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產博客 > 天馬縱橫 返回
瀏覽人次:25927    回應:9
天馬縱橫
習大大奧巴馬煮酒論貨幣
 
陳增濤
Délifrance 創辦人
2015年8月24日

  話說今年自八月八日立秋以來,天氣依然炎熱不同尋常。可是在環球金融市場,八月十一日已感到涼風習習,並不是涼爽而是一種秋刹的寒意,有令人不寒而慄的感覺。

  “習大大,歡迎你到華盛頓做客呀。今年夏季炎熱難熬,今天卻是涼風習習好不爽快,真是拜託你不少。” 奧巴馬張大他的大嘴巴,一口皚白的牙齒更顯光亮。

  “奧巴馬兄,打開天窗說亮話,立秋以來,我感到的卻是不寒而慄。你可別笑裡藏刀,在國基會審核人民幣納入特別提款權(SDR)一籃子貨幣中投了反對票。你可知我為了這件事力挺人民幣幣值,真是啞子吃黃蓮。當今經濟全球化,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中美可是唇齒相依。你不見人民幣市值過高,中國面對大量資金外流,雖然我身纏萬貫可也感寒意呀。”

  “你一直操控人民幣匯率,那裡符合國基會特別提款權一籃子貨幣的條件,怎賴到美國身上呢?” 奧巴馬心想你中國自己打腫臉充胖子,那班官員多奉承阿謏,以致上證指數一年來飆升一倍多,終於泡沫爆破,還被迫來一個【暴力救市】,損手損腳,幸災樂禍之心悠然而生。

  “我這次來訪,是向你曉以大義。中國是仁義道德之邦,那像你們牛仔一個,滿口民主人權原則,其實掛羊頭賣狗肉,唯利是圖。零八年華爾街金融風暴你焦頭焦頭爛額,如果不是中國力挺人民幣匯率,堅持購買美國國債,你一次量寬不夠,再而三,美元兌歐元和其他貨幣大幅貶值,還不是幸虧有我支援你?你竟然以怨報德。我熬不住要提醒你,當今美聯儲四處吹風要在九月底加息,而我上證指數救市陷入困境,面臨人民幣匯率過高影響出口,豈非刻意留難?”

  “習大大呀,你可不要以為自己手上有四萬億美金了不起。美聯儲停止量寬就有一萬億資金流出新興市場,新興市場貨幣除了大幅貶值外,股市也是跌跌不休。上證指數大挫百分之三十,當今貨幣氾濫銀行利率幾乎是零,一年上升了百分之一百五十,等於銀行存放二百年的回報,獲利回吐是理所當然,你卻逆市幹預股市自討苦吃。來來來,我給你來一杯熱騰騰的加飯酒,...” 可別看奧巴馬對炎黃傳統一無所知。美利堅合眾國乃移民國家,地大物博人口卻只有中國的四份之一。經過文藝復興工業革命的歐洲列強在二十世紀自相殘殺,科技人才政治精英流向新大陸,從此美國從牛仔國家改頭換面。而其中也不乏逃避戰亂及五千年封建歷史的炎黃子孫,對習大大的戰略決策來說是瞭如指掌。“昔日有貴國漢未三國的曹阿瞞劉豫州,煮酒論英雄,當今世界英雄理所當然的只有你我兩個,論英雄豈非多此一舉?還是論貸幣才應景呀!”

  “奧巴馬你有種,昨天量寬大貶美元,今天又吹風加息弄得新興市場金融風聲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