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搵樓/成交 放盤 數據公佈 地產新聞 地產博客 置業手冊 背景 / 聲明 / 聯絡我們 繁體簡體English
瀏覽人次 : 26577    回應 : 11
天馬縱橫
修昔底德的魔咒
 
陳增濤
2015年9月14日

       去年夏天,在香港的鳳凰衛視曾經有一場針鋒相對的大辯論。被美國視為代表中國鷹派的羅援將軍大戰被中國人民都視為鴿派的前任中國駐法國大使吳建民,曾經引起強烈的反應。事隔一年多,中國九月三號的大閱兵,中南海高調的展示中國近年來軍事設備的快速進展相信在歐美政界無可置疑的引起震撼,餘波不斷。尤其是針對美國航母的東風21D導彈,以美國現有的反導系統難以應付,暫時可能只有通過摧毀運作中國的北斗GPS系統的衛星才是對策,其威攝力量可想而知。

       這星期鳳凰衛視的【震海聽風錄】以【中國崛起衝擊戰後秩序,美國最擔心什麼】為題,在中國九三大閱兵重啟中美開戰可能性的話題。雖然說標題是美國擔心什麼,在和美國博奕的過程中,也顯示岀中國心中的忐忑不安。

       其實中國自封建的大清王朝一命嗚乎之後,在重建一個比較穩定的政治制度之路可說是崎嶇難行。從一九一一年到中華人民共和國四九年的建立,是生靈塗炭的四十年,但建國以來又經歷了三十多年的動盪,一直到八零年代才有了比較穩定的國內外形勢。從八零年代以來,中國在摸著石頭過河中無意中推動了一次無形的經濟革命,也就是說大英帝國工業革命時期亞當斯密斯(Adam Smith)在他的【國富論】所描述的資源的有效配置,價格信號和激勵機制。中國近三十年來的經濟崛起的原因,原來就這麼簡單。

       就是說中華人民共和國四九年建國動盪的前三十多年國力貧弱不堪,到後三十年的崛起期間,軍事力量的急速提升,從來沒有過戰爭的威脅。其實,自上世紀的二次大戰之後歐洲國家痛定思痛,歐盟的建立就是維護和平的努力。所以西歐只有英法擁有比較強大的軍事力量。至於美國強大的軍工,也可說是與蘇聯冷戰的歷史延續。

       對於美國重返亞洲的過份解讀,時於美國封鎖中國的第一島鏈,第二島鏈的過份反應,實在沒有必要。今天中國有經濟能力造艦隊穿過第一和第二島鏈不巧碰上美國的航空,並非美國今天突然來用第一第二島鏈封鎖中國,它們原來一直存在,只不過中國因為以前國力空虛,從來是視而不見而已。今天亞洲經濟發展快速,而中東石油的重要性今非昔比,美國調整軍事策略正常不過。提防崛起中的中國的軍事的擴展更多多於要遏制中國。羅援將軍愛國主義激情澎湃,恐怕在軍隊裡掀起對國際形勢的誤判。九三大閱兵一方面振奮中國人民的自豪,另一方面卻更加深了中美之間的猜疑。

       在歷史中不乏一個崛起中的國家高調的挑戰原來的政治秩序。古希臘的軍事及歷史學家修昔底德(Thucydides)在他的【伯羅奔尼薩斯戰爭史(History of the Peloponnesian War)】指出,一個新崛起的大國必然會挑戰現存大國所定的國際秩序,而現存大國也必然回應這種威脅,兩國間的戰爭變成不可避免。修昔底德闡述的是西元前5世紀在雅典和斯巴達兩國發生的戰爭時提出來的。在長達30年的戰爭,雙方都被毀滅。修昔底德總結:“使得戰爭無可避免的原因是雅典日益壯大的力量,還有這種力量在斯巴達造成的恐懼。”上世紀的大戰就是德國的統一挑戰了大英帝國的國際秩序所引發的。 

       中國正在挑戰二十一世紀由美國領導的國際秩序。這次可會不一樣,中南海會有足夠的政治智慧從修昔底德的魔咒中解放出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