦方邀請我參加這麼好的一個峰會,可以說來的是正當其實,美國大選之後美國經濟各級各個方面的政策有很多的疑問,對於全球的影響也非常感興趣,這是我今年第四次來到中國來到北京,這是一個非常偉大的國家,也是第二大的經濟體,不久之後會成為第一大的經濟體,而且是崛起的經濟和地緣政治的力量,我非常高興來到北京能夠表達我的觀點,同時向各位去學習,更好的理解國際經濟以及我們面臨的形勢。

 

我們看一下全球經濟發生了什麼,同時我們看看民粹對於全球化有什麼樣的不利影響。

 

我們也可以看到全球很多地方都發生了這樣的影響,現在在全球經濟當中可以說現在是弱增長的態勢,我們說這是一種新平庸的態勢,現在經濟的低速增長已經維持太長的時間,影響了太多的時間,這是一種所謂的新平庸,中國當然可能叫“新常態”,薩姆斯先生叫做“停滯”,我說這是不正常,經濟弱增長是不正常的。

 

而且我們看到國際金融危機以後不管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潛在的增長裡都在放緩,而且幾年來實際的增長都是在低於潛在的增長率,這是由於去杠杆的作用,全球的金融危機並不是一個傳統的衰退,它更多是由公私兩個領域的高負債高杠杆導致的,而且這樣一個時期可能需要十年去杠杆,也就是說我們要更多的儲蓄,更少的消費,這樣使得公有和私有部門更好的儲蓄。

 

一開始是在美國和英國去杠杆,樓市和信貸市場都出現了簫條,第二是歐洲和歐元區,公有和私有部門都是負債過高,第三個是在2013年開始啟動的去杠杆,就是在2013年錢流到了新興市場,是因為中國增長10%,因為這邊的話有一種叫做大宗商品的超週期,而且由於這種金融的危機在發達國家利率基本上為零。所以說資本到新興市場去逐利,而且是銀根放鬆的話,也導致公有和私有部門過度的借貸,在新興市場包括在中國也出現了。

 

現在的話去杠杆也很痛苦,因為2013年之後,全球經濟的阻力也從原來是順風,現在成了逆風前行的狀態,中國不再10%的增長,6%7%的增長,甚至更低,大宗商品的超週期也在結束,美聯儲的話也是有可能加息,而且有很多的資本也在離開新興市場。而且這樣的話經濟增長也在放緩,在新興市場也會出現,我們說這種去杠杆的第三波在新興市場正在出現。

 

那在這樣的一個情況之下的話,我們的經濟增長率較低,這是我們說全球經濟第一個層面,而且它的總需求也是缺乏需求,投資也不興旺。另外的話還有一個低通脹,甚至說通縮的情況,就是說全球的經濟增長都是很疲弱的。

 

在全球經濟第二個就是公有和私有部門的債務和赤字拖累了經濟,不管是實際還是潛在的增長。

 

第三個方面就是現在收入不均的現象更加的加劇,不只是在發達國家,在發展中國家都是這樣的情況。這樣的話會牽涉到很多複雜的因素,甚至有一些是由貿易和移民在發達國家的體現,另外是新技術現在越來越使資本密集型,同時要求更強的技能,同時是勞動不那麼密集的工作,這樣的話導致比如像服務業的話也是在損失工作的機會,也就是不只是低技術,而且中等技術水準的人也在失業。

 

這樣的話有一些所謂叫做超級明星的效應,另外的話還有是由政治、經濟的力量來去決定了,就是那種政經的精英他們能夠獲得更大的收益,也就是說收入沒有上升,債務上升,而且貧富差距增加,這樣的話使得發達國家出現了民粹的這種反彈,反制全球化,包括全球貿易,另外就是勞動力的流動和移民,甚至說資本的流動現在也是出現了受限的情況,也就是說由於民主主義,外商直接投資也受到了影響,甚至技術的話也在通過機器人技術來去影響到大家的工作崗位和收入。

 

另外的話,互聯網也是在導致跨境的技術流動出現了限制,那現在可以說這種對於全球化的反動,實際上是使得各國的政治出現了影響,包括民粹。

 

還有就是對比如說像美元、歐元,還有IMF這些國際組織也都是受到了民粹主義之下經濟政策的影響,也就是你不希望把你的國家權力讓渡給超國家的機構。

 

現在如果我們去考慮這一點,也就是民粹主義的增長以及對於全球化的反制,這也是發達國家的一個重大問題,不管說美國還是英國,在經濟上來講都比歐元區要更好,在過去幾年都是這樣。而且在美國和英國的失業率從10%降到了5%,而且工作機會的創造也是很強勁的,而且說英美大概2.5%的一個實際收入的增長率。

 

在歐元區其實經濟形勢沒有這麼好,美英的經濟比較好,其實的情況是怎麼樣的?因為英國是擔心,比如說像波蘭等等這些移民,公投脫歐,在美國大選期間希拉蕊、克林頓被認為是向左派。另外的話大家覺得說美國是在全球化當中吃虧了,特朗普的話所謂的叫做右派,為白人的藍領爭取權利。另外就是在美國大選當中大家支持特朗普,這就是美國和英國經濟上比歐元區好一些,而且歐元區的話增長沒有2.5%,而是1%,甚至有很多週邊的國家只有1%,比如說希臘,還有其他國家,南歐的話,失業率20%之多,在其他的地方平均也是10%的失業率。

 

那這樣的話,就是說這種超國家的發展以及說移民等等這些事情在美英已經非常突出,民怨很大,到底以後民粹主義這些極端的政黨不管是左派還是右派上臺之後,再比如說西班牙還有義大利、葡萄牙還有希臘等等一個一個上臺,現在有極右的勢力上臺的話,他們是反移民、反歐元、反歐盟等等,像比如說德、澳、瑞典以及挪威等等很多的地方都是在一個一個的興起。

 

這是一個很嚴重的問題,就是因為我們作為經濟學人,我們認為說移民、貿易、全球化都是好事,而確實他們是好事,因為在過去的50年來,哪些國家能夠去更好的融入到國際經濟中都會表現的更好一些。比如說過去是發達國家,現在是亞洲,包括中國,還有很多的新興市場,但是大家也會忘掉,在基本的貿易理論當中你在去做貿易的時候,肯定有人歡喜有人憂,有人贏有人輸,比如贏得了資本,贏得了利潤,20%25%的這些人的話就是有技術有教育有文化,那麼這些人通過他的人力資本能夠在全球經濟當中獲利。

 

如果你是一個技能低下或者中等技能的人,藍領工人或者白領工人,貿易的全球化可能會傷害到你。全球化怎麼讓所有人收益,一方面要將贏家的錢轉到輸家手裡,或者我們對人力資本進行投資,使他們進行培訓和教育,或者我們提供免費的公共服務,對富人收費提供更多的醫療、教育以及失業保險,這樣確保全球化惠及所有人,哪怕受到全球化影響的這些人,他們也能夠在全球化以及數位化的經濟中能夠繁榮,過一個好的生活。

 

我們經常講到輸家,他們已經有政治上的組織了,比如在英國他們脫歐,比如說美國也是有這樣的相應的組織,現在未來上臺,我們看到在歐洲也有這樣的呼聲,所以不僅僅是在先進的國家,同時在新型市場裡面,也是有對於貿易這塊的一個抨擊,全球化的抨擊和倒退。如果沒有辦法來解決這樣的問題,民粹主義將會破壞整個全球化的貿易,包括開放的以及互聯的經濟中的全球化。

 

在美國最近特朗普當選,實際上目前他們還在選到底他的相應諮詢人員,以及內閣的成員是誰,唯一我們不知道就是到底真正的一個特朗普是什麼樣的,這裡面極端來說有兩種特朗普,到底他上臺之後有可能非常激進的民粹主義的精神,這樣的話將會完全破壞整個全球活動,將會建立起貿易的壁壘,同時也會進行全球化的一個退步。

 

或者說他也可能變得更加的溫和,雖然說有一些民粹主義的政策,但是也許會有更加主流經濟的政策,大家可以看到現在可能還是太早了,還沒有辦法去看到底就是說他是一個務實主義者,還是比較激進的主義者。

 

如果他的經濟政策是一個民粹主義的政策的話,將會給美國以及全球的經濟帶來很大的影響,在貿易方面,基本上不會比如說對TPP或者TTIP,跟歐洲這塊的協議進行支援,他將跟墨西哥有這樣一個貿易的戰爭,同時他也說對中國的商品要收50%的關稅。

 

 

如果按照這樣的貿易政策,這是一個所謂的貿易戰,因為中國、墨西哥是美國的貿易合作夥伴,他們肯定做視不管,他們也會進行反擊,對美國產品的收關稅,比如美國產品進入到中國亞洲其他國家,在1930年底的時候,當時也是有高的關稅,然後推動了貿易戰,實際上使得整個經濟出現了一個衰退,出現了崩潰,有可能重蹈30年代的覆轍,這也是極端保護主義民粹主義的精神,會推動去全球化。

 

第二個他的移民政策也可能非常激進,他也說要建立墨西哥和美國之間的一個長城,同時他也說對於那些非法的移民和工人,要把他們驅逐出去,這些實際上是給美國的經濟提供了相應的一些支持的,這些將會使得經濟下滑放緩,同時不僅僅是影響到美國,還有其他的國家。

 

他的財政政策也可能是非常的激進的,比如說對國防這方面進行更多的相應的一些開支,還有比如說進行稅收的減免等等,公共的財政將會進一步上升,這些也會使得美國的債務成為一個不可持續的趨勢。他也說,就是任何一方面的,比如說金融體系的監管,比如推翻奧巴馬養老的醫療保險的體系,比如說支持能源、以及國內的能源在美國國內的生產,同時比如說道德弗朗克法案,他想推翻掉,支持華爾街,所有的改革有可能過度了,也有一定的潛力,如果真的出現這樣政策的話將會出現很大的一個傷害。

 

同時在美聯儲他說有一個鷹派管理美聯儲,這塊比如說進一步的緊縮,這塊也會影響到全球,影響到整個美國經濟發展。當然這是極端版本的特朗普,也許他將更加溫和、主流的政策,一般在跟中美關係這塊有一個人進行競選的時候,比如雷根、克林頓還有小布希等等,都出現這樣的狀況。

 

在他們競選總統的時候都對中國特別的嚴厲,說沒有人權、沒有民主,有比如說傾銷以及貨幣的操縱等等,後來在他們上臺之後他們發現中國是第二大經濟體,是一個超大的國家,不能夠欺負中國,哪怕美國的總統也不敢欺負中國,所以他們就會進行更加建設性的態度對待中美關係。

 

我們也希望特朗普上臺之後會跟中國建立起更加建設性的關係,也會認識到這種單方的貿易戰將是非常具有破壞性的,同時也會認識到沒有TPP的話,那麼實際上對於美國這塊跟亞洲太平洋的合作,就將是沒有根基的,這個對美國的經濟會帶來損害,我們將拭目以待。

 

這是美國的狀況,還有其他的狀況,歐元區的增長是非常平庸的,整個失業率太高了,增長率太低,還有通貨緊縮的問題,要實現一個可持續的經濟增長。在歐洲還沒有看到,而且另外我們看到在歐元區也可能出現相應的風險,比如經濟以及政治這方面的一個分化,尤其是在脫歐之後逐步的由於整個歐洲的政治存在的分化,有可能使得經濟上的分化或者更大的分化產生,會有更大的分化還是更小的分化呢,也取決於法國的一些大選、德國的大選、以及歐洲其他國家的狀況。

 

對於歐洲以及對於全球經濟來說,如果歐盟能夠在一起成為一體化還是更好的,歐盟不去崩潰還是更好的一件事情,否則的話歐元區的崩潰將會帶來非常大的破壞。

 

當然也可能會反向的發展,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