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博客 > 天馬縱橫 返回
瀏覽人次:23879    回應:7
天馬縱橫
話說孔子之:儒家的變種
 
陳增濤
Délifrance 創辦人
2016年8月5日

  【漢書.藝文志】有九流十家學說出於王官之說,胡適曾撰文反駁之。其實所謂春秋戰國的百家爭鳴,數來數去重要的只有儒法道墨四家。至於出於王官之說,卻言之成理。慨傳六藝的或以辦喪事相禮的“冠章甫之冠”的早期儒家來說,都是破落的殷商貴族,在西周變成了比西周貴族最低階層的士更低,但又是比庶民和奴隸地位高的早期儒家主力。但貴族子弟多習六藝,如果說早期的儒家是教學六藝者,那麼至少是早期的儒家出於殷商西周之王官是言之有理的。一般老百姓或城外的野人都是幹粗活維生的,那裡有時間之乎者也一番呢?

  春秋戰國時禮崩樂壞,政局紛亂社會不穩。周王朝朝綱不振,諸侯相征伐,卿大夫篡位等,亂的是貴族間的權力經濟利益的衝突。所謂“刑不上大夫,禮不下庶人”的西周封建制度正面臨瓦解。有鑑於此,孔子對於季氏八佾舞于庭的行為,在【論語·八佾】大聲疾呼“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他的解決方式是實行“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正名,走的是時代潮流的回頭路。魯國鄰近的小小鄭國大夫子產是孔子所讚賞的維護西周封建宗法制度的人物,推行“鑄刑書”的改革,以解決春秋時期引發老百姓無以跟隨的“刑不可知,則威不可測”根深蒂固的商周執政思想。但受到貴族的極力反對:“民知有辟,則不忌於上,並有爭心,以征於書”(【左傳·昭公六年】)。孔子對晉國“鑄刑鼎”所批判的“民在鼎矣,何以尊貴?貴何業之守?貴賤無序,何以為國?”(【左傳·昭公二十九年】)根據也同出一轍。子產可說是早期貴族儒家,面對社會變更,解決的方案是明確立法,以正視聽。正如李悝之師承子夏和韓非子受業於荀子,後來的法家大都出自貴族或尊禮的儒家大師荀子的門下,就不足為奇了。

  【禮記.曾子問】及【史記.老子韓非列傳】有孔子在人生不同階段問禮於老子的記載。最早一次孔子還不到二十歲,當時老子任周守藏室之史。根據胡適的論證,此時的老子是一個傳統的老儒,至於後來的出世真人,是否是受到春秋戰國時期連年戰亂的刺激使老子的思想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呢?另外莊子據章太炎的論述很可能是顏淵的弟子,蓋【莊子】一書中多次提到顏回。雖然莊子對孔子有熱嘲冷諷,對顏淵卻總是非常尊敬。由此類推,道家的先祖也是早期的儒家或甚至是孔子的門人,只不過是時代變遷下的變種而已。其實最接近西方基督教精神的墨家也可以說是儒家的變種。【淮南子.主術】有云:“孔丘、墨翟修先聖之術,通六藝之論。”也就是說兩者都是早期的儒家。又【漢書.藝文志】謂:“墨家者流,蓋出於清廟之守”,在周代是帝王公侯守護廟宇的軍事專家,是世襲的武士, 也正好說明墨子之善於軍事作戰策略也。奇怪的是,被韓非子譽作春秋以來的“:“世之顯學,儒墨也。儒之所至,孔丘也;墨之所至,墨翟也。”的墨子竟然在司馬遷的【史記】連傳也排不上寫,難道司馬遷實在對無君無父的墨家的“兼愛”偏見太深嗎?

  法家和墨家可以說是“諸子百家”對中國社會大變更的兩大正能量反應。晉國的“鑄刑鼎”挑戰了貴族的既得利益,難免受到孔子的嚴厲批判:“民在鼎矣,何以尊貴?貴何業之守?貴賤無序,何以為國?”(【左傳·昭公二十九年】)也就是說孔子要恢復崩潰中的西周的封建制度。墨子的兼愛從道德角度來看更是大逆不道。其實孔子的儒家也是早期儒家的變種,因為從孔子開始,通過了他學生的打造,已變成了以孔子為教主的狹義的以仁義道德為主的君子儒,並從漢武帝的獨尊儒術而一統中國的意識形態。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會員登入
登入ID 或 網名
密碼
1. 儒來 2016-08-05 20:5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