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博客 > 天馬縱橫 返回
瀏覽人次:26825    回應:10
天馬縱橫
量寬盡頭是風暴
 
陳增濤
Délifrance 創辦人
2015年8月29日

       上證指數在六月中觸頂五千一百七十六點之後,就急劇下挫。在短短的三個星期之內,大盤已經跌到三千四百點。雖然說天下烏鴉一般黑,中國傳統的保烏紗帽急燥,難免弄出一個國家隊的暴力救市。在三個星期上證指數掉了一千八百點,是大盤的百分之三十以上,除了市場是風聲鶴唳之外,更是哀鴻遍野,有關政府官員群起救市以保烏紗帽情有可原,不過信心爆棚財大氣粗草率行事又是另外回事,在上證指數高位聞動用一萬多億,如果資金繼續撤離股市不振而一持十年的話,一年六厘的複利所造成的負債重擔只有通過量化寬鬆才不會感到吃力。

       最出乎意料的是,上證指數的暴跌竟然震撼太平洋彼岸的美國杜瓊斯指數。如果說指數下跌百分之二十是進入技術性的熊市,當上證指數擊破傳統的二百天平均移動線的一刻就如時落江下,杜瓊斯一連五天總共大跌百分之十的震撼力巨大。相信除了美聯儲原本就沒有任何主意膽小如鼠的耶倫更是躊躇不決,吹風了許久的基準利率回歸正常可能無限期的押後。

       其實量寬,也就是說貨幣無中生有,在哥倫布為西班牙皇室從南美洲帶來大量的金銀,而奇怪的是西班牙經濟一蹶不振。而美國自零八年華爾街金融以來,美聯儲的主席伯南克教授自己嚇破了膽,從二零零九年以來,除了把基準利率降到近乎是零外,還一而再,再而三的一連三次量寬,以致貨幣氾濫。歐美實體經濟依然非常疲弱,無中生有的貨幣流入資產和新興市場。今天,新興市場的經濟虛火正在退潮,而杜瓊斯指數也在一個巨大的上升楔形中震盪,上升動力似乎已是強弩之末,竟然遙在天邊的上證指數的暴跌而破位下挫,五個交易日跌了百分之十。

       或者有人會說作為全球第二大的經濟體的中國對世界經濟的影響力越來越大。但上證指數的暴跌對中國實體經濟到底有多大也是見仁見智。更不要說新興市場金融市場的動盪會導致資金回流美國,對美元匯率和杜瓊斯指數都是利好因素。從這觀點分析,對於美國來說,美聯儲在九月提高基準利率,是利率回歸正常的好時機,相反的應該對杜瓊斯指數有正面的影響。杜瓊斯指數近日來受到上證指數暴跌的衝擊,更可能是因為以二零零九年以來的牛市,是由寬鬆的貨幣政策所推動,並沒有經濟的活力作為基礎。經歷了六年的歲月的杜瓊斯牛市,已經是步履蹣跚了。新興市場動盪異常,中國經濟增長的降速更加深了華爾街的不安情緒。如果說股市走勢的技術分析並不代表將來的趨勢,卻某程度上記錄了市場心理的變化。美聯儲在二零零零年及二零零五年的兩次加息並沒有阻止杜瓊斯的升勢,那麼九月份美聯儲加不加息,在杜瓊斯指數疲憊不堪的今天,是因為量寬政策的效應已到它的盡頭吧?

      恒生指數在從五月份的頂點二萬八千六百點掉了百分之二十五。上證指數跌到三千點,就是沒有國家的救市行動,相信也有強有力的技術支援,杜瓊斯指數也有急跌後反彈的動力,恒生指數急速收復百分之十相信有概率很高。

      不過,遙遠的天際,風雲洶湧。只宜短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