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博客 > 天馬縱橫 返回
瀏覽人次:23446    回應:62
天馬縱橫
五年的撕裂是醖釀
 
陳增濤
Délifrance 創辦人
2016年9月19日

  梁振英在二零一二年出乎意料的登上了特首寶座,想不到的是,香港這塊習慣了是福地的中國對西方列強的大都會,卻從此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困境。且不細說五年來香港社會的撕裂而動盪不安,光是月初的立法會選舉,多位只有二十多歲的激進本土派青年以高選票邁進立法會大門。相信四年前沒有人會想到,香港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民調顯示如今竟然有四成的青年希望像衛星要脫離地球地心引力,離開中華大地的懷抱。

  對於香港年輕一代的人來說,既然生活在這個東西大融合的大都會香港,東西方文化一早就在血液流淌,民族意識較為淡薄是可以理解的。尤其是在歐美泡過洋水的話,對於中國大陸依然依賴中國傳統的古老人治政治,自然是有格格不入的感受。而特首梁振英自上任以來所做的,可以說香港管治開大倒車,不停的挑動年青一代對於“一國兩制”被他一手摧毀的恐懼,和中南海所標榜的南轅北轍。

  雖然說立法會新進了六位本土傾向的年青議員,建制派的議席流失有限,以量的角度來看,立法會的大多數穩操在建制派手中,可說變化不大。但以性質和心理的衝擊來衡量,卻是中南海難以承受之重。原立法會屬泛民的所謂激進“大佬”沒有成功當選,反而會為新進的年青本土議員騰出了“英雄有用武之地”的空間。年輕人的衝勁和鬥志,尤其是創新精神,很可能會發揮巨大的爆發力,令今後的立法會不光是“拉布”而陷入困鬥,最終吃虧的還是香港的中產和基層。我們親愛的特首依然當他的官拿他的工資,反正香港的管治也不可能更癱瘓。相信香港沒有人會認為中南海會有勇氣看到香港的管治繼續的沉淪下去。

  香港絕大部分市民如果從社會穩定的西方式的民主兩者選其一,或是兩者選先後,相信都會傾向於社會穩定。但梁特首挑起社會一撮人來對抗他認為不是支持他的族群,把一個受到金融海嘯衝擊後的社會撕裂到無可修補。其實香港的繁榮穩定就是發達的歐美國家也是羡慕不已。政府財政不單是擁有巨額儲備,年度財政又有巨額盈餘,世界上那個地方 有如此的管治家底的?而這次立法會選舉的結果,以傾向和中南海抗爭的本土思潮年輕人迅速崛起,難道不是在梁特首菜園子裡種瓜得瓜的結果?如果不是粗暴的以行政手段阻止有港獨傾向的年輕激進候選人參加立法會選舉,結果將更令中南海尷尬。

  自鴉片戰爭以來,作為炎黃子孫的總有一番香港回歸中國的心願。中國經濟近年來崛起,香港經濟對中國大陸的依賴日深,理應促進香港市民的民族感情,可惜五年來香港政府恰恰是自己為港獨思潮播種和施肥。對於希望中國能夠統一,社會穩定和諧的絕大部份香港人,不安情緒可想而知。民意在醖釀,民心在思變。走向何方?上帝保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