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博客 > 天馬縱橫 返回
瀏覽人次:18512    回應:8
天馬縱橫
黑田火箭筒黔驢技窮
 
陳增濤
Délifrance 創辦人
2016年1月31日

  要感謝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剛從瑞士達沃斯(Davos)的世界經濟論壇年會(World Economic Forum)回來,就為世界金融市場又發了一個火箭筒(bazookas),世界各地金融市場正从喋喋不休不休的彷徨中強勁反彈。日元匯率應聲挫百分之二,日經股指升2.8%。至於與日本央行貨幣政策關聯不大的道鐘斯指數和香港恒生指數,也在市場超賣和心理受到鼓舞而反彈百分之二點五。黑田東彥素以震撼市場的舉措令金融界稱道,被人譽為火箭筒。剛在一星期還沒有赴瑞士達沃斯年會之前,黑田對日本國會預算委員會表示不會推出更多刺激經濟舉措。據報導在瑞士他碰上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Mario Draghi) 時,獲得靈感。是否因為歐洲央行,以及瑞士、丹麥和瑞典所實行的負利率政策甚有效率,以致黑田東施效顰,就不得而知。不過歐洲主要是面對金融危機,成員國債務沉重壓低利息有利爭取喘氣時間,和黑田的想日本經濟脫離所謂的通縮泥潭還不可一概而論。至於歐洲銀行在負利率政策下的淨利息收益率(NIM)越見微薄,是否因央行負利率政策日本银行也陷入同一困境,看来黑田也顧无暇照顧了。

  黑田令金融界驚訝的這隻嶄新火箭筒只獲得日本央行理事會投票中僅以一票之多通過,對其成效在央行內部有相當的質疑。日元的負利率政策,對於壓低日元的匯率,和暫時提升或更切貼的支撐日經指數在震盪中突破二萬點的阻力,是有一定的幫助的。似乎,黑田主舵日本央行以來力推量寬壓低日元匯率的措施,日本經濟的復蘇依然舉步維艱。奇怪的是華爾街道鐘斯指數和香港股市卻強烈反彈,借助黑田這隻火箭筒大事炒作一番。能維持多久,真是望天打卦。日本央行以負利率迫使日本銀行向市場借貸更多的日元,其實並非向華爾街或香港股市注入更多的流動性。根據國際清算銀行(BIS)的估計,自華爾街金融風暴以來,環球流動性主要是源自美聯儲的量化寬鬆政策,除美國外大約是四萬億美元,而日本對海外的貸款卻有收縮的趨勢。其實日本經濟依然在衰退邊緣掙扎,並非是日本貨幣政策不夠寬鬆,而是缺乏有盈利前景的投資項目。自二零零八年以來,美國的民間信貸增長是九萬億美元,歐元區是五萬五億美元,日本不到二萬億,可想像三者經濟增長的差距。

  在國内焦頭爛額的黑田在達沃斯論壇卻為近來也弄得焦頭爛額的中國經濟出主意,提議中國加強資本帳戶管制,是善意還是另有用心就不得而知。在去年貿易順差五千億美元的情況下,中國外匯儲備急劇減少六千多億美元,資金外流非常嚴重。如果以此速度外流,不到今年夏季外匯儲備就會跌破三萬億美元的心理關口,看來中南海還沒有疏理出一個清晰的對策,摸著石頭過河。對於黑田來說,當然不想見到人民幣貶值,對日本經濟衝擊不言而喻。而人民幣匯率的何去何從,看來也是市場說了算,時間會告訴答案。至於黑田火箭筒,大概已江郎才盡,黔驢技窮了吧。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