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搵樓/成交 放盤 數據公佈 地產新聞 地產博客 置業手冊 背景 / 聲明 / 聯絡我們 繁體簡體English
瀏覽人次 : 21788    回應 : 6
天馬縱橫
青春的煩惱
 
陳增濤
2015年10月31日

  在當今的高科技通訊時代,重新拾起失去的光陰才成為可能。有中學時期的同學發起來一次同屆同學大團聚,經過了兩年的籌備,終於大功告成,竟然找到大部分同學和幾位老師,在快活谷馬會擺了七桌。難得的是有一半以上的同學從外國專程回來參加,共同懷念同窗之情。更可貴者,有當年經常一起秉燭夜遊者,另約細訴別後之情。

  “多年不見,恍如隔世。你知道我們四人幫中的頭頭在他大學畢業後沒多久,在一次交通事故中和他的女朋友一起去世?”

  說起這位同學,令我心潮如湧。那時候我剛從神州幾經輾轉來到香港,不要說英語,就是說句廣東話,對方還得打醒精神,在學校上課非常吃力。我就傻乎乎的跟隨他到學校附近的孟氏圖書館泡書去,在他的影響下把羅素(Bertrand Russell)的著作查字典啃了一遍。

  “他最聰明好學,我們都跟著他。得了大學數學學位之後,他突然覺得對數學失去興趣,要重新的去讀醫科。” 在我讀中學的時代,神州大地飽受政治運動之苦,一家人跑到香港,六七個人就擁擠在只有十多平米的房間,吃飯工作都是一個地方。奇怪的是,那時候我們對物質生活的要求是如此的低,對於世俗的金錢是如此的忽略,似乎知識才是最崇高的。

      “我印象最深的,是你愛對我們說愛因斯坦(Albert Einstein)的相對論(Theory of Special Relativity)。” 這位原在大學念化學的同學在學校成績總是名列前茅,為人非常內向。這次是我們中學離別後第一次見面,一見依然如故。只是他滔滔不絕,好像要把以前他沒有機會說的話全部抖出來。

       羅素是英國哲學家,卻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和他同時期的劍橋大學人才輩出,有至今還影響巨大的經濟學家凱恩斯(J.M.Keynes)。一個時代,有緣有一幫人聚集在一起,塑造了一個時代的芬芳。至於我們這個四人幫 - 當然都是事後命名的 - 會考之後我投入了養家的崇高事業,很快就和其他人失去了聯絡。他們三人呢?看來也只保持鬆散的關係。其中一位在美國哈佛大學讀完博士,最終還回到香港工作。至於說到我對他們講相對論, 我已經全無印象。我也想不到,對我不起眼很自然的東西,卻能夠在他人心中留下難以磨滅的痕跡。

       “現在大學畢業找一份好的工作很不容易,有碩士文憑的年輕人只當一個銷售員你可不要覺得奇怪。” 其實世界的經濟在上世紀七零年代受到石油危機的衝擊,在八十年代才開始復甦。在芸芸的留學生中能夠找到一份博士後的可憐工作已經很不容易,更不要說結婚生子養家了。今天香港的大學有九間比以前多了七間,毎間大學光是學生就增加了好幾倍,再加上從外國留學的回歸,競爭自然非常厲害。“中文大學的一個教職位,總得有二三百人申請。”

       “年輕人見到香港的房價,如果起步是銷售員的話,一生人也別想有個家了。”

        從頭到尾都是聽這個朋友說話。我可有時間想想多年前的青春的煩惱是什麼呢?可以說是征服新天地吧?顯然的是,世界經濟經過了三十多年的快速増長,不少家庭改善了生活,教育更為普遍,社會和經濟的結構發生了巨變。世界變得富裕了,但世界卻變得更不平等。青春的煩惱是什麼呢?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1. 向犯民说不 2015-11-01 01:01:08
陳生,既然是大陸移民出來的,但是好像不明白乜叫社會主義。
2. 真可憐 2015-11-01 09:23:26

讀書讀壞腦的人, 真可憐!!!

人生的青春完成沒有明天的希望和寄託...

3. fatboy 2015-11-01 18:24:20
布衣中,問英雄,皇圖覇業成何用?禾忝高低六代宮、、、
4. 引刀一快 2015-11-01 18:33:11
To 1樓 向犯

喺大陸出嚟嘅人,點會唔知咩叫社會主義?只係神州大地,社會主義並不社會,唔同地方唔同階級有唔同體會而已,唔好問我點解用上階級二字。
5. 無奈 2015-11-01 19:15:09
教授前後兩篇文章共通之處:二代人為尋求安居之所而遠走他鄉,仍在的相信很多人都有同等經歷,只是教授走得更遠,世界變得更大。

征服新天地的煩惱,笑了,會心的笑了。虛無飄渺,和為勿勿主義奮鬥終身等相比,一樣的虛幻。

這一代,物質極貧乏,求生是基本,只能堅信知識改變命運,同學之間指點江山、激揚文字為一快事。

時下年青人的煩惱是什麼?剛畢業的,好工難尋。畢業已久的,無法上樓,又缺乏向上流動機會。






6. 向犯民说不 2015-11-01 19:59:17
4楼,既然系大陆出来的,其实就是犯民嘴中的蝗虫。真系唔明,肥佬黎点解将自己变成蝗虫。

还有既然系大陆出来,知道社会主义吾work,点解这些人嘴里最反共,身体最亲共。为左乜,难道就是阴谋论上的是为了颠覆,推翻中共。不惜牺牲香港人安定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