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博客 > 天馬縱橫 返回
瀏覽人次:33980    回應:146
天馬縱橫
宣誓鬧劇, 流會悲劇
 
陳增濤
Délifrance 創辦人
2016年10月24日

  原本以為深秋可以清靜的帶著Babouche(法文靴子的意思)這隻母親是 Labrador 的年輕獵狗跟鄰居一起去打獵,卻從香港來了多年不見的老同學。朋友美國哈佛大學留學,中西歷史如數家珍,幾杯地中海陳年佳釀入肚,話題怎不會扯到香港的立委宣誓風波? 

  “香港雨傘運動的和平可以說是繼承了中國傳統的儒者之風,在西方國家難以想像。歷時這麼長,這麼多人參加,尤其是年輕學生,而香港特首視而不見,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他是否冷血不重要,而是他撕裂了香港。年輕的一代絕對失望而走向暴力,本土意識一發不可收拾是港府咎由自取。原本以為在新一代的投票支持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進入立法會開拓多一些溝通管道,緩和香港當今暗濤洶湧的社會不安情緒,想不到議員宣誓演出一場鬧劇,始料不及。” 

  “結癥是一班年輕人十分不滿回歸後政府施政、當然背後對是中國政府的政策。今次選舉所謂地方派擠進了議會。一批只有熱血而無準備的年輕人進入議會、不肯按常規辦事;他們基本看不起議會運作、進入有何作用?顯是幼稚。用過時而侮辱性詞語罵人,以作口舌之快,正是孩子所為。有風度的政治家在公眾場合一定尊重別人,連政敵在內。建制派今次要打落水狗邀功。” 朋友的分析真是一針見血。“香港的生活環境依舊如故, 議會影響逐漸低下。一群只有熱血的年輕人進入政壇肯定失敗。今天的政治漸漸演變為中國形態的政治肯定沒有反對黨的席位。” 

  “我可比你樂觀!” 我在八十年代就在國內投資,經歷的八九年的低潮,中南海換屆的政治震盪,但到底中國經濟起飛,貧窮的老百姓從無知中走向文明,有沒有西方式的議會選舉也不是一蹴而就的。反而香港的立法會運作每況日下令人擔心。“先有特首入稟覆核立法會主席的決定,繼有建制政黨用流會手段阻止本土派當選的議員重新宣誓,其實也間接為中南海管治香港幫倒忙。特首不是通過選民投票選出,藐視民意也不足為奇。” 

  “非建制派在議會運作十分辛苦。第一永遠不能成多數黨,第二每天要受到建制派攻擊,第三什麼好處一定沒有份兒。除非你要反對政府、反對中央,有能力的為什麼要競選這個席位?香港從政人士,要保護香港制度及公民利益,非但不能開罪中央,而且要給中央另一管道及看法,跟他們溝通使中央不會一邊倒向建制派。現在香港建制派似乎要將之消滅、我不以為是中央意旨。其實他們是香港人選出來的、議會沒有權力罷免他們。相反地、我若是他們、寧願放棄、乾脆去做自己以為有貢獻的事。今天用辱華的言詞罵人當然不恰當、粗暴語言解決不了問題。只圖口舌之快,好像小孩子講粗話表示成熟一樣。遇到這種情況、歸根結底是他們對中國大陸的不滿。大家都知道他們沒有侮辱全世界華人之意。我不覺得自己受傷害。” 

  久違不見,高談闊論,不知不覺靴子 Babouche 跟著我們在葡萄園的土道散步已日落西山。李斯以佐秦始皇統一中原而留名於世,咸陽街市腰斬前父子相哭曰“吾欲與若複牽黃犬俱出上蔡東門逐狡兔,豈可得乎!"

  “你我野鶴遊雲,還是李白說的對,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會員登入
登入ID 或 網名
密碼
1. 得啖笑 2016-10-24 15:05:52
不如請你那位"不覺得自己受傷害"、"哈佛大學留學,中西歷史如數家珍"嘅朋友評論下美國非常熱鬧又好鬼戲劇嘅總統競選, 希望你那位朋友吾係咁啱又係姓陳la!
2. Hongkong People 2016-10-24 15:11:19
嗰兩位小學雞議員只是少數無知港人選出來的, 如果有制度vote them out, I guarantee you there will be hundreds of thousands citizens will vote them out.

選舉時佢哋嗰幾萬票並不代表700萬人嘅民意, 建制派入局嘅議員都係民議授權選出來的並非appoint入局, 既然佢哋係大多數,民主制度下,佢哋亦算係多數民意嘅依歸; 先生上面嘅文章,論述極之偏頻,如不是對局勢不了解,就係有心挑起民眾對政府嘅反感,如是後者, 本人極度不恥.
3. 得啖笑 2016-10-24 16:09:39
順便再請教你那位支那朋友:"香港雨傘運動的和平可以說是繼承了中國傳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