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搵樓/成交 放盤 數據公佈 地產新聞 地產博客 置業手冊 背景 / 聲明 / 聯絡我們 繁體簡體English
瀏覽人次 : 33175    回應 : 1
天馬縱橫
希臘退出歷史重演?
 
陳增濤
2015年7月27日

  希臘左翼聯盟執政,在上臺後的半年中和歐元區集團大吵大鬧,最終是在銀行關閉,經濟停頓的現實面前放下的所謂的民族尊嚴,不單止舉起白旗投降,更全盤接受了以德國財長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所主張的更嚴厲的經濟緊縮政策。而希臘的經濟,在希臘大選時原本已開始復蘇,政府財政赤字在沒有支付國債利息前亦做到順差,但動盪的幾個月重新把希臘經濟推向衰退,估計財政損失達三十億歐元,真是自討苦吃。

  就說說民族尊嚴。無論是民族尊嚴,或是個人尊嚴,尊嚴這個名堂是自己努力爭取得到而不是他人免費的施捨。恰恰相反,希臘負債是希臘人民通過民主程序自己選出政府所訂立,負債纍纍而把責任推給債權人不單止是自毀尊嚴,甚至陷於無賴。其實希臘政府亂花錢也不是今天的事,而是印烙在前額上的標記。歷史是任人挖掘的寶藏,最為人所追憶的莫過於西元前輝煌的古希臘神話和哲學,是西方文明的源頭,其中民主政治的基礎,就是在蘇格拉底那個時代產物。南歐諸國尤其是法蘭西對希臘的退出歐元區從感情上很難接受,是否因爲歷史越悠久距離遠了越感美麗,就不得而知。十九世紀末,歐洲在工業革命的洗禮下貿易得到了空前的發展,就曾經有過所謂“拉丁貨幣聯盟(Latin Monetary Union)”的出現。希臘後來也參加了,由於希臘政府大興土木,也是弄得政策入不敷出,在用黃金鑄造的金幣上做手腳,減低含金量,而被拉丁貨幣同盟驅逐。今天講Grexit,實在無需大驚小怪,早在一九零八年就發生了。

  話說十八世紀末的法國大革命,波旁王朝在一場毫無組織的社會抗爭中壽終正寢,遺留下巨大的政權空間。西元六百年前在希臘文人雅士激辯的民主並沒有在剛成立的共和國發揚光大。經過了血腥的政治鬥爭,奇蹟地出現了一個軍事天才拿破崙,法蘭西又搖身一變,變成一個帝國,而拿破崙還當上了皇帝。想不到拿破崙連當皇帝也是一個天才,短短幾年內作破天荒的政治改革,其中就包括貨幣。一八六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在第二帝國拿破崙三世的推動下,可以算是當今歐盟的前身,“拉丁貨幣聯盟”登上歷史舞臺。拉丁貨幣聯盟的成立有其歷史背景。十九世紀末工業革命方興未艾,貿易頻繁,各國不同的貨幣對貿易是個很大的阻礙。當時流行金銀重定制(bimetalism),根據拉丁貨幣聯盟盟約,每個盟約國家以同一的拿破崙金幣為標準,以九金鑄造一定數量的金幣,至於銀幣的價格黃金的15.5之一定價。開始的時有法國,比利時,瑞士和義大利,希臘在一八六八年加入。世界第一次國際貨幣受到普遍的歡迎,當然是這種以黃金白銀為基礎的標準貨幣對參與國有很大的方便和利益。繼希臘之後,包括拉美北非的二十五個其他國家也相繼使用。

  由於希臘在十九世紀末又建鐵路又開隧道等基建工程,財政赤字嚴重,竟然偷呃拐騙用不夠重量的黃金鑄幣。一九零八年拉丁貨幣聯盟把希臘趕走。是為歷史第一次的Grexit。這次希臘為了留在歐盟歐元區,不惜接受歐元集團一切改革經濟條件,以獲得資金援助可說是口是心非。掏腰埋單盟國之一的德國被視為納粹,希臘現政府和歐盟之間的互信已經徹底摧毀。在這環境下,希臘的第二次Grexit並沒有因為暫時的妥協而從日程表上消失。

 
我要回應
我的稱呼
回應 / 意見
驗証文字
 
1. 引刀一快 2015-07-29 07:47:23
“ 就說說民族尊嚴。無論是民族尊嚴,或是個人尊嚴,尊嚴這個名堂是自己努力爭取得到而不是他人免費的施捨。

這是正道!希臘呢鋪係咪應咗“爛佬怕潑婦”?